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庄林这边,是没有发愁,可那些跟他有过节的人,却是欣喜若狂,只差点,在门口放鞭炮庆祝了。

  秦家如此,远在燕京的江家周家亦是如此,甚至连庄家内,很多人,也都是鼓掌欢呼。

  而所有人中,最开心的,莫过于庄玄元父子两个了。

  这对父子,跟庄林可以说是新仇旧恨,如今得知圣城圣尊东行来找庄林报仇,他们已经认定了,庄林根本承受不住这位圣尊的怒火。

  “爸,你说,我们是不是也该做些什么。”庄玄元的院子,距离庄老爷子的院子有些距离,此时,庄玄元父子坐在了一起,庄木一脸的兴奋,看着父亲说道。

  “暂时,我们先静观其变,这件事情,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太正常,泉城那边太过于安静了。”比起冲动的庄木来,老谋深算的庄玄元更能坐得住。

  虽然,在得知圣城的那位尊者前来华夏找庄林报仇的时候,他心里头也是认定了,庄林这一次,绝对死定了,可他却始终没有放弃,对泉城那边的窥探。

  自从庄林从鲁南回到泉城后,就一直呆在自己的小楼里面,除了最初的时候,下发了那道命令,惩治了几个在泉城闹事的武修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也就是让他最疑惑的地方,因为就他对庄林的了解,自己的这个大侄子,绝对不是那种莽撞的莽夫,他也从来不打无把握的战争。

  现在,圣尊东来,以他巅峰之境的实力,在圣尊手里,绝对没有活下来的可能,那他为何还继续留在泉城呢,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爸,你就是想得太多了,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庄林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个巅峰强者,而那位圣尊呢,据说已经超越了巅峰之境,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就凭着庄林的些微本事,等到圣尊到了泉城的时候,他的死期也就到了。”庄木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

  “也许我是真想的多了吧。”听完儿子的这番话,庄玄元将目光从窗户外收回来,脸上露出笑容来,沉吟着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下面的人动起来吧,虽然,庄林已经离开了庄家,可他终究还是庄家的人,他手里的产业,自然也是庄家的产业,总不能便宜了别人。”庄玄元的目光中露出精光来,笑着说道。

  “爸,我可听说了,自从庄林打败了秦家后,秦家在鲁省的产业,就全部被庄林夺取了,仅仅这一部分产业,保守估计,价值也超过了两百亿。”庄木一屁股站了起来,满脸的兴奋,开口说道。

  “要是我们能够把这部分产业全部拿到手的话,那么今后,这庄家,也就该由我们这一脉说了算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庄木整个人兴奋的都哆嗦了起来。

  “要想将庄林手中的所有产业全部拿下来,这还需要花费些心思,我担心,其他的那些家族,也会出手。”庄玄元捏着自己的下巴,沉吟着说道。

  ……

  “父亲,您说,庄林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呢?”在江家,同样是父子两个,不同的是,江云岩的脸上,并不像庄木那样,满是兴奋。

  “天知道呢,圣尊虽然厉害,但不在于,国内就没有能与他抗衡的人。”江正献坐在太师椅上,脸色阴沉不定,缓声说道。

  “父亲,你的意思是说,到时候,国内有人会出手相助庄林?”将云岩看向父亲,开口问道。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至于是否真的会有高人相助庄林,谁也说不清楚,毕竟在这件事情,看似是庄林一个人的私人恩怨,可未尝不是东西方世界的夙愿。”庄正献摇了摇头,说道。

  “说到底,庄林终究是小辈,在华夏这一亩三分地上,小辈被外人欺负了,当长辈的,哪有不出手的说法呢。”

  听完父亲的话,江云岩沉默了,那双精明的眸子中,光泽闪烁不断,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父亲,我们或许也该做些什么了。”许久的沉默后,江云岩猛的抬起头来,看向父亲,语气果决的说道。

  “是啊,我们是该做些什么了,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只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除掉庄林了。”江正献点了点头,意味深沉的说道。

  “如果除掉了庄林,那他手里的产业……”江云岩微蹙着眉头,略有些犹豫的看着父亲,问道。

  “想那些事情,还为时过早,能否除掉庄林,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北药那边倒是可以先打算起来,或许,借着这次机会,可以将泉城制药给吃掉。”江正献摇了摇手,打断了江云岩,缓声说道。

  “好的,我随后就亲自去一趟北药,正好,我们跟泉城制药签下了合同,也许这份合同,能够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江云岩点了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来。

  ……

  “领袖,这次,庄林怕真的遇到麻烦了,您说,我们是不是该帮帮他呢?”本来忙碌中的郑中烟,在这一天里,匆匆从鲁省飞回了燕京。

  领袖跟往常一样,坐在他的那把椅子上,望着窗户外面的景色,只是能够看到的,是一片的荒凉萧瑟。

  “庄林那边有什么反应呢?这些天里,他还是一直都呆在自己的小楼里,陪着自己的那些红颜知己?”短暂的沉默后,领袖终于将目光收回来了,望向郑中烟,缓声问道。

  郑中烟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不知道,庄林脑袋里究竟想的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能坐得住,难道他就真的认命了,想在泉城等死!

  “既然那小子都不着急,那你着急什么呢?你认为,那小子是个甘心认命的人吗?”领袖笑出声来,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到领袖的话,郑中烟愣了一下,随后眼睛里露出精光来。

  是啊,庄林是那种甘心认命的人吗!他明显不是了。

  只是,很快,他就又皱起了眉头来。

  既然庄林不会认命服输,那么他又打算怎么对付圣尊呢,呆在自己家里,陪着自己的红颜知己,就能打败圣尊吗!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