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下留情!”

狱者苦海的话和举动,让聂天不由得一愣,心头惊讶愕然。

难道,刚才那一剑,剑宗竟还有所保留吗?

但剑宗不是说了,为报老剑宗之仇,她必会全力以赴吗?

“刚才一剑,我已经尽全力。只是……”

剑宗美眸微微颤动,顿了一下,苦笑道:“只是,我放弃恒山天地之势给我带来的加成而已。”

聂天目光陡然一凝,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刚才剑宗出剑的一瞬,他感觉到四周天地之势隐隐变了,竟让他有一种时空被剥离的错觉。

不过恒山天地之利,虽然说不上是剑宗自身的力量,但毕竟是她能够动用的力量。

但她放弃了这股力量,倒是十分坦荡。

若是不然的话,即便苦海有第九重的血海滔天,也必然挡不下那一剑。

“剑宗大人仁义凌然,老剑宗果然没有选错人。”

苦海再次向着剑宗一拜,极为叹服。

“既然你放弃了血魔老祖的身份,那就好好做一名苦修的狱者吧。”

剑宗目光微沉,眼神难掩遗憾之意。

她刚才之所以留手,并非是不想杀苦海,而是她看出,此时的苦海,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血魔老祖。

若是老剑宗尚在的话,应该也会赞同她现在的做法吧。

“狱者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必会不畏艰难,一路到底。”

苦海微微一笑,压在心头已久的那份负担,终于可以放下了。

但是下一刻,他却是将目光锁定在聂天身上,定定地看了许久之后,才说道:“剑宗大人,聂天是镇狱会选中之人,狱者必须带他走。”

“你还是不肯放弃,是吗?”

剑宗似乎早有预料,竟是不由得笑了笑。

“狱者受镇狱会之托,不得不为。”

苦海神情苦涩,沉沉说道。

剑宗却是再次一笑,随即俏脸森寒一变,道:“若是本宗,不让你带人呢?”

刚才那一剑,苦海已经算是捡了一条命,若是仍不知趣,那就休怪她剑下无情了。

“剑宗大人,天柱计划关系到七大狱界的稳定存亡,狱者恳请你,让狱者带走聂天。”

出乎意料的,苦海没有摆出强硬的姿态,反倒是更为谦卑,诚恳说道。

“剑宗大人,我……”

聂天想了想,刚要开口,却是被剑宗的一个猛然转身打断了。

“这里是恒山,既然本剑宗说了要保护你,岂能让你随意被人带走!”

剑宗美目流转,但眼中却是透出了极深极深的森寒之意。

这一次,她释放出了真正的杀意!

“剑宗大人,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苦海眉头皱了皱,似乎没有想到,剑宗的姿态竟会如此强硬。

在他看来,剑宗与聂天并没有太大关系,何必要为了后者得罪镇狱会呢?

要知道,镇狱会可是七大狱界最强大的势力!

九湖剑盟在刑狱界是顶尖势力,但放眼七大狱界,比剑盟强大的势力,却是不少。

如此实力对比之下,镇狱会想要灭掉九湖剑盟,简直弹指之间。

为了一个几乎不相关的人,却要赌上整个剑盟,真的值得吗?

“本剑宗知道你在想什么,镇狱会的确是剑盟惹不起的敌人,但为了一位天柱人选,镇狱会真的敢对剑盟动手吗?”

剑宗岂能看不出苦海心中所想,美眸低沉着,说道:“镇狱会号称七界第一势力,虽然表面上为了七界稳定,实际上却是行着镇压七界之事。”

“镇狱会若是因这么一件小事,就迁怒剑盟,甚至行灭门之事,那又如何面对七界悠悠众口。”

“镇狱会虽强,但若是惹了众怒,导致七界反抗,可是大大不智啊。”

平淡的声音,落在苦海耳边,却是让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虽然他加入镇狱会不久,但对镇狱会的历史,却已是了解颇深。

他曾细细研究过镇狱会的历史,所以知道,在镇狱会漫长的统治之中,曾有过两次,被七大狱界联合讨伐,甚至其中一次,差一点因此被灭。

剑宗所说,虽是威胁之语,但却不无道理。

若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对九湖联盟出手,的确会引起七界其他势力的不满,但时候若是抗议声音太大,真的有可能造成一场七界大动乱。

但,聂天又是对整个天柱计划,至关重要的存在,一定要带走!

这么一来,竟是陷入了两难之地。

“天柱计划筹备已久,十二天柱的人选,也早已经定下,为什么镇狱会现在又如此执着于聂天呢?”

剑宗看出苦海似乎有所隐瞒,不禁沉声问道。

在她看来,聂天天赋和实力极强,的确是天柱计划的绝佳人选。

但天柱计划已经筹备很久,十二天柱的人选早就定下了,并不是非要聂天不行。

甚至聂天的出现,十分突然,又怎么会变得如此重要呢?

除非,镇狱会对聂天另有打算,想让他在天柱计划之中,扮演一个无法取代的角色!

而这么一来,聂天则是更加危险了。

“剑宗大人,既然你已经说出来了,那狱者也就不再隐瞒了。”

苦海猛然抬头,一双眼睛带着浑浊,却又有一种决然之意,说道:“聂天进入天柱,并非是以十二天柱的身份,而是以探秘者的身份。”

“探秘者?”

剑宗眉头一皱,有些疑惑。

果不其然,镇狱会如此执着于聂天,当真另有打算。

“对!”

苦海点了点头,看了聂天一眼,说道:“其实镇狱之所以会安排探秘者,正是狱者的建议。”

“当初,狱者与东皇一战,对其实力深深叹服。狱者后来得知,东皇曾经参与过上一次的天柱计划,而且是唯一一个在天柱计划之中活下来的人。”

“所以狱者猜测,东皇的实力之所以会如此之强,正是因为他曾见过天柱。”

“或许,天柱之上有七大狱界的秘密,而东皇的力量,极有可能是来自天柱。”

“所以,你们让聂天参加天柱计划,是为了探寻天柱的的秘密?”

不等苦海说完,剑宗便面色一沉,低沉喝问。

“正是。”

苦海倒是不生气,反而点了点头,正色道:“若是聂天真能探寻到天柱之秘,或许天柱计划就能终止,以后也就再也不会有人去为天柱‘献祭’了。”

章节目录

万古天帝(第一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第一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一神并收藏万古天帝(第一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