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省,华夏南部沿海最发达的省份,这里,也曾是华夏经济腾飞的基点。

  从华夏新联邦成立到今日,接近一百年的时间里,这个沿海省份,经历了一次次的变革,同时走在变革最前沿的省份,这里的经济发展,也一直领先于国内其他省份。

  而梁洛施的家族,便位于广省首府广市,作为一个以走私起家的家族,梁家虽然在广省商界中颇有分量,但在更多人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带着黑涩会性质的流氓家族。

  整个广省六条走私线路,其中便有三条属于梁家。

  此时,梁家老宅内,梁家当代家主,也就是梁洛施的大伯,正坐在正堂内,训斥着梁家老三,也就是梁洛施的三叔。

  “你说你能干了什么,让你带着那小贱人去德意志,最后,你却把她给弄丢了,你……你是要气死我吗。”梁红寿坐在正堂上座,脸色阴沉,指着下方的梁红飞斥责道。

  而此时,心虚的梁红飞耷拉着脑袋,坐在那里,一声都不敢吭。

  “没了那小贱人,现在德意志那边的麻烦,又有谁能去解决了呢?”说到这里的时候,梁红寿气不打一处处,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丢了出去,砸在了梁红飞身边的地板上。

  “咣当”

  滚烫的茶水四溅,梁红飞本能的就朝着旁边躲避,堪堪躲开了这些茶水,他站在旁边的地方,看着怒气冲冲的大哥,神色哭丧。

  “大哥,当时那场晚会,我们也是花了大价钱才让那位皮尔德勋爵给了那个小贱人一个名额,我是想进去,可没有邀请函,哪里进得去呢,我也没想到,晚会结束后,那个小贱人竟然不见了踪影。”梁红飞哭丧着脸,说道。

  “我问你,你鼻子下面是什么?难道是腚眼吗?你就不会去打听,去问吗?难道说,那小贱人就真的人间蒸发了吗?”梁红寿脸色阴沉,狠狠的盯着梁红飞,大声的咆哮道。

  “问了,能问的都问了,不能问的也都问了,可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个小贱人去了哪里,事后,我也曾再次拜访皮尔德勋爵,可从他嘴里,什么也没问出来。”梁红飞摊了摊手,很是无辜的回答道。

  梁红寿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没有再对梁红飞咆哮,他坐在那里,紧蹙着眉头,目光穿过门户,看着外面的院落,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在那个小贱人去参加晚会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反常?”沉默了片刻后,梁红寿将目光收回来,再次望向梁红飞,沉声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梁红飞想了一下后,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那晚会结束后,你又没有听到什么消息?”梁红寿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接着问道。

  什么消息!

  梁红飞皱着眉头,在脑海里回忆着,很快便想起了什么来,眼前一亮。

  “据说,药王庄林也参加了那场晚会,并且跟威廉王子起了冲突,最后还是梅德思元首出面,化解了彼此的矛盾,在晚会结束的时候,梅德思元首甚至邀请了那位药王。”梁红飞缓缓说道。

  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梁红寿的瞳孔收缩,眼睛里面的光芒不断的闪烁起来。

  虽然他久居广市,但对于发生在华夏的大事件,还是了解的,而药王庄林这个名字,他更是如雷贯耳,几乎天天都能够从其他人那里听到这个名字。

  “我记得,去年的时候,这个庄林曾去过出运,似乎还跟那个小贱人有过交集。”回忆着什么,梁红寿不是太确定的说着。

  “没错,似乎当时,在浮生若梦,庄林弄残了阎罗的一员大将,之后,还险些跟梁伯起了冲突,最后还是那个小贱人出面,劝走了庄林。”梁红飞也想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说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梁红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睁大开来,朝着梁红寿望去。

  “大哥,你的意思是说,那小贱人是被那个庄林带走了?”看着梁红寿,梁红飞不是太确定的问道。

  “看来,十有**是这样了,只怕,不是那位皮尔德勋爵不知道,而是他不敢得罪庄林,所以才什么也不告诉你。”梁红寿叹了一声,点着头沉声说道。

  听到这里,梁红飞的脸色再次哭丧了起来。

  虽然他是没有见过庄林,但却也知道,这个人的可怕之处,便是那秘境修士,都奈何不了他,连德意志元首都要对他以礼相待,如果梁洛施真的落入到他的手里,即便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也是不敢找庄林要人的。

  “那大哥,要是那小贱人真的跟了庄林的话,只怕我们今后,就没好日子过了,那小贱人要是在庄林耳边吹吹枕头风,我们梁家就要倒大霉了。”梁红飞哭丧着脸,满是忧虑之色的说道。

  梁红寿再一次沉默了,他坐在那里,低着头,看着地面上,脸色阴晴不定。

  也许在这个世界,谁最了解梁洛施,只怕莫过于他这个梁家家主了,这些多年来,他利用梁洛施的母亲,操控梁洛施,让她为这个家族谋取各种的利益,他清楚,这个女人的厉害之处。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攀上了庄林这根高枝的话,她必然会借助庄林的手,报复他们梁家。

  而以庄林的实力,即便是他不亲自出手,只要是放出一句话来,只怕就会有人,屁颠屁颠的跑到广市来,对付他们梁家,甚至于,那些与他们梁家交好的家族,也会与他们反目。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呢?”看着沉默中的梁红寿,梁红飞心里着急,巴巴的瞅着他,小声的问道。

  “看你那怂样,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呢,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梁洛施跟了那个庄林,可她不要忘记了,她母亲还在我们的手里,要是她真的要对付我们梁家的话,那她母亲便要为我们梁家陪葬。”梁红寿缓缓的抬起了头来,眸子中闪过一抹狠戾的光泽,冷冷的说道。

  “果然是一家子的无耻之徒,我算是开了眼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梁红寿兄弟两个皆是一愣,随后猛的抬起头来,朝着外面望去,目光之中,看到了一男一女两个身影,尤其是在看到那个女子的身影时,两人的身子皆是一颤。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