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庄林是在酒店内渡过的,除了吃饭的时候,跟龙狼在一起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站在窗户前,望着远处的城市,在地方政府被强制解散后,这座城市,渐渐的陷入到了混乱之中,而当夜幕来临之后,原本被隐藏起来的各类丑恶,彻彻底底的爆发了出来。

  无秩序状态下的城市,那些个混混流氓,为所欲为,那些个普通百姓,遭了秧。

  俯视远方,看着这座已经混乱的城市,庄林只能在心底里长叹一声,虽然他有能力惩治那些流氓混混,解救那些个普通百姓,但他清楚,根源所在,如果无法彻底解决,这场混乱,也将永远不会消弭。

  南市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他不可能为了这座城市,为了这里的人,一直在这里逗留下去。

  要想解决所有的麻烦,彻底的结束这场混乱,那么就只有将南云宗这个麻烦解决掉。

  就在庄林俯瞰这座城市的时候,在城市的另一个方向上,一座装修奢华的大酒店内,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正簇拥着两个身着长袍的年轻男子,在那奢华之中,极力恭维。

  “赵仙师,您今日那一手,真是神妙异常,不知道是什么仙法?”身穿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之中,为首的一个,脸上堆着笑容,望着那青色长袍的年轻男子,言语之间,满是恭维。

  这位所谓的赵仙师,似乎是很享受这种恭维,那张帅气的脸庞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那是我们南云宗三大镇宗仙法之一的雷云剑,在无形之中,以仙术化出有形,便是千里之外,也能够取人首级,只可惜,我修行的时间较晚,也只是得到了皮毛,施展出来,看不到那风云雷动的浩大场面。”

  虽然,这位所谓的赵仙师嘴上说的谦虚,但不管是他的言语之间,还是脸上,都能够读出看出那种沾沾自喜来。

  “赵仙师,不知道,我们这些人,修行仙法的话,晚不晚?”年轻男子之中,走在前面的一个,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当这个年轻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其他的年轻人,都是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位年轻的赵仙师,那目光之中,充满了期待。

  如果是在过去,修士,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那也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罢了,可如今,这宗门修士,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并且展现出了那神奇莫测的仙法,他们又怎么可能不心动呢。

  长生,这是自古以来,每一个人的梦想,可自古以来,不说凡俗苏子,便是那高高在上的君王,也没有见哪一个能够真的长生不死的。

  如今,这样一个机会,出现在了眼前,又有谁会让它在自己面前这么溜走呢。

  只是,他们也都清楚,自己的年龄,都已经不小了,这个年龄,根骨已经成型,只怕修行,也修不出什么成果来。

  那位赵仙师,在听到那年轻人的问话时,脸上的肌肉,微微出现了小小的抽动,尤其是嘴角处,隆起了一个弧度来,眸子之中,在不经意之间,闪过了一抹不屑的嘲讽之意。

  这一切,都很是隐晦,即便是旁边的那些个年轻人巴巴的盯着,也都没有看的出来。

  “哼,一群蝼蚁般的东西,也痴人说梦话,想要修行我们南云宗的仙法,就你们这可怜的天赋,即便是将修行功法给了你们,你们修行上一辈子,也修不出个成果来。”刘仙师的心里冷哼道。

  虽然心里这么说,他却没有显露出来,脸上的神色如旧,甚至于,当着那些身着西装的年轻人的面,微笑着轻轻点头。

  “虽然,你们都错过了最佳的修行年龄段,不过,我们南云宗作为仙家宗门,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需要一颗洗精伐髓的丹药,便能够改变你们的体质,让你们的身体,适合修行。”这位年轻的刘仙师,笑着说道。

  当听到刘仙师的回答后,那些原本就不抱太大希望的年轻人,顿时间脸上浮出浓浓的笑容来,更可见的兴奋之色。

  洗精伐髓,这在华夏古代的诸多传说之中,都曾出现过,而他们这些人,也或多或少的有所了解,如今,得知南云宗也有这洗精伐髓的丹药,他们自然是难以自己,只恨不得立刻投入到南云宗之中,得到这洗精伐髓的丹药。

  可他们又怎么能知道,这洗精伐髓的丹药,虽然的确存在于世,可是,其珍贵程度,甚至超越了那无价的上品灵药,不要说是在这凡俗世界之中了,即便是在那秘境之中,也是格外珍贵的。

  身为峨眉秘境真传弟子的紫月,身份不可谓不高,可她也是将这洗髓丹当做绝世珍宝,如果不是因为她实在看重小晴的天赋,怕是也不会舍得将那洗髓丹拿出来的。

  南云宗虽然在这凡俗世界之中,算是一个较大的散修宗门了,可跟峨眉秘境比起来,那几乎就是云壤之别,就算是宗门之中真的有洗髓丹,只怕也决计不会舍得拿出来给人服用。

  而这些年轻人,虽然在南市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还真无法被南云宗放在眼里,南云宗又怎么可能会将珍贵异常的洗髓丹给他们呢。

  说白了,就是这些年轻人身后的家族,对于南云宗有些用处,所以那位刘仙师才会说出这番话来,让他们和他们的家族,乖乖的为南云宗卖力。

  “那,那……刘仙师,你看我们,能不能加入南云宗呢?”那领头的年轻人,再也忍不住了,眼睛里面充满了火热的光芒,望着那刘仙师,声音激动的问道。

  那年轻的刘仙师,以及另外一个南云宗的弟子,相视一眼,都能从彼此的目光之中,读出那冷嘲热讽来,但是他们却都是不动声色。

  “这个,我和师弟做不了主,还需要宗主来做决断,不过吗,你们各自的家族,与我南云宗交好,如果让你们各自的长辈前往我南云宗,或许能够给你们求的一个求仙的机缘来。”那刘仙师很是淡定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后,那些个身着西装的年轻人,皆是蠢蠢欲动,似乎恨不得立马离开,返回家里去,让自己的父亲往南云宗去给自己求情。

  新年后的第一更。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