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醒的?”等外面的天彻底亮了的时候,叶倩终于幽幽的醒了过来,当美目看到庄林的时候,秀美的面庞上浮出浅浅的笑容来,轻声的问道。

  “刚醒来没多会,见你睡得香,不忍心吵醒你。”庄林笑了笑,缓声应道。

  “饿了吧,那我给你弄早饭。”叶倩揽在庄林的怀里,呆了片刻的时间后,爬起身子来,那玲珑剔透的背影,背对着庄林,柔声说道。

  看着那曲线玲珑的背影,庄林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身体的某个地方,不安分的躁动了起来。

  什么叫做秀色可餐,眼前的这一幕就是了,特别是在早晨的时候,这幅美景,那是最动人心的,真真的能够勾引起男人征服的**来。

  他一股脑坐了起来,大手从后面绕了过去,熟练的攀爬上了那柔软顺滑的高耸之地,肆意的揉捏把玩,而他的胸膛,也整个贴在了那曲线玲珑的脊背上,感受着那肌肤的柔滑。

  当感觉到,那双粗糙的大手,覆盖在了自己的酥胸上时,叶倩脑袋里嗡的一声作响,都懵住了。

  昨晚的时候,虽然她当时已经酒醒了,但毕竟还不是完全的清醒,虽然也还隐约的记得,但当时那种情况下,情yu远远要比理智大的多,所以并不是像往常那边的拘谨羞涩。

  当然了,只是短暂的时间后,她也就清醒了过来,身子稍稍朝着后面靠去,贴在了庄林那宽厚的胸膛上,眼睛微微的闭上,感受着庄林的爱抚。

  阳光透过窗帘洒落照射在屋子里面,又是一场大战,在这张饱受摧残的大床上来开了序幕。

  娇yin声,粗重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演绎出了一曲爱的赞歌,久久不曾平息。

  当卧室内,再一次归于了平静后,叶倩瘫软的躺在了庄林的怀里,那张白皙的面庞上,在已经是红晕密布,尤其是那双眸子之中,水波荡漾,说不尽的万种风情。

  “冰箱里面有速冻食品,你要是饿的话,就去拿吧。”叶倩想要起床,但是身体上的不适,让她无力为继,这早饭,显然是做不成了。

  看着瘫软的躺在自己怀里,还在微微喘息的小女人,庄林忍不住的笑了笑,右手顺着那白皙的肌肤缓缓向下移动,最终,轻车熟路的抵达了那流奶的江南之地。

  元气透过手掌,流入到其中去,只是很短的时间里,那里的红肿便已经消去了。

  许久的温存,直到太阳到了头顶的时候,两个人方才依依不舍的起床来。

  简单的吃过了早饭后,庄林离开了叶倩的住处。

  在离开叶倩的住处后,他并没有立刻返回到训练营,而是赶往了圣元大酒店,因为在这里,有一个人等着他,不对,应该说是有两个人。

  江正献的带来,并没有让庄林感到意外,如果说,江正献能够放弃他最器重的儿子的话,那么只能说,江家,真的是到了穷途末路了。

  对于是否见江正献,他也是考虑了许久的,而领袖从燕京打过来的电话,让他最终做出了决定。

  正如领袖所说,在经过了连番的事端后,也许,江家还是原来的江家,可是在国内的影响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了,这样的家族,对于他庄林来说,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

  其实,自从从那个世界回来后,庄林也早就不把江家这类凡俗世界的大家族放在心上了,即便是曾经在他眼里,堪称庞然大物的龙门,也已经不是他最终的目标了。

  天元境,在他这个世界里,那已经是无敌的存在了,可是在虞菲的那个世界里面,即便是一个神剑城内,便不知道有多少个,仅仅只是一个有天赋的,便能够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跨入这个层次。

  更不要说,那天境之上的圣境了,那位神剑城的主人,剑仙,圣剑境的存在,拥有半仙之体,足足活了数千年的时光。

  与神剑城相比,龙门那简直连根菜都算不上,别说是龙门了,只怕便是各个秘境,也没得比。

  这不是庄林第一次跟江正献见面,只是,这却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坐在一起,面对面的谈话,虽然,打从心底里来说,江正献并不想跟庄林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江家主,我们又见面了。”当庄林推开房门,走进那间奢华的包房,看到坐在对门处的江正献时,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色彩,只是淡然的一笑,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没有刻意的去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更没有去刻意的羞辱于江正献,只是很平淡的一个打招呼。

  虽然,打从心底里来说,对于江家趁火打劫的作为,庄林有些不齿,但即便是心里恼怒,但是大从小的教育,让他不会去像市井小民那般的肆意妄为,沾沾自喜之中,忘乎所以。

  “我曾想到过,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可是却没有想到,会是以这样的身份见面,果然是世事无常。”看着眼前这个风轻云淡的年轻人,江正献的心里头,说不尽的感慨,缓缓的摇着头,语气略有些沉重的说道。

  庄林在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在坐下去的时候,目光朝着旁边扫去,在那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而对于这个人,他也并不陌生,正是曾经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秦家家主。

  当然了,当时的那次见面,似乎他们之间,并不是很融洽,确切的来说,几乎都是刀剑相向,只差点拼个你死我活了。

  也许,没有当初的那次拼杀,他庄林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赚到今天这份诺达的家业来,从一个方面来说,秦家,送给了他一份大礼,一份价值超过了上百亿的大礼。

  当初秦家败走泉城,最终放弃了鲁省的所有产业,也许从那一刻起,一份仇恨的种子,就已经在秦家人的血液之中扎根了。

  如果不是秦白峰这个秦家年轻一代里,最有天赋,也是被公认为下一代接班人的青年才俊被他扣押在了泉城,只怕,这位秦家家主,是断然不会在返回泉城,更不会跟他坐在一起。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