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兰的转正名额失而复得,又解决了照看小松的问题,心情愉悦,一边走一边小声哼唱起来。

小兰正走着,虎老七迎面走了过来,两个人走了个对头碰。

自从虎老七从牤牛角回来,两个人碰到后,都是相互躲避,从来没说过话。这次相遇小兰也不想和虎老七说话,她把头扭向一边,加快脚步想离开。

“小兰!”虎老七轻声叫了一声。

小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停下了脚步。

“我知道皇后屯柴禾钱是你拿的,我现在没有钱,等我有钱了我就还给你!”这笔钱是两个人离婚后小兰从父母和亲戚借的,虎老七觉得应该还给小兰。

“不用了!”小兰说完就要走。

“还有,你和小成子是清白的,是我错怪了你!”

虎老七和小兰离婚几个月了,虎老七知道,要是两个人真有私情,早就在一起了,而且小成子现在和田小禾的关系大家都知道了,这更能说明小兰和小成子啥事没有。

小兰没有说话,快步离开了。

尽管小兰和虎老七离婚了,可虎老七这番话还是触动了小兰的泪点,不管两人还有没有关系,毕竟小兰洗净了身上的脏水,这让小兰有种沉冤得雪后莫名的委屈。

虎老七看小兰走远,心里五味杂陈,小兰为他和四哥付出了太多,结果现在却形单影只,他心中觉得非常愧疚,可自己又什么都做不了。

小兰回到家,姥姥正在给小松讲故事,尽管小松还小,却听得聚精会神,小兰看着这一老一小,心中温暖。

“姥姥,我和老刘三婶说好了,明天开始由她带小松,我明天送你去坐大客,你赶紧回西登吧,黄大哥和何仙儿的婚礼你可不能缺席!”

“你这孩子真没礼貌,哪有撵客人走的道理?”姥姥笑着说道。

姥姥用睿智、慈祥和善良帮助小兰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小兰真舍不得让姥姥走,她从姥姥身后将姥姥轻轻抱住,将头靠在姥姥肩头,动情地说道:“姥姥,你不是客人,你是我的亲姥姥!”

姥姥用手抚摸着小兰的秀发,眼圈有些发红,她叹了口气说道:“我早就把你当成了我的亲孙女,你和小方子一样,都是我最亲的人。我回去后,你要有需要姥姥的地方,你就去找姥姥,姥姥一定过来!”

“嗯!”小兰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

第二天一早,还没等小兰把小松送到老刘三婶家,老刘三婶已经到小兰家接小松来了。

“三婶,你怎么来了?我送小松过去就行!”小兰有些不好意思。

“你事情多工作忙,我天天来接小松就行!”老刘三婶说完,抱起了小松。

“跟妈妈再见!”老刘三婶拿起小松的胳膊轻轻晃动。

“妈妈再见!”小松乖巧地和小兰告别。

老刘三婶走后,小兰拉着姥姥的手,一起去了明德的大客车站点。半小时后,在小兰依依不舍的不停挥手中,载着姥姥的大客车渐渐消失在小兰的视野中。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小兰心情愉悦,用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一天的工作中。

小兰否极泰来,翻来了崭新的一页,而唐兰却陷入到麻烦当中。

虎老七上工后,唐兰像往常一样,上山采了一筐山菜,然后又去了开荒地,开始拔草。

唐兰正低着头拔草,忽然发现垄沟里出现了一双黄胶鞋,她吓了一跳,叫出声来。

唐兰站起身来,拍了拍胸脯,看见一只眼的苗大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你是苗叔吧?”唐兰尽管不认识苗大,但虎老七曾经给她介绍过苗大,让她躲着点苗大。

“你怎么认识我?是不是虎老七跟你吹过,我这只眼睛是他打瞎的?”苗大指了指自己瞎掉的眼睛。

“没有,老七说苗叔人特别好!”唐兰挤出一丝笑容。

“哼!他要能说我好,那就见鬼了!”苗大冷哼一声。

唐兰不知道怎么接苗大的话,尴尬地笑了笑。

“你叫唐兰吧?”苗大翻了翻眼皮。

唐兰点了点头。

“你都种了些什么啊?”

“就种了点苞米和花生!”

“你别说,虎老七这个活土匪每次找的女人都不错,要能耐有能耐,要模样有模样!”

苗大一边说,一边用独眼打量着唐兰,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不该停留的地方。

唐兰看苗大的眼神有些淫邪,又羞又恼。

“你忙吧,我走了!”唐兰转身就走。

“你要是现在就走,我就把你开荒的事报上去!”苗大冷冷地说道。

唐兰身子一僵,转过身来。

“你说你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怎么就嫁给虎老七了呢?”

唐兰非常厌恶苗大的眼神,苗大的眼神就像毒蛇,让唐兰觉得发冷,而且被苗大独眼盯住不放,让唐兰浑身不自在。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唐兰不是火爆的脾气,却也动了肝火。

“虎老七和康老丫,康老丫跑北大荒流产了,虎老七跟小兰,小兰流产离婚了,虎老七和段美玉,段美玉死了,你看看跟虎老七这些女人的下场,哪有一个好的?你说你跟谁不好,偏偏跟虎老七!”

“虎老七再不好也比你强百套!你命好,怎么眼睛还瞎了?”唐兰最不喜欢别人说虎老七。

“那不还是拜虎老七所赐!我跟你说,虎老七他爹是土匪被枪毙了,没人收尸,最后葬在乱坟岗了,你想他家的风水能好吗?谁跟虎老七,最后都没好下场!所以你赶紧跟虎老七离婚,这样你还能保住一条小命!”苗大危言耸听。

“死了我也是虎老七的人,我愿意!”唐兰气得俏脸发白。

苗大看挑唆不成,老脸顿时拉了下来。

“私自开荒,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啥后果?”

“把开荒地没收,然后抓走判刑!”

唐兰知道不允许开荒,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僻静人迹罕至的山坳,没有想到还是被苗大发现了。

“你啥意思吧?”唐兰知道苗大要是真想告密,根本不会现身。

“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保你平安无事!”

章节目录

暮虎识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制尺量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制尺量星并收藏暮虎识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