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林,老夫跟你势不两立,我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极度的愤怒,让郑板桥几乎陷入疯狂之中,那双虎目,瞬间之中充血,可怕的戾气从他的身上喷涌而出。

  愤怒的咆哮之中,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深蓝色铜盘来,古老沧桑的气息,在这铜盘出现的那一刻里弥漫了整个虚空,当这古老沧桑气息弥漫的那一刻,似乎将所有人都拉扯进了一个久远的年代。

  这个深蓝色铜盘,无法考究它的年代,在那锈迹斑斑的表面上,依稀能够看到那一个个的古老篆文,而在这篆文之下,又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

  模糊的身影,让人看不清楚他的相貌,甚至于,就算是你近距离去看,能够看到的,也只是那个身影,似乎,在这个身影之上,始终有着一层雾气笼罩,让你无法看清楚。

  “镇压”伴随着这个深蓝色铜盘的出现,原本笼罩在了郑板桥身上的力量,出现了紊乱,同一时间里,在郑板桥的喊声中,整个虚空之中出现了一连串的爆鸣声来,一切都乱了。

  那古老沧桑的铜盘上,那一个个古老的篆文似乎活了过来,在某种力量的牵引下,有节奏的转动着,而那个模糊的男人身影,也在这一刻里动了,很细微的动弹,如果不是目力超群,根本无法察觉到。

  就是这细微的一个动作,整个天地,整个苍茫都颤抖战栗,就连那岿然不动的地狱之门,也随之颤抖起来,似乎是在畏惧着什么。

  身处于虚空之中,郑板桥的脸色一片的苍白,在嘴角之处,依稀能够看到一道血丝的流动,显然,他如今的修为,操控这个神秘沧桑的铜盘时,十分的勉强。

  当这铜盘被激活出来后,整个天地的规则都似乎被搅乱了,连带着,所有强加在郑板桥身上的力量,也随之被瓦解,没有了地狱之门力量的束缚,郑板桥彻底的从这泥沼中挣脱了出来。

  而在不远处的地方,庄林伫立在虚空之中,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郑板桥头顶的那个铜盘,虽然无法知晓这铜盘的由来,但是从这铜盘之上散逸出来的可怕力量,让他心神不宁。

  这个铜盘,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宝贝,即便是郑板桥如今激活出来的力量,只怕也不是这铜盘的所有力量。

  “得到这铜盘。”脑海之中,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

  从接触修行到如今,他虽然也得到过一些好的东西,但是手里头,能够用来战斗的东西,却少之又少,更确切的来说,他的手头上,根本没有一件能够用来真正战斗的宝贝。

  而郑板桥拿出来的这个铜盘,一看便知道是个不得了的宝贝,如果能够将其拿过来的话,那么无疑会让他的战斗力成倍的增长。

  当然了,单纯以他本身的实力,抗衡郑板桥和宋长老已经有些勉强了,更不要说,这两位都拿出了自己压箱的宝贝来,这种情况下,他是一点优势都没有,想要从郑板桥手中抢夺铜盘,无疑是痴人说梦话。

  不过嘛,他可不是一个人来南云宗的,在他手中的扳指之中,可是有着两位天元境的超级存在,以及一头接近天元境的蛟蛇的,就凭着这三位,将南云宗彻底铲平都是轻而易举的。

  不管南云宗的名声如何大,但终究只是一个散修宗门,连龙门都比不的,这样的宗门,有没有天境修士,都是个未知数。

  “庄林,我要你死。”歇斯底里的咆哮声在这黑暗之中回荡,脱离了地狱之门的郑板桥,托着那古老的铜盘,朝着庄林扑了过来。

  那古老的铜盘,就那么一直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一片的蓝色光华洒落下来,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而这光华之间,一个男人的虚影若隐若现,似是而非,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

  看着朝着自己扑过来的郑板桥,庄林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透过心神,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郑板桥自身气息的暴增,如果说,之前的郑板桥,还只是一个地境七品的修士的话,现在的郑板桥,仅仅只是身上的气势,就已经超越了地境八品,甚至地境九品。

  这种气势的飙升,带来的结果就是,地狱之门的力量,完全无法再影响到郑板桥。

  果然是好宝贝!

