神秘的湮灭崖灭魔传人的事情已经了解,这人也愿意跟着武神回到武当山然后闭关半年,算是对自己这次闹出的事情做出一个补偿和道歉了。~,而至于更多的,也没办法要求他了。毕竟武神说得对,监狱,是不可能关得住这个人的。而且看他的样子,和段龙之间的仇恨一日不解决,他一日都不会罢休,因此,半年之后,他是一定会再来找段龙。

  不过那个时候的段龙,早就已经身在神掌峰接受火云邪神的试炼了,所以一切命运,最终还是聚焦到了神掌峰,因此,若能成为火云邪神,一切好说,段龙登峰造极,也算是华夏一大高手;而一旦失败,他就将万劫不复了。

  虽说这样一来,他的压力也是大了很多,可是段龙这个人,从来就不害怕有什么压力,反而是压力越大越好,压力越大,就越能激励他。说起来,一直把所有事都抗在自己的肩上默默承受,段龙也早就习惯了吧?

  此刻灭魔传人已经放了刘敬,这时游龙他们也都赶了过来,赶紧把刘敬送回家好好安抚了。而在这个公园里,国安局的三个也是,游龙、温猴、礼犬,巨海军区的司令员胡远志,还有海皇和段龙的父亲段南宗也都来了。而他们到了这里之后,看着武神正在和段龙以及灭魔传人交流着,就一起走了过去,然后分开站好,同时双手抱拳一拱手。

  “见过武神前辈!”

  武神已经年过七十,所以这里的人都尊称他一句前辈也是没有错的。何况以他傲视天下的功力来说,也的确是当得起这一声了。而此刻看着众人的样子,武神轻笑着挥了挥手,然后开口说道:“诸位不必客气,贫道也有礼了。”

  “前辈,这次承蒙您出手相助,才把事情顺利解决,游龙在此多谢了。”

  听着游龙的话,武神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就转过头去冲着段龙说道:“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你可要记清楚了,切记,这算是目前来讲唯一的出路,也是对你最大的帮助了。相信我,只要能够完成,不管是你身体的隐患,还是你的武道,都会大进一步的。”

  听着武神的话,段龙想着他刚才跟自己说的那些,就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然后开口说道:“张老,这,这听起来是有些简单,可是哪会那么容易啊。别的不说,少林和武当会愿意帮忙吗?我怎么觉得根本就不可能呢。”

  “可能不可能要你自己去试过了才能知道结果,如果你不试,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明白吗段龙?况且”,这样说着,武神轻笑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武当这边你不用担心,现在贫道还能做主,到时候,贫道愿意对你提供一些帮助。”

  “啊?真的假的啊张老?您不是开玩笑呢吧?”

  “小龙!怎么和前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听着父亲段南宗的训斥,段龙赶紧收声。而看着他的样子,武神沉吟片刻后,就轻笑道:“可能是我俩比较有缘吧,所以贫道愿意帮助段先生你,但是,除了武当那里,剩下的我就不能提供帮助了,希望你能明白。”

  听着武神的话,也不知道他跟段龙说了些什么,后者就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前辈放心吧,段龙明白的。再次感谢张老您对段龙的帮助了,这条路该怎么走,我会好好规划一下的,到时候如果真的成功了,段龙一定不忘张老您的大恩大德。”

  听着段龙的话,武神轻笑着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就开口说道:“加油吧,你身上有些特殊的地方,我相信,只要你肯走下去,就一定会成功的。段龙,将来有事就来武当山找贫道,到时候,我们可以再一起探讨一下武学之道啊。”

  “多谢前辈,晚辈一定到访叨扰。”

  听着段龙这样说,武神轻笑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去冲着在场的众人开口说道:“诸位,贫道需要回去武当山了,毕竟杨先生这次闹出的事情不小,还需要给个交代,就不多待了。以后如果有机会,也请诸位到武当山喝茶。好了,贫道告辞了。”

  “送武神前辈!”

  此刻巨海的各界大佬们,政府军部司令员都在,可无一人敢对武神不敬,这就是武神的威严。试想一下,一个纯粹的武者,没有任何国家认可的身份,就能有这样的待遇,真是华夏第一人了。而此刻看着武神带着那个灭魔传人走了,段龙想着刚才他跟自己说过的话,沉吟片刻后就无奈的轻叹了口气,然后开口说道:“看样子,前面的路还真得是要好好规划一下呢。不过,现在倒是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了,剩下的,就是看我究竟该怎么走了......”

