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的话音刚落,很快便有相应人数的工作人员,推着病床走到了会场之中。

  毫无疑问,这些病人之间的伤势,看起来都差不多,腿上都有明显的石膏痕迹,显然是刚刚受伤不久,骨头还没有彻底接合。

  可是业内人士最为清楚,这样没有接合的骨头,反而更加难治。

  首先,接骨的一瞬间,力道要拿捏适中,不然一个不慎,很有可能把患者的骨头捏碎,甚至是接驳错位,到时候卸骨重接,反而就麻烦了。

  第一,在场的人太多,医生的心里本来就有一些紧张,第二,二次接骨反而会对患者造成极大的伤痛,也十分容易造成患者对医生的不信任心里,更是大大的而增加了难度。

  啪!正当所有人正在询问患者伤势的时候,会场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骨头接驳声,阎京一瞧,百里琰竟然在瞬间就知道了病人骨折的位置,几乎在一瞬间,就帮患者完成了接骨。

  不得不说,砂掌修炼到高深地步,所产生的的奇效确实十分厉害,就连阎京也十分惊讶。

  “很好!百里琰医生已经完成了考验,那么请先休息,马上就会有专门的机器,为他检查接骨的情况,稍后宣布赛果!”主持人道。

  百里琰胸有成竹的笑了笑,然后对着阎京等人抛了一个加油的眼神之后,便独自走下了比赛台。

  “我弃权!”

  “我也是!”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会场之中却又两个人同一时间喊出了弃权,不仅是场外的观众,就连场内的选手也不由得转过头看着这两人。

  这两人其中一人是清音,而另外一人则把暴发户气息暴露无遗的罕默德。

  “好!现在又淘汰了两位选手,其他五位选手请加快时间,十分钟之后,未完成比赛,就当做弃权处理!”主持道。

  这一下,众人都紧张了起来,各自开始仔细的检查着患者的伤势和骨折的位置。

  当然,并不是阎京等人不会接骨,而是他们都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患者打石膏的地方并没有骨折,骨折的地方另有别处。

  显然是主办方们玩的心眼,特地要考验医者的观察力和接骨的能力。

  “我刚在按了他的全身,他好像都没有疼痛的感觉,难道他并没有骨折?”阎京一愣,忽然警觉道:“对啊,这些人之中,很有可能就有这么一两个根本没有骨折,而是打着石膏来混肴视听的!”

  想通了之后,阎京反而不急了,一伸手按住了患者的肩膀,一股细不可微的真气,损失钻入了对方的身体里,见到患者半天还没有任何的反应,他这个时候才停了下来,微笑着开口道:“完成。”

  “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这么快?是不是作弊了!”

  全场哗然,他们都想不到,最快完成考验的,竟然是两个华夏人,而其他国家的精英,例如是普金森,川岛丸子之类的高手,依然还在苦苦寻找中,好像完全没有头绪一般。

  啪啪啪!

  在最后的一刻,三声脆响同时响起,燕离人、川岛丸子、柳长今三个人同时站了出来,这一幕让现场的观众们再次欢呼了起来。

  “还未完成的选手直接淘汰!”主持人兴奋道,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原计划需要两天才能比完的擂台赛,既然不到三个小时,便进行的道了尾声,看样子不到吃午饭的时间,或许就能够分出来胜负。

  不一会,之前被推下场的患者们的CT报告便被拿到了评审台,由十几个国家组成的评审团挨个穿越,很快一个看似身材矮小的白人便站了起来,开口道:”我宣布,五人都获得了进入下一轮的资格!“

  “耶!”

  这个时候,阎京和燕离人所教的学生,一个个都欢呼了起来,显然心底十分激动。

  什么叫牛逼?连续两任老师,都是冠军有力的角逐者,甚至其中一人,甚至即将要成为流芳百世的中医,哪个学生说出去,不觉得自己颜面有光?

  “好,我简单地介绍下一轮比赛的规则,两人一组,为对方诊治,如果能让对方心服口服,最后剩下的三人,进入决赛,对着这一轮来自华夏的阎京医生,可以选择不参加,直接晋级!”主持人同样十分疑惑,拿着手中的流程,开口道。

  “什么!直接晋级!”

  “作弊,这个卑鄙的华夏人!”

  “取消他参赛资格,取消!”

  一听到这话,整个会场就好像是炸开了锅一般,多来越多的抗议者看了出来,对着裁判席叫喊起来,显然对于这个制度十分的不满!

  “肃静!”之前开口的白人猛地一敲桌子,一下子便镇住了暴动的年轻人,只见他缓缓开口道:“这个结果,是赛前调查中,各位选手统一达成共识的。”

  “什么!”

  这一下,整个会场又陷入到了震惊之中,谁都想不到,这竟然是参赛者共同商量的结果,而就在刚才,喊道最凶的高丽人,此刻听到了柳长今也参与了投票,各个都脸皮十分厚的东张西望,好像之前骂阎京的不是他们一样。

  “阎京直接进入决赛?邰先生这件事你怎么看?”宋玄也懵了,转头对邰万炳说道。

  “应该是他们对阎京的医术有一个认识,所以在参赛前就达成了共识,先让阎京通过,这样也方便名词排列。”邰万炳笑着道,他年轻的时候也参加过不少次这样的大赛,显然对这样的事,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很快,就在众人的注视下,交锋便开始了。

  “川岛小姐,你的肝经堵塞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不治疗?”柳长今面无表情的收回搭在川岛丸子手腕的手指,开口道:“你也是学医之人,肝经堵塞的严重性,难道你不清楚吗?”

