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儿臣原本还在奇怪柳川的官员怎么会沆瀣一气,后来才知道,雷天是打着太子的名号,让当地官员用一半的金额当做全部金额买建造堤坝的材料。

这里面柳州当地的官员也贪污了一些,所以实际建造柳州堤坝的成本,不足户部拨款的三分之一。

可以想象,那点金额建造出来的柳州堤坝是什么样子了?即使没有暴雨,想必用不了多久也会自然坍塌。

雷天会打着太子的名号当然也是平白无故的,儿臣调查出,雷天给太子送了三个庄子,其中一个就是太子收留张氏的庄子。”

四皇子的话音一落,众人都吃惊极了,雷天早在柳川堤坝被毁后就被刑部扣押,只是雷天嘴严,什么都没有承认,谁知道他居然胆子那么大?贪污了那么多银两?

太子努力保持冷静,毕竟现在都是四皇子的一面之词,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况且,他是真的不知道柳川堤坝的事情,所以他是无辜的。

“父皇,柳川堤坝的事情儿臣并不知情,雷天所作所为也和儿臣完全没有关系,当初雷天的确送了儿臣三个庄子,当时儿臣也觉得这礼物太厚重了。

可是他是为了庆贺儿臣的长子出生,况且儿臣听说雷天的妻子是商户出身,并不差银钱,所以儿臣没有多心,至于雷天打着儿臣的名义做的事情,儿臣就更不知道了,这一切都是误会。”

“太子您这话是不是说的太多次了,张氏的事情是误会,雷天的事情还是误会,太子您乃堂堂储君,所有事情都是误会,实在是太巧合了。”

最先弹劾太子的御史发难,太子冷脸,只要没有决定性证据,那就是误会,太子瞪着那个御史,心中对其如狗屁膏药般咬着自己不放十分不满。

“父皇,如果只是这般,儿臣也不会指证皇兄,毕竟儿臣心里还是愿意相信皇兄,相信我们晋国的储君是清白的,不会在这种关系民生的事情上做手脚,只是柳川那边的官员也不是傻子,不会空口无凭的被雷天忽悠。

他们之所以敢贪污柳川堤坝的建造银两,相信那是太子暗示,是因为当时雷天去柳川时身边跟着东宫的管家,还有太子派去保护雷天的侍卫,这才让柳川的官员相信,这一切都是太子暗中指使的。”

“父皇,不是的,当初雷天来找儿臣,说他孤身去柳川办事,怕到柳川那里被当地的官员为难,不方便开展工作,求儿臣派些人帮他撑场面的。”

“皇兄,这话谁能相信?雷天是朝廷命官,被父皇拍去督造堤坝,居然会怕被当地官员为难?

好,就算他心有顾忌,那不会求助父皇么?御林军难不成不比东宫的侍卫管用?

雷天为何只求皇兄你?明显就是因为雷天有见不得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他知道皇兄你会帮忙抹平。”

“胡说,你个贱人,居然敢如此陷害孤?”

太子突然勃然大怒,对着四皇子的心口就是全力一脚,因为二人离的很进,太子又突然暴起伤人,说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四皇子被太子一脚踹飞不说还重重的撞到柱子上,当场吐血昏倒。

“放肆,来人,把太子给朕抓起来,喧太医,快,看看四皇子如何了?”

别说朝臣们了,就是盛和帝都被太子的行为给震惊了,直到看到四皇子吐血昏倒才反应过来,此时已经有侍卫围在盛和帝身边,以防太子暴起伤人了。

“不是,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

太子也慌了手脚,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就忍受不了四皇子的话,这里是朝堂,虽然他内心深处恨不得杀了多方,但太子根本就没想过要在朝堂上动手的。

韩战的眼神闪了闪,看着太子的状态眉头微皱,只是现在乱哄哄的,也不是细想的时候,于是只能先放下。

早上,后宫妃嫔到皇后的寝宫给皇后请安,皇后原本以为就是每天例行的问安,谁知道今天很多妃嫔看她的眼神都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深长,弄的皇后面上有些不好。

“姐姐,想不到啊,你们周家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姑娘?”安贵妃首先忍不住嘲讽起皇后。

“安妹妹在说什么?本宫怎么听不明白?”

周皇后一愣,难不成是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不知道?自从晋王去世,皇后在后宫的势力其实已经大不如前。

再加上周家忙着商量对策,所以没有给皇后传信,造成她现在的信息并不如其她人几位高位妃嫔灵通。

“难不皇后姐姐不知道昨天定国公府赏花宴会上发生的事情?”