  这件事情就算是到此为止了,而过去几天之后,龙门小区正式竣工,龙门众尊使也都顺利的住进了自己的家里,包括陈云家,也被接了过去。而又过了几天,正值八月十五中秋节,段龙就在自己的家里大摆筵席,叫来了好多人,打算一起热闹热闹了。

  他让程皓和墨扬他们负责在家里布置,然后他跟吴越、陈云负责出去订饭,然后还叫来了自己的家人,郑家的人,林家的人,陈家的人,都一起来热闹的过中秋节了。而琉璃因为要在家里陪爸妈,所以就没能来,不过段龙倒是没有什么可惜,因为反正明天还要去海国再办一个一样的party,今天就自己玩呗。

  而等酒席陆陆续续的往这边来了,段龙在家里看着众人都忙活了起来,一会儿去这里看看,一会儿去那里看看的,生怕有什么没准备好。就连平日里听惯了他吩咐的龙门众尊使,都是有些不习惯了。

  “程皓,酒可以先打开了,在那儿醒着就是了,怎么这个也要我告诉呢?哎呦吴越啊,再拿两把椅子过来呗,你看这样能坐的开吗?不是,墨扬你在干嘛?你盯着那些月饼看了好久了吧?你是想偷吃是吧?跟你说了一会儿一起吃,一起吃的,怎么就是走不动道了呢?赶紧帮忙去。陈云啊,咱就有点儿出息吧好吧,这是我家,不是小婷家,你别老跟在她屁股后面了,也找我问问看有没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是吧。另外小阳啊,你就别在这里看电视了,你看看满沙发除了陈云有一个男士吗?你就不能勤快点儿啊?去,出去看看酒席是不是都送完了。哎卧槽!岳林你在干嘛!能不能看着点儿?这一会儿的功夫都摔了第五个盘子了,我是不心疼钱,可我总觉得你这是在发表不满的情绪呢怎么!”

  把所有人都数落了一遍之后,段龙缓了缓气,然后正好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眉头一挑,就出门接电话去了。而等他走了之后,屋里的男士们中间响起了一阵阵抱怨的声音......

  出了门之后,段龙接听了电话,然后就开口说道:“喂,李雉啊,中秋快乐啊,顺便跟李秘书长问个好哈。”

  原来是李雉打过来的电话。而她听着段龙略带应付的话语,就轻哼了一声,然后嗔道:“哼,我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知道给李秘书长问个好,我这一打电话,你就只知道李秘书长了是吧?段龙,祝你吃月饼吃到撑死吧!”

  听着李雉的话,段龙轻笑了一声,然后拿出烟来点着了一根,抽了一口后就开口说道:“开玩笑的李大小姐,哪能忘了你啊。真的,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也正打算给你打一个呢。你说你帮了我也不少,李秘书长也帮了我不少,我是那种狼心狗肺的人吗?”

  “真的?哼,这还差不多。那好,那你要报答我。明天不用上班,今晚我想high起来,你十一点以后来接我,然后带我出去兜风,我们玩通宵吧?好不好?”

  听着李雉这样说,段龙眉头一皱,沉吟片刻后就轻笑着说道:“好啊,怎么不行啊,就是有点儿挤,因为我和程皓他们也说好了今晚要玩通宵的事,所以到时候你可能要和他们挤一挤了,你看行吧?”

  “你去死吧!”

  说着,李雉也知道段龙这是在婉拒她那充满诱惑的邀请,就生气的挂断了电话。而看着这个情况,段龙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想着有空再去跟她道歉吧,就准备回去了。而他刚打开门,突然眼前一亮,沉吟片刻后就轻叹了口气,然后拿出手机给人发了一条短信。

  “中秋快乐。一个人在外地照顾好自己,记得吃月饼,记得早回啦。”

  发完短信,段龙就轻笑了一声,然后回家又开始训斥那帮人了。而此刻的另一处地方,正一个人在江南水乡泛舟吃着月饼的杨乐,看着手机突然有些想家了。而她沉吟片刻后,就把手机深深地拥在胸前,然后眼中一行泪水悄悄滑落了。......

  “来来来,先照个像吧,纪念一下今年的中秋节。”

  龙门小区段龙的家里,他看着酒席已经摆好了,就组织众人一起合影,然后就准备开饭了。而等大家都站好了之后,段龙设定好了相机的延迟时间,然后就走过去站到一旁,并且开口说道:“让我们一起许愿,来年的中秋,还要这样过!”

  照完相之后,段龙等众人就开饭了,而今天因为过节的原因,大家都喝了不少酒,醉的很厉害。段龙甚至直接躺在客厅就睡了,吴越那里还在打着醉拳。幸亏程皓有数,没听他们的,算是最后还能有个人善后。

  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这么放肆的醉一场了,今天段龙倒是格外的开心。而中秋节过去之后,段龙就要开始面对新的挑战了,所以今天,倒也算是他忙里偷闲了一次啊。而过了两天,闭关多日的叶姬终于算是出关了,段龙自然是赶紧去找了他一趟,询问了一下他的情况。同时,段龙也把近期发生的一些事,和未来的一些计划跟叶姬说了一下。

  而叶姬听着段龙的话,也都一一做了解释,最后,当段龙没有什么要说了的时候,突然神秘的轻笑了一声,然后就开口说道:“叶先生,有件事我在游龙大哥那里听说了,是关于你的身份的。很高心你没有骗我,你的名字的确是那两个字,可是,是不是排列顺序发生了变化呢?”

  听着段龙提到了这件事,叶姬沉默了片刻,然后也轻笑了一声,倒是没有回答段龙的问题,而是开口反问道:“门主,强敌环顾,你还要继续战下去吗?”

  “当然要战!而且一定要战至最后,宇内教如何?英合社如何?血雨又如何?我段龙就是要战下去,战到所有人都败了为止!因为我是战龙兵王!”

  没错,战龙兵王,永不言败,永不停战!

  | |

  

章节目录

战龙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胡然爱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胡然爱晴并收藏战龙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