  庄林自然看的出来,郑板桥的气势,之所以能够在短瞬之间暴增,是那个铜盘的功劳,确切的来说,是蓝色光华中的那个男人虚影的功劳。

  地境七品与地境九品之间,虽然只是相隔了两个小境界,但就是这两个小境界,就如同天地之差,差距几乎相当于巅峰之境和地境之间的差距了,如果双方之间真个交手的话,弱势的一方,几乎没有幸存的可能。

  不远处的宋长老,在看到这一幕后,也是脸色微变,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郑板桥头顶上的那个铜盘,目光之中毫不遮掩的贪婪之色。

  宝贝动人心,更何况是这种能够强制提升持有者修为的绝品宝贝了,任凭是谁,在看到后,都会动心,都想据为己有。

  “也是该解决掉这里麻烦的时候了。”看着已经冲到自己近前的郑板桥,庄林低声的自语着。

  对面,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庄林,郑板桥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来,显然在他看来,庄林已经没有了任何逃跑的机会了,等到庄林的,将会是死亡。

  “庄林,纳命来。”洪亮的声音,在整个虚空之中回荡着。

  不过一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里面,在地元境这个层次里,不管是任何一方,都已经没有了逃跑的可能,想要活命的话,唯独只有拼死一搏。

  本来还准备出手的宋长老,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远远的望着这边,等待着庄林殒命那一刻的到来。

  就在郑板桥伸出手去,要将庄林捏在手心里的时候,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来,黑色的长袍,不仅遮住了身体,也遮住了脑袋,让人看不到他的模样。

  当这黑袍人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郑板桥整个人都惊了一跳,但是超群的反应力下,让他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伸出去的手掌掐动,掌心之中浮现出一个生涩的字符来,朝着黑袍人打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里,那黑袍人缓缓的举起了手来,长袖遮掩下,郑板桥也看不到黑袍人的手掌,只是从对方的动作,能够判断出,对方准备出手了。

  那带着光华的生涩字符,在贴近黑袍人的时候,毫无征兆的分解开来,化作一丝丝的能量气流,最终归于了虚无。

  这种情况,是郑板桥完全没有想到的,以至于他都呆愣在了那里,可就是这一个愣神的功夫,一个枯瘦干瘪的手掌探了过来,待到他有所反应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砰……”闷响声中,郑板桥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如同一枚出膛的炮弹一般。

  没有痛苦的哀嚎声,也没有任何能量的爆鸣声,当那闷响消失后,整个虚空之中出现了短暂的平静,随后就又听到重物砸落地面的声响,在之后,便一切平静了。

  静,出奇的静,不管是宋长老,还是南云宗的门人,此时都呆呆的站在原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虚空中的这个黑袍人。

  强自提升了两个小境界后的郑板桥,堪比地境九品修士,这在凡俗世界之中,可以说已经接近无敌的存在了,可就是这种状态下的郑板桥,竟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这个凭空出现的黑袍人给砸飞了。

  震撼,绝对的震撼,待到震撼之后,便是强烈的恐惧了。

  天境!

  这两个字眼在宋长老的脑海里浮现,随后无限的扩张,再也挥之不去。

  虽然郑板桥不是真正的地境九品修士,但是在铜盘的加持下,本身的实力,已经跟地境九品无限接近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轻描淡写的打败他的人,除了天境的存在,再没有旁人。

  无疑,眼前这个黑袍人便是一位天境的存在了!

  天境,那是一个无数人所奢求的境界,从古至今,不知道多少修士武修,拼尽一生,想要跨入这个境界,却最终包含终生,在不甘中老去,放眼当今,就算是在秘境之中,能够跨入这个境界的修士,也是凤毛麟角。

  而在凡俗世界之中,天境的存在,完全是无敌的,即便是在强者如云的龙门,天境修士,也就那么两三位。

  宋长老站在远处的地方,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黑袍人,心里头震撼的同时,也升起了一阵子的后悔之意,也许,来南市,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吧。

  深吸了一口气,将目光朝着脚下的某个地方望去,在那里,被打飞的郑板桥躺着,没有丁点的动静,凭借着敏锐的心神之力,宋长老能够扑捉到郑板桥身上的生命气息,比起之前来,此时的郑板桥身上的生命气息微弱到了极点,似乎随时都可能烟消云散。

  显然,那黑袍人的一击,虽然没有彻底灭杀掉郑板桥,但却也绞碎了他的五脏六腑,让他没有了活下去的可能,也就是说,此这个时候的郑板桥,其实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