安贵妃一副及其“震惊”的样子,就差再说皇后你是不是装做不知道了。

“本宫又没有私下和宫外联系,怎么会对宫外的事情马上知道?这点本宫的确不如安贵妃妹妹你。”

皇后挑眉看着安贵妃,轻轻啜了一口茶,安贵妃面上一变,皇后这是在暗示她斯通宫外?这罪名她看不能认下。

“姐姐说笑了,不过是昨天定国公府的赏花宴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又恰巧昨天有从外面回来的奴才把事情讲来给本宫当个趣事罢了。”

“本宫可没有安贵妃这种,把权贵人家发生的事情当趣事听的爱好。”

如果昨天的事情不是涉及到太子,淑贵妃其实很愿意看着安贵妃和周皇后打嘴仗,可是她现在有更关系的事情,不知道现在朝堂上到底如何了。

“姐姐这是什么话?不过妹妹也理解姐姐,毕竟周家出了那么一个不顾名声的女孩,姐姐心中有火气也是应该的。

只是都是宫里的姐妹,皇后姐姐和淑贵妃妹妹商量好了定国公府大公子婚事的事情,怎么没有告知姐妹们一声?好让我们也恭喜一番,哪里能让一个姑娘家张口闭口的把事情说了。

说了就算了,人家定国公世子妃还不承认,表示压根就不知道这事情,弄的两家都尴尬的要命,皇后姐姐,淑贵妃妹妹,你们两人这事办的欠妥当啊。

不过周家那小姑娘也是狠人,知道自己嫁不成人家韩大公子就设计陷害其她姑娘,可惜手段不行,暴露了。

要我说啊姐姐,你怎么也是周家女,有空还是教导她们一番,别总是做损害家中门楣的事情,连累了姐姐的名声。”

宫中的妃嫔不是所有人都消息灵通的,所以听着安贵妃把昨天的事情讲了后都微微长大嘴巴,然后看着周皇后。

虽然最后周家也不承认,而且齐国候府的公子帮忙把周知棋摘了出来,可事实如何她们谁猜不出来?于是看着皇后的眼神都带些玩味。

“安妃妹妹,不过是一些误会的事情,哪里值得妹妹这么关注?妹妹是宫妃,有空还是都关心圣上,关心后宫姐妹的好。”

周皇后冷脸看着安贵妃,心中对周家,对周知棋恨的要死,气他们不早一点给自己传信,让她有个心里准备,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好了,时间不早了,都退下吧。”

看着安贵妃还想说话,周皇后率先开口,说完就先离开了,安贵妃笑了笑,又看着明显神思不属的淑贵妃,轻笑一声,上了步撵就离开了。

皇后回到寝宫,气的甩了手中的茶杯,除了生气周家行事不妥外,最让皇后心惊的是她在宫里消息的闭塞,这说明什么?说明她这个皇后权利在流逝,这是皇后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娘娘,安夫人和周小姐递了贴子求见。”

“让她们进来。”周皇后压下心中的惊恐等着周家母女。

“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安好。”

安夫人看着皇后宫里气氛真么不好,知道昨天的事情皇后是知道了,而且看样子,皇后气的不轻。

“本宫还能安好?因为你们,本宫今天在众妃面前被人当中嘲笑,本宫堂堂后宫之主,因为你们在妃妾面前没了脸面,你们可真是好样的。”

“娘娘,事情已经发生,虽然是误会,但现在说那些都没用了,怎么解决才是最重要的。

知棋是周家的嫡女,也是周家最出色的姑娘,我们也舍不得就这么放弃了她,所以还请娘娘恕罪。”

“娘娘,是知棋不好,求娘娘宽宥。”

周知棋也行礼,可惜皇后没有理会她,就让她那么跪着,而是转头看向安夫人,至于安夫人,对于女儿受这么点委屈也是有心里准备的。

“家中想出什么办法?”

“回娘娘,家中想让知棋做韩大公子的平妻。”

此时的皇后寝宫在安夫人说完这话后变得及其寂静,周皇后听完安夫人的话,看着低头跪在那里不语的周知棋眉头紧蹙,心中衡量安夫人这话的可行性。

另一边,淑贵妃回到宫里,让人去前朝那里盯着,一旦早朝结束立马来报,不知道为什么,淑贵妃的心七上八下的,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章节目录

穿越之继妻不好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若珍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若珍惜并收藏穿越之继妻不好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