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那洞穴旁边,驻足许久后,庄林最终还是迈出了那一步,一脚踩在了那第一级台阶上。

  往下走,身后的光亮渐渐的远去,最后,他的视野之中,成为了一片无尽的黑暗,手中的手电筒射出的光柱,撕破了前方的黑暗,那一条古老破旧的台阶,依旧朝着下方延伸,看不到尽头。

  没有了声音,没有了风,鼻息之间,能够嗅到的,只有那一股让人难耐的霉味。

  在这诡异的洞穴之中,他的每一步都走的格外慎重,精神高度集中,那一缕心神之力外放,周身的元气调动起来,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台阶依旧在向着地底延伸,庄林自己也记不得自己走了多久了,只是记得,当自己走下第四百零五级台阶的时候,身后的洞穴入口再次封闭了,那来自于外界的光亮,彻底的消失了。

  大约又往下走了一百多米的样子,远处的黑暗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点的光亮,在这黑暗之中,这一点光亮的突然,显得那么的突兀,也那么的醒目。

  而庄林心神之中的那种感觉,也在这一刻里,变的清晰了起来。

  到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肯定了,他预感到的那个东西,就在这黑暗洞穴的最深处,在那光亮的地方。

  深吸了一口气,庄林再次迈开了步子,朝着那光亮的地方走去。

  越是接近那个光亮,那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越发的清晰,又向下走了大约七八十米后,他这才看清楚那光亮的真面目,那是一座一人高的石门,光亮便是从石门中透露出来的。

  走到石门前,他并没有贸然的进去,心神之力外放,扑捉着可能存在的危险。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在这座深藏在地底的石门内,他并没有感知到丁点危险的存在。

  以他如今地元境的修为,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可观的地步,已经可以做到简单的趋吉避凶,也就是古代武修所谓的心血来潮。

  在这石门内,他没有感知到危险的存在,这种情况,要么是石门内的确没有危险,要么是存在的危险,已经超出了他的感知范畴。

  不管是哪一种,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断然是没有掉头离开的说法。

  心神之中的那种强烈预感告诉他,这里面的东西,对于他来说,非常的重要,甚至可能关乎着他未来的成就。

  没有过多的犹豫,他跨出了那一步去,一步跨入到石门内。

  当走进石门后,入目的,是一座无比巨大的地底石洞,整个石洞,高度足足超过了十四五米,面积超过了三个足球场,而在这石洞中央地带上,伫立着一座宏伟的金字塔。

  不同于埃非王朝的那些巨大金字塔,也跟玛雅人的金字塔截然不同,因为这座金字塔,是四方体的,而且通体黝黑,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建造而成的。

  而这石洞内的光亮,就是从那座金字塔顶端上散射出来的。

  “这地底深处,怎么会有这么一座金字塔呢!”眺望着那宏伟的金字塔,庄林的眉头微蹙,心里百般的不解。

  驻足许久,他深吸了一口气,迈开步子,朝着那金字塔走去。

  也许,只要他登上那金字塔顶端,他心中的疑惑,也就可以解开了。

  百级台阶,庄林拾阶而上,当登临金字塔顶端的时候,目光的终点上,那平台的中央,一座黑色金属打造的台子,台子上端,一颗篮球大小的圆球漂浮着,而那青色的光芒,便是从这珠子上散射出去的。

  篮球大小的圆球,青色的气流缭绕纷飞,就在那距离台子有半米高的空中,自主的旋转着,看上去格外的神奇。

  站在平台的边缘,远远的看着那青色的圆球,犹豫了片刻后,庄林还是忍不住,迈出了步子去,朝着那黑色金属的台子走了过去。

  心神透露出来的那种强烈渴望告诉他,这个青色的圆球,跟他有种某种不知道的联系,得到这个圆球,会带给他莫大的好处。

  他的脚步很慢,比那些颤颤巍巍的老人走路的时候还要慢,跟一个木偶一般,一步走出去,就会有一个间歇的停滞,随后再次抬腿向前走上一步,如此反复,等走到那黑色台子前,足足用了两三分钟。

