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庄林突然间就发现,自己变得清闲了起来,每一天,除了去医院那边给自己的几个病人看病,其他的时间里,多半都是呆在训练营这边,偶尔会带着林妙可出去转悠一圈。

  因为林浣的学业,到了最后的阶段,这些日子,她多半的时间里,都呆在学校那边,跟着自己的导师学习,偶尔会来这边一趟,但也每次也呆不了多久,随后就得匆匆离开了。

  林浣父母来泉城后,就在这边住了下来,似乎暂时也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而林浣也只好从公寓楼里搬回家去住了,所以,晚上也只能按时回家,庄林也就没有了可乘之机。

  不过,庄林也时常会抽出时间,跑到泉大那边去找林浣,陪着林浣吃饭。

  经过了上次,赵宏和上官咏滢的打架事件,他跟林浣的亲密关系,已经渐渐的浮出了水面了,这个时候,再想遮着掩着,显然是不可能了,他也索性将两个人的关系公开化。

  对于庄林的决定,林浣并没有反对,甚至心底里,隐隐有着一丝的小开心,当然了,开心之外,也是有着烦恼了,首先她父母那里,就很不赞同她跟庄林的来往。

  毕竟,庄林身边有着好几个红颜知己,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花心大萝卜,看着自家闺女跟一个花心大萝卜来往,林浣的父母,自然是不会情愿的。

  只是,他们终究拗不过林浣,而且,他们也不敢用强,将林浣从泉城带走,因为他们清楚,这里是庄林的地盘,在林浣身边,二十四小时之内,都有庄林派来的高手在暗中保护。

  身为父母,为了自己他们可以付出一切,可他们不仅仅是林浣的父母,同样还是林家的掌家人,他们必须为整个家族去考虑,如果因为这件事情上,将庄林得罪了,只怕会给家族惹来灭顶之灾。

  面对这两难的选择,他们有些犹豫不决,所以,就在泉城逗留了下来,迟迟不肯离开。

  这安静的日子,虽然平静,但总是免不了会有波澜。

  平静了半个月的泉城,突然间又掀起了一场风波来,而这场风波的由来,则是跟盛天集团等几个泉城有名的地产公司有着直接的联系。

  一场饕鶗盛宴,在以秦海地产为首的几家鲁省地产巨无霸,以及丽美集团的联合策划下,在泉城拉开了序幕。

  首先,各种有关于盛天集团的负面新闻,在泉城流传开来,甚至几家不出名的小报,刊登了对盛天集团来说,极为不利的不雅文章,而恰恰,普通的老百姓又是盲从的想,喜欢三人成虎,谣言到了最后,也就成了真。

  如果说,这些纯属杜撰的谣言,盛天集团可以无视的话,那么紧接着,从几大银行内传来的消息,盛天集团的高层,就再也坐不住了。

  以招行为首的几家银行,终止了对盛天集团后续的贷款,同时要求盛天集团按期偿还原先的贷款,至于理由吗,很简单,盛天集团在建的工程,存在偷工减料的问题。

  银行贷款,对于盛天集团来说,打击之重,不易于被命中了要害,虽然没有直接要了盛天的性命,但却也直接将它打出了原型。

  这些日子以来,随着刘峥明的回归的,新资金的注入,原本遭遇了重创的盛天集团,再一次焕发出了生机来。

  只是,外人不知道的是,在盛天集团繁华的背后,是资金的短缺,摊子铺的太大,多个大型地产项目同时开工,这也许会给盛天集团带来可观的利润,可也给盛天集团留下了隐患。

  如果,资金链一旦出现问题,那么整个盛天集团,将遭遇一场灭顶之灾。

  而现在,当银行取消对盛天集团的贷款的时候,无疑阻断了盛天集团赖以生存的生命线,如果他们尽快找到其他的资金来源的话,他们在建的项目,将会中途夭折,而这些项目的夭折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

  资金出现问题,已经让盛天集团摇摇欲坠了,可接下来,一场来自于公检法的突击检查,让他们在建的所有项目,都被迫的停工了。

  盛天大楼内,原先那间属于方晴的办公室,自从方晴离开,刘峥明回来后,鸠占鹊巢,这里也就变成了他的办公地点。

  办公室内,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原先的桌椅,休息室里的床,都是原先方晴使用过的,不仅如此,刘峥明还很无耻的将方晴的照片,放大了挂在了墙上。

  此时此刻,刘峥明再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意气风发,整个人焦急的站在落地窗前,来回的踱步。

  透过那落地窗,这座大楼的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挂起了好几条的横幅,拉横幅的人,都是给盛天集团供货的供货商,听到外面的风声后,害怕自己的货款打了水漂,就赶了过来讨要货款。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上门来讨债,盛天集团的人疲于应付,因为,集团上的账上,已经没有钱了,哪里能拿出钱来给这些人呢。

  可这样一来,也就让更多的人相信,盛天集团的财务的确出了大问题,谩骂声,喧嚣声,充斥着整个盛天大厦,也最终,推倒了米诺骨牌,引起了连锁的反应。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脚步声传进来,心烦意乱的刘争鸣板起了脸来,转身就要教训那个没眼色的家伙,可话还没有出口,他就乖乖的闭上了嘴。

  “爸,你怎么来了?”来人,正是方晴的父亲方远山。

  “我能不来吗?我要是再不来的话,只怕这盛天集团,就要彻底的垮了。”方远山在秘书的搀扶下,走进了办公室,在刘争鸣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看着刘争鸣,开口说道。

  “爸,我……”刘争鸣想为自己分解,但话没有所出口,就又被方远山打断了。

  “情况,我都清楚了,这不怪你,现在,出问题的,不仅是我吗盛天集团,还有鲁中集团,泉城集团,这些泉城老牌的地产公司,都出现了问题。”方远山缓声说道。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