  “我……知道。”川岛丸子咬了咬牙,开口道:“可是民族还未崛起,我不可以就这么倒下!”

  “做梦!凭你现在的肝经,就想要看你们扶桑崛起?你不用看了,等你死了,扶桑也崛起不了。”柳长今冷笑一声,突然伸出一只手,一下搭在了在川岛丸子的勃颈上。

  “以气御针!天呐!”川岛丸子惊呼一声,刚准备转身,她就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不知不觉之前,她四肢的穴道,竟然全被柳长今封死了。

  “我现在疏通你的肝经。”柳长今面无表情,手指拈着针尾,不断的深入拔出,然后轻轻扭动,一股股精纯的真气一下便进入了对方的身体里。

  仅仅几分钟之后,川岛丸子原本僵硬的脸上,突然有了微笑,好像是如沐春风一般,显然肝经通畅了,整个人也就好了。

  “柳长今胜!”主持人激动地看着柳长今,再一转头,另外一方也决出了胜负,他赶紧继续道:“还有燕离人!”

  “等等。”燕离人笑了笑,开口道:“最后一轮我弃权!”

  众人疑惑了起来,搞不清楚明明已经获得了第三名的燕离人为什么要弃权,不过众人没有像之前一样起哄,反而是安静的目送燕离人回到休息区,然后盯着柳长今和阎京。

  “阎京,我想我们的规则不如改一下吧,治病救人总要有人有病,没有病怎么救?”柳长今笑了笑,开口道,眼眸中闪动着令人猜不透的意味。

  阎京同样一笑,他也看出来了,柳长今跟他一样,身上一点病毒都没有,如果真要这两人互相治病的话,估计要等个几年,但现在是比赛期间,谁也不会浪费那么久的时间,唯一的办法,就是弄点病出来。

  “不如这样!”柳长今话音刚落,嘴一张,便吞了一颗彩色的药丸进入腹中,然后哈哈大笑道:“阎京,你能救活我,你就是世界第一!”

  “你……”阎京惊呆了,他去安全没有想到,老太太竟然还留有这么一手,在这么多人的眼前服毒!

  “哈哈哈,阎京我告诉你,我吞的是蟾蜍的浓缩液,用量可以在十分钟之内,毒死一头非洲大象!”柳长今显然已经疯了,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而她的脸色,也在短时间变的苍白起来。

  远处的观众们,听到这话,一个个都害怕了起来,一些胆小的女生甚至捂住了脸,根本不敢看最后一场比试,毕竟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死亡,怎么说都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

  “好!我来治你!”阎京冷笑一声,一伸手,顿时发出唰唰唰的声音,一刹那十三根针便落在了柳长今的身上,直接封锁了她的十三个穴道。

  “没用的,我已经听说了,你能够控制十三根针,但是你不知道,我这毒药最先流入的便是凤尾穴,我特意不靠近你,就是不给你刺进我穴道的机会,阎京你输定了,你要遗臭万年了!哈哈哈!”柳长今疯颠颠的笑着道。

  “你为了赢这场比赛,已经疯了!”阎京冷声一声,手中又多出一根银针,冷笑道:“我忘记告诉你,其实我可以控制十四根针!”

  “你……为什么!”

  ……

  温煦的阳光照耀在某一座私人小岛上,一个看起来不超过十岁的孩子,正在沙地上玩耍,在他们身后跟着的,则是一个老人和一个外国人。

  “阎文!你快给我下来!”一个晃神,黄九凤就看见,原本在他眼皮底下的孩子,已经爬到了树中央,无拿地摇了摇头,纵身一跃,一伸手便把淘气的孩子抓了下来,轻轻的抽了一下对方的屁股道:“你在淘气,我去找你爸告状去了!”

  “我才不怕你呢!我爸爸现在就知道跟铜人玩,不然就是找妈妈和几个阿姨聊天,还有那个柳奶奶!”阎文很不服气,说话的时候虎头虎脑的架势,倒是跟阎京小时候一模一样。

  不远处的别墅中,阎京站在阳台上,看着面前被画的乱七八糟的铜人,若有所思的在想着什么。

  “还在想为什么那天柳阿姨吃毒药?”白浔笑盈盈的走了进来,她捧着肚子,看着形状,少说也有七八个月大了。

  “不是,我是在想,这次柳阿姨这次专门来帮你安胎,你要是再生一个熊孩子,你还让我怎么过啊!”阎京指着被画的乱七八糟的铜人,欲哭无泪道。

  “孩子画两下怎么了!我不管,你那个破铜人我看着就不顺眼,你等着小武长大了,我就带着两个孩子给你炼了!”白浔怒目圆睁道。

  “别介啊!老婆大人我错了,我明天就把铜人收起来,你别生气行不行?你在被气早产了怎么办?”阎京十分狗腿的说道。

  “怎么办?你不是能找离她们几个诉苦吗?你倒是去啊!”白浔越说越生气,一下子触动了胎气,立刻哀嚎了起来:“阎京,你这个王八蛋,老娘要生了,如果这次不是男孩,你要取什么名字?快说!”

  “这个……就叫阎薰怎么样?”

  “滚!”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护花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蝎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蝎子并收藏护花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