  虽然,此时他心里,渴望着得到这个神秘的青色圆球,但是理智告诉他,这座神秘的金字塔,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平静,大机缘的背后,往往隐藏着的,是莫大的危险,可能一个疏忽,就可能要了你的性命。

  他想要得到这青色圆球,但是他更想安全的从这里离开,因为在这座地底洞穴之外,还有许多他的亲人等着他回去,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的闪失。

  五米,两米,最后到了台子的近前,伸手出去,就可以触摸到那个青色圆球,但是他始终站在那里,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青色圆球,始终没有伸出手去的意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沉沉的吐了一口的浊气,强自忍住了心底里的那种**,沉重的摇了摇头,再看了那青色圆球一眼,猛的转过了身去,紧攥着拳头,朝着平台的边缘走去。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从心底里涌出来,恍然之间,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他而去了。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脚步。

  当他快要走到平台边缘的时候,那悬浮在那黑色台子上的青色圆球,突然动了起来,漫天的华光流转开来,将整个空间照耀成了青色的世界,一道璀璨的光幕,从那洞穴上方落下来。

  这一刻里,庄林停下了脚步,当然了,不是他发现了身后那圆球的变化,而是身不由己的,一道无形的力量,禁锢了他的身体,让他不能再有任何动作。

  身体被禁锢了,好在他的大脑还能够正常的运转,有着正常的思维。

  在心底里,那股怅然若失,消失不见,预感中那个离开他的东西,似乎失而复得,再次回到了他的身边来。

  时间,在这地底深处的洞穴内,没有了概念,身体被禁锢,让他无法做任何的动作,只能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连扭头朝着后面看一样都不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钟,也许是几个小时,似乎很漫长,又似乎很短暂,非常矛盾的感觉。

  某一刻的时候,一股暖流,自头顶上涌入体内,随后蔓延到全身。

  在这一刻里,他清晰的感觉到,周身的每一寸肌肉,每一个细胞,都被激活了,一股股的**能量,自身体的各个角落涌出来,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一片浪潮,汹涌澎湃。

  “希望,不是什么坏兆头吧。”感觉到体内的异动,庄林只能是苦笑一声,认命般的自语道。

  这个时候,身体被禁锢,连手指都动弹不了,更无法调动体内的元气,就算是体内的能量出现的暴动,他也只能看着,听之任之,之后往后走,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况,也只能随它去了。

  在时间的流逝中,庄林体内的能量异动,持续着,甚至到了后来,都有了升级的兆头。

  源源不断的**能量被激活出来,随后汇聚在一起,组成了一股让庄林为止悸动的能量海,起伏波动,冲刷庄林身体的各个角落。

  庄林心里头苦笑连连,虽然他能感觉到,伴随着这股能量流的增长,他身体内许多还没有被触及的区域,被激活出来,这股能量反复的冲刷下,那隐藏在**深处的杂质,被排出体外去,可是这股能量流越来越庞大,隐隐有着超出他身体承受的极限。

  按照能量流的增长速度,只需要再持续上几分钟的时间,那他现在的身体,只怕不堪重负,要被生生给撑爆了。

  要知道,地元境武修的**强度,甚至足以硬抗重狙击枪近距离射出的子弹而无损,由此也能看出来,他体内的这股能量到底有多庞大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股能量的持续增长,到了最后,他都绝望了,索性将心神抽出来,随他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万幸的是,在他的身体到了承受的临界点的时候,那股能量停止了继续增长,最初的狂暴后,变的安静了下来。

  到这一刻,庄林总算是吁了一口气,再次换发了生的希望。

  绝望过后,转而是小小的兴奋。

  到今天,他才明白,什么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就在他提心吊胆的这段时间里,他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那股突然涌入体内的暖流的作用下,他身体内,许多无法触及到的区域,得到了开发,更多的**能量被激活了出来。

  而且这些新生出来的**能量,在一种未知力量的牵引下,对他的身体,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洗礼,经过了这次的洗礼后,他的皮肉筋骨的强度,在原来的基础上,又足足增长了一倍有余。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