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我知道错了,不会只是教训这么简单的,我的名声怎么办?即使有皇后在,我的婚事也恐怕也不会顺利了。”

皇后的嫡子过世,皇后现在就是空架子,虽然他们周家还是后族,爵位皇上也赏赐延续下来。

可父兄没有能力出众的,她其实在很多人眼里,根本比不上白潋滟和上官雅,不然她也不会铤而走险。

因为如果能嫁给韩星辰,那一切问题都没了,谁知道现在最好的路被封死了不说还惹了一声骚,真是得不偿失。

“先回去再说,想来宫里应该也会有应对的。”

安夫人其实心中有个想法,只是现在还要再仔细想想,于是两人沉默的回家周家。

冷家母女在车上也很沉默,当和周家母女愁苦不同,许夫人是盯着自家女儿看,想知道她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

“娘,我就说我很出色吧?你看,荣国夫人都喜欢我。”

“是,你最出色,只是朵儿,虽然说我当时用和你爹商量给推后了,但其实这事根本就不用商量,你爹不会拒绝的,所以朵儿,你是怎么想的?

虽然娘担心国公府门第太高你以后会受委屈,但荣国夫人母子很有诚意,娘其实当场就想答应了。”

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能嫁给韩星辰,他们老冷家祖坟可都要冒青烟了。”

“也没什么想法,就是听爹娘的。”冷朵儿脸有些红。

“我很喜欢荣国夫人。”对,没有别的。

“那行,我知道了,没想到我的女儿最有福气。”

许夫人看着女儿羞红的脸有些好笑,也是,如韩星辰那边的男孩子怎么会有女孩不喜欢?女儿看来也是很愿意的。

冷大将军听到自家夫人的话时都傻了,看着自己的小女儿不住的打量,他们家原来是要飞出一个金凤凰了么?

当然冷将军果然没有拒绝定国公府的提亲,只是女方家还是要矜持一下的,于是打算过两天再给定国公府传消息。

周家一行人坐在座位上,听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都皱着眉头,看着周知棋目光都透着不赞同。

“老爷,现在责罚女儿也晚了,我们要想办法把影响降到最低。”

“嫂子说的轻松,我们周家女孩的名声可是被知棋给毁了,恨嫁不说还狠毒,可怜我女儿,才十三岁,不知道说亲时要有多大影响呢。”

安夫人的弟媳郝氏抹着眼泪眼神微凉,郝氏可没有被安夫人的眼神给吓住。

之前周知棋把周家这一代女孩的名头都抢了,现在好了,被人发现了真面目,她当然要嘲笑一番了,反正她已经觉得把女儿嫁回娘家,影响不大。

“好了,现在如何弥补才是最重要的。”周尚冷着脸发话。

“我倒是有一个想法,但是需要宫里的娘娘出面。”安夫人没有理会弟媳妇。

“哦?是什么?”周尚看着安夫人。

“让皇后娘娘出面,让知棋做韩星辰的平妻。”

“嗯?”周家人被安夫人的话弄的及其吃惊,不过很快又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毕竟平妻什么的定国公府又不是没有先例。

“荣国夫人已经开口,那冷家那丫头恐怕就是韩星辰板上钉钉的嫡妻,知棋这种情况,如果能谋得平妻的位置,也算是一个出路。”

虽然当不成嫡妻,还要屈居在冷朵儿之下,但后宅的事情谁能说的准?风水轮流转,安夫人相信,凭借她女儿的手段,几年后,会在定国公站稳脚跟的。

周知棋虽然不喜平妻的名分,但也知道这是她最好的出路,于是只红着脸低头,并不拒绝。

“事不宜迟,你马上递帖子进宫,越早解决这事越好,事情没有明朗前,知棋就在屋中禁足好了。”

周家这边有了应对之策开始行动,苏惜竹并不知情,此时她正和公孙静说韩星辰的婚事。

公孙静虽然对冷家的家室有些抵触,不过她到底没有拒绝,于是就再等着冷家那边的回信了。

盛和帝也收到了定国公府今天赏花会的事情,对于周家的事情,他没有放在心上,而定国公府想要和冷家联姻,盛和帝是满意的。

果然,定国公府一如既往的让他放心。至于关于太子,关于张氏的事情,盛和帝是真的皱眉了。

“太子是越发不知所谓了。”

不过关于荣国夫人的流言事情,盛和帝叹息一声,幸亏他没有听那些人的闲话,不然可就丢脸了。

“殿下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

许公公到不是帮太子说话,而是他不相信太子会指使张氏做这种事情,还给对方那边大一个把柄。

“哼,他是不会,不过有些小心思到也是真的,至于张氏那里,只能说太子大意了,算了,先看看吧。”

盛和帝觉得明天朝堂上不会安生,所以他现在也不用太操心,柳川赈灾的事情不知道怎么样呢,老六老七也需要好好考察一番,所以他没有太多精力关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果然,第二天一早朝堂上,就有御史出面弹劾太子,说他听信谗言,才会让张氏去定国公府的赏花宴上大闹,实在是有违储君风度。

“太子,你有何话要说?”

