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清晨的阳光,出奇的好,阳光透过那浅色的纱帘,射入房间内来。

  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庄林和林妙可一直面对面的躺着,单薄的毯子,遮住了林妙可那曼妙的娇躯,只是却挡不住,那加速的心跳,遮不住那带着一抹晕色的秀美面庞。

  时间在这一刻里定格,庄林没有再去克制什么,脸庞缓缓的向前移动,而那近在咫尺的美目,缓缓的闭上,那抓着毯子的双手,也松开了。

  身体的接触,自然而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那条毯子,被无情的丢弃在了一旁,两具年轻而隐藏着恐怖力量的身体,再一次的贴在一起,再没有了间隔。

  明亮的房间内,在最初的安静后,响起那压抑的婉转莺啼,以及那粗重的鼻息声。

  那张可怜的大床,在这两个非人类的蹂躏下,几乎要不堪重负,垮塌的时候,房间内终于又一次平静了下来。

  地元境那超强的体力,以及那超强的耐力,让彼此之间,不会有任何的疲倦,只是当生理上最大程度的宣泄时,身体本能的反应下,在紧紧的相拥中,同时达到了**的顶端。

  生命的精华,播撒在了肥沃的土壤中,至于新生命是否会在这其中诞生,就要看造物主是否亲睐。

  激情过后的温存,林妙可慵懒的枕在庄林的胳膊上,像只小猫一样蜷缩着身体,让自己整个人都能够钻在庄林的怀里,也许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显露出那属于女人的柔弱一面来。

  不管她如何的强,如何的傲气,但她终究是女人,跟普通的女人一样,对于那宽阔的胸膛,有着一种本能的依赖和渴望。

  “庄林,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不会想我呢?”林妙可猫在庄林的怀里,脸庞贴在庄林的脸庞上,美目就那么看着庄林那近在咫尺的脸颊,轻声的问道。

  听到她突然问起的这个问题,庄林心里头咯噔一声,以为她这是在跟自己道别呢。

  比起旁人来,对于身边的女人,庄林有种一种强烈的占有欲,只要是他认定了的女人,那么他就不会允许她离开自己。

  如今,他跟林妙可之间,已经有了亲密关系,而且他也知道了,这个女人,对于他有了感情,他又怎么可能,让她离开自己,返回她的家族去呢。

  “你觉得,我可能会让你再离开我吗?”他将脑袋向后靠,能够让自己看清楚林妙可的脸,双手腾出来,抓着林妙可的肩膀,开口问道。

  林妙可同样看着他,秀美的脸庞上,浮出笑容来,没有回答。

  “好好的陪我一天,好吗?”

  庄林笑了笑,重重的点了点头,那双大手,再一次不安分的在那柔滑的肌肤上移动了起来。

  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庄林和林妙可都没有离开过房间,而这漫长的时间,也证明了,地元境武修那非人的战斗力和续航能力。

  直到夕阳西下,他们这才重新穿好了衣服,相伴着离开了这家宾馆。

  回到训练营,刚上了楼,迎面就撞见了紫月。

  当紫月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眼睛不自主的连续挑动了几次,最后,目光落在了林妙可的身上。

  显然,她也看出了林妙可身上的变化。

  元阴涣散,根本瞒不过她们这种层次的强者,只需要一眼,便能够看出来。

  “你们……”紫月的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双眼紧紧的盯着庄林和林妙可,想要说什么,但话到了嘴边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来。

  知道这件事情瞒不过紫月,庄林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没错,我们就那样了,只不过,这似乎跟你并没有关系,我希望,你不要做个长舌妇。”比起庄林的尴尬来,身为女人的林妙可,反倒淡定的多,脸上丝毫不见羞涩,与紫月对视着,开口说道。

  “林妙可,你太过分了,抢别人老公这种事情,你一个地元境武修,也能做得出来,就不怕世人耻笑吗?”紫月先是朝着周围看了一眼,确定没有旁人后,瞪着林妙可,恶狠狠的喊道。

  “又不是你的老公,你这么凶做什么,再说了,我又没有要占有庄林,他还是原来的他,我还是原来的我,我不会去跟任何人抢。”林妙可撇了撇嘴,白了紫月一眼,轻描淡写的说道。

  庄林站在那里,看着这两个女人瞪眼,头一阵的大。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可是地元境武修,怎么能成个市街泼妇呢。”被林妙可这一番反唇相讥,紫月都有些语塞,指着林妙可,用自己能够找到的最狠毒的话,说道。

  “庄林,你已经有了那么多女人,为什么还不知足了,还要去招惹她呢。”随后,紫月又将攻击的箭头转移到了庄林的身上,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只差点没有对着庄林喊起来。

  庄林终究是心虚,被紫月那么盯着,他心里发麻,可又不能掉头逃跑,只能是站在那里,强挤出笑容来。

  “紫月,你也别冲着他喊,这件事情,不怪他,要说有错,错怪我,怪我不该灌他那么多酒,最后,酿成大错。”见紫月对着庄林喊,林妙可不干了,开口说道。

  听到林妙可的话,紫月愣了一下,缓缓的转过身来,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妙可,在她那张脸庞上,表情很是丰富。

  显然,她是没有想到,林妙可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来。

  只是如此一来,她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毕竟她一直生活在秘境之中,对于外面世界中的这些男男女女的事情,实在是知道的有限。

  “紫月,这件事情,其实也怪我,是我要她陪我出去喝酒的,许是心情不好,最后糊里糊涂的酒喝醉了,最后,就做了错事,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庆华她们。”庄林自然也不能让林妙可帮自己揽下责任,看着紫月,开口说道。

  “你们……你们两个好自为之,不过,我警告你们,现在庆华和楚婉都怀着身孕,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她们的心情。”紫月站在那里沉默了片刻,再瞪了庄林一眼,警告道。

  说完,她也不远再在这里久留,转身匆匆离开了,只是在离开的时候,那张清秀的脸庞上,一抹的失落一闪而过。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