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枚凯尔特人的胸章,放在以前,罗浩绝对不会认识,但他跟李之荣学过之后,很多欧美的东西他都知道。

不仅是凯尔特人的胸章,而且还是真的,应该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这是一枚胸针,你问问他多少钱!”

罗浩回道,这是真正的欧洲古董,凯尔特人大约生活在公元前五百年,到公元后六百年后这段时间。

凯尔特人不是国家,而是部落文明。

千年的历史中,凯尔特人有过很多的战争,又和日耳曼人,斯拉夫人合称为欧洲的三大蛮族。

公元前三百多年,凯尔特人曾经洗劫过罗马和希腊,公元五百年左右,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爆发打战,打了足足有一百年,最终消亡。

不过凯尔特人并没有消失,现在的爱尔兰人,苏格兰人,英格兰等等,都是凯尔特人的后裔,都属于凯尔特人。

“老板,这个多少钱?”

石清韵直接问价,罗浩则盯着这枚胸章在看。

胸章还算完整,不过带着铜锈,但铜锈并不多,看样子有人做过修复。

这样简单的胸章,价值并不算高,只是出现在潘家园的地摊上,让罗浩有些疑惑。

“这个,五千!”

摊主直接开价,如果他不知道这枚胸章的来历,那绝对是个黑心商人,知道的话,就不会开出这样的价格来。

石清韵不知道这个价格合不合适,抬头看了眼罗浩。

“老哥,太高了,五十吧,我女朋友喜欢,给她买了拿着玩!”

潘家园的套路,罗浩清清楚楚,崩管人家开价多少,你往死里砍就行。

这个老板明显不知道这件东西的东西,才开个五千的价,纯粹是唬人。

“这可是真正的老东西,五十怎么可能,你要真想要,一千拿走!”

五千的开价,瞬间掉到了一千,石清韵都愣住了,没想到还价还能这样还。

“一百,可以我们就要了!”

罗浩微微一笑,曾经他在潘家园买东西也还过价,可最后买回去的还是不值那个价。

从南到北,向来都是买家没有卖家精。

但现在不同,现在什么东西值多少,罗浩一目了然,想再坑他,很难很难。

“不行不行,你真想要,八百,最低价了!”

摊主直摇头,他这个最低价,根本没坚持多久,最终石清韵用三百的价格,买下了这枚胸针。

买过东西后,石清韵还很高兴,喜滋滋的。

“恭喜你,捡漏了!”

交易完成,罗浩对石清韵笑着说了句,已经收到转账的摊主,暗暗的笑了声。

二十块钱收来的东西,卖了三百,他们居然还说捡漏?

漏哪有那么容易捡,不过这样也好,潘家园需要的就是他们这些天天想捡漏的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多赚钱。

“真的,这到底是什么,能值多少钱?”石清韵快速问。

“这是一枚古凯尔特人的胸针,是凯尔特人勇士的专属,距今大概有两千两百年到两千三百年的历史!”

罗浩没用识古术,一样能说出这枚胸针的大概时间。

“两千多年的东西?现在能值多少钱?”

石清韵最好奇的还是它的价值,这是她买的,如果真的是捡漏的话,她会很开心。

“现在这样的胸针在欧美很受欢迎,如果去英国卖的话,大概能卖到八千到一万!”

“只值八千啊,我还以为能值好几万呢!”

听到只有八千,石清韵稍稍有些失望,可很快她又兴奋了起来,八千那也是漏,毕竟这是她三百块钱买来的。

“我说的是英镑!”

英镑?

石清韵抬起头,英镑兑换可是人民币,可有接近九倍的汇率。

八千到一万英镑,那就相当于七万多人民币到九万多。

三百买下的小东西,最少值七八万,这绝对不是小漏,是个大漏了。

摊主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心里在那偷乐,还八千英镑,别说八千,他八十英镑能卖出去,都算他厉害。

八英镑,可能都没人要。

“小兄弟,眼力不错啊!”

罗浩旁边响起了一道声音,他和石清韵一起回头,立刻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王……”

“走,我们到一边去说!”

那人对罗浩两人招了招手,罗浩后面的话没有喊出来,这人他真的认识,但对方并不认识他。

不止他认识,全国很多人都认识。

虽然他带着墨镜和口罩,但只看脸型,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人不是别人,铁三角的和珅,著名演员王纲老师。

“走!”