“回父皇,此事是误会,张夫人虽然现在没了诰命,但到底和儿臣也算是亲戚关系,当初儿臣在郊外遇见孤身一人的张夫人,看她可怜才给她一个容身之处。

当时儿臣以为她是和家人走散了,结果才知道张夫人想要在外散心,儿臣怕她出事,也是出于好心就把她安置在庄子上,打算等张夫想通后在通知苏家来接人。

谁知道张夫人居然偷拿了儿臣留在庄子上的玉佩,假借儿臣的名义,哄骗在外的白家小姐带她进了盛京。

甚至还用玉佩蒙蔽定国公府的人,这一切都是张氏自作主张,儿臣并不知情。

况且荣国夫人是儿臣的嫡亲舅母,儿臣怎么会因为和张夫人那点亲戚关系,而让自己的嫡亲舅母陷入不好的境地?

所以这一切都是误会,是张氏利用了孤的善心。当然儿臣还是有失察之处,随身玉佩被人偷了也没有发现,实在不该。

另外,即使当初被张夫人的言语打动蒙蔽,也不应该帮她隐瞒行踪,虽然是好心,但却产生了不好的结果,儿臣有罪。”

太子到底是太子,虽然白家小姐带张氏进盛京的确是太子要求的,但这件事除了太子和白潋滟外没人知道。

所以太子直接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张氏,而且还认了不大的罪名,算是弃车保帅吧,不过这番说辞到底也算是挽回了些名誉上的损失。

“皇上,太子这话实在是有些避重就轻了,毕竟张氏之前的所为作为,太子身为一国储君,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太子又怎么会轻易的因为一点所谓的亲戚关系而帮助张氏?况且随身的玉佩对于储君来说有多重?怎么可能轻易被人拿了去?”

御史反驳,太子的理由虽然听着像那么回事,但细思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太子刚想说话另外的人拿出奏折。

“皇上,臣也弹劾太子,弹劾太子私吞柳川堤坝建设银两,造成堤坝质量出现问题,被洪水冲塌,造成百姓流离失所,太子所作所为完全愧对储君的名号,恳请皇上废太子。”

好么,原来张氏的事情只是一个开胃菜,正餐在这里呢,尤其还提到了废太子,于是众人看向四皇子,毕竟柳川的事情是四皇子在调查的。

“父皇,御史所奏之事属实,儿臣原本也不敢相信皇兄会这么做,但儿臣反复调查,确定没有冤枉皇兄。”

四皇子站到太子身边,对比于太子脸色难看,他显得颇有皇家风范,即使面上是对兄长的不争气担忧和气愤交杂,但也不损其风仪。

“什么?你们细细说来。”盛和帝冷脸看着太子和四皇子,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怒火。

“是,父皇,儿臣在调查柳州堤坝时发现,工部的图纸设计完全没有错处,不存在建造上的问题,又查了户部,发现户部的银两播的也很足,于是儿臣调查了当初建造堤坝的原材料。

看账面,堤坝用料成本完全没有问题,但堤坝就是毁了,于是儿臣去差了供货的那些商铺的账本。

拿着从柳川堤坝上带回的材料对比,发现所用材料都是十分便宜的,那样的材料根本不适合建造堤坝。

儿臣反复审问,才知道工部当时分管此事的员外郎雷天,以次充好,做假账蒙蔽朝廷,贪污金额是户部拨款的一半。”

听到这里,大家都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感慨雷天行事大胆,居然直接贪污了一半的银两?他们都没这个胆子,平时还真没看出来,这雷天是个狠人啊。

盛和帝黑着脸,尤其是听见雷天贪污的金额后杀意更是藏都藏不住,又看向了努力镇定的太子,已经可以猜出太子在这里面充当什么角色了,于是眼神颇有些危险。

章节目录

穿越之继妻不好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如若珍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如若珍惜并收藏穿越之继妻不好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