罗浩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他,王纲不仅仅是演员,他同时还是位收藏家,有着很长时间的收藏史,是位真正的专家。

罗浩明白他的顾虑,毕竟是个名人,认出他的人要是多的话,恐怕在这里就走不了。

到了潘家园门口,王纲才停下,看着两人。

“这么年轻居然能认出这是凯尔特人的胸针,小兄弟哪里高就啊?”

王纲没有摘口罩,虽然被罗浩和石清韵认了出来,但这里人依然不少,摘下口罩的话,同样可能引来围观。

“我自己开了古玩店!”

罗浩目前真正的产业,只有古玩店,他赌石是厉害,但赌石不是主业,只是赚钱的工具。

玉雕也强,可他暂时没打算在玉雕上发展,更何况没人知道他玉雕做的好。

还有远洋运输公司,他只是股东,哪怕是二股东,那也不是他的主业。

他的主业,只有古玩店。

“在哪开的?改天一定去小兄弟的古玩店看看!”

王纲见罗浩年轻,还以为是开了一家小店,古玩店有大有小,大的几百上千平方店面的都有,小的可能只有十几平方,甚至几平方。

“琉璃厂,聚宝斋!”

“聚宝斋?你是罗浩!”王纲脱口叫道。

聚宝斋的展览会非常成功,他早就听圈里人多次提起,可惜聚宝斋展览的时候,他没在国内,错过了那场展览。

回来后,他还特意去琉璃厂的聚宝斋看了看,那几件宋代精品瓷器,让他叹为观止。

他没想到,今天心血来潮到潘家园逛逛,就遇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年轻人。

说传说一点不为过,他真的多次听到罗浩的名字。

不管是笛音瓶,还是三月神镜,那都是各大博物馆没有的国宝神器,还有鱼肠剑,这样的宝贝,放在故宫博物院,也绝对是镇馆之宝级别的宝物。

另外那些宋代精品瓷器,很多博物馆都没有,罗浩一个年轻人,却收集了这么多,他的名字,早就在收藏圈传遍了。

“王老师,是我!”

“久仰大名啊,没想到今天能遇到罗兄弟,不知道罗兄弟有没有时间,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王纲说的久仰,可不是客气话。

他曾经还想过拜访罗浩,可惜罗浩那会不在京城,只能放弃。

“可以,今天能遇到王老师,是我们的荣幸!”

罗浩之前没少看王纲主持的电视节目,特别是那根护宝锤,砸碎赝品的时候,真刺激。

王纲在附近找了个茶楼,三人一起进去。

店老板明显认识他,给他们一个偏僻又安静的雅间,进了雅间,他才将口罩和墨镜摘下。

“人出了名,就会丧失一部分自由,两位不要见怪!”

王纲笑着举起墨镜和口罩,自己打趣了句。

这点罗浩和石清韵都能理解,毕竟是名人吗,现在的人很多见到明星,都会围上去,给明星带来不少的烦恼。

特别是在潘家园这一块,王纲要是露出真面目,找他签名的人绝对围满,他今天都别想离开。

“罗兄弟,你的大名我早就耳闻,真没想到,你比传说中的还要年轻!”

王纲先是恭维了一句,罗浩客气了两句,很快王纲便进入主题。

“罗兄弟,说实话,这枚胸针我也很喜欢,你也知道,我老婆不是国内人,她平时就喜欢收藏这些东西,不知道胸针你能不能让给我,我想送给她作为生日礼物,我给你实在价,九万,怎么样?”

王纲真正的目的,就是石清韵刚才买下的胸针,可惜他晚了一步,不然这个漏罗浩他们就不一定能捡到。

不过就算他早到,以他的知名度,一旦被认出来,想低价买走,恐怕很难。

面对王纲,那摊主估计敢开出五万的价格来,谁让王纲是个名人。

这就是名人的不好。

“王老师,东西是我女朋友的,你问她!”

罗浩笑了笑,胸针确实是石清韵买的,是她的东西,罗浩是看出这是个漏,但他不可能和自己女朋友去抢。

况且石清韵买和他买,又有什么区别。

“弟妹,你看如何?”

王纲立刻问向石清韵,这声弟妹,让石清韵的脸微微一红。

“王老师要是真那么喜欢,让给你也行!”

石清韵不太会拒绝人,况且她只是一时兴起,买下的这件东西,王纲都说了,是老婆喜欢。

最重要的是,王纲是打算给老婆做生日礼物,一般的女孩子,哪能拒绝这样的理由。

“好,多谢了,我这就给你转钱!”

王纲听到石清韵的话也很高兴,立刻拿出手机,要给石清韵转账。

章节目录

我的识宝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罗飞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飞羽并收藏我的识宝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