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株灵药,服下去吧。”庄林借用药灵,将药池内的一株白年份的先天灵药,催生到两百年份,之后从里面取出来,放在手心里,以元气洗去杂质,递到了月的面前。

  月看了一眼庄林递过来的灵药,抬起头来,美目看向他,那秀美的面庞上,闪过一抹异色来。

  自小生活在峨眉秘境之中,跟随着师傅修行,到如今,已经二十多年,见过的,服用过的灵药,不知道有多少,自然对各类灵药都不陌生,只一眼,她便看出了庄林递过来的灵药,年份超过了两百年。

  虽然这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二次来到凡俗世界,可她也知道,现在的凡俗世界中,灵药的匮乏,不要说是年份超过百年的先天灵药了,便是超过五十年年份的灵药,也都是无价之宝。

  她曾听秘境里的一位前辈提到过,这凡俗世界里的那些散修,为了收集修行的资源,甚至不惜自降身份,加入政府,有的时候,为了一两株灵药,他们都可能彼此大打出手。

  原先的时候,她还是半信半疑,可这一次肚子离开秘境,在这凡俗世界中行走,半年下来,走过了这么多的地方后,她也才真正的明白,凡俗世界的修行资源的匮乏。

  所以在庄林拿出这一株两百年份的先天灵药时,她才会露出那种异样的表情来。

  “看不出来啊,你这个家伙,倒是藏着不少私活,这种两百年份的先天灵药,只怕就算是那些个散修得到了,也会当宝贝自己留着,绝对舍不得拿出来送给人。”月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眯着眼睛,看着庄林,笑着打趣道。

  拥有那一座药池,庄林最不缺的,就是灵药,只要有充足的药灵,他想弄出多少灵药来都行,这株两百年份的先天灵药虽然珍贵,可他还不放在眼里。

  “这两百年份的灵药,也许对我们这些凡俗世界的人来说珍贵,可只怕你也不怎么看在眼里,你这次帮了我这么一个当忙,这也权当是我的谢礼吧。”庄林咧着嘴笑了笑,说道。

  见他神色如旧,并没有任何不舍,月也就相信,他是真的不在乎,便也没有再多说,伸手将那株灵药接了过来,当着庄林的面,放在了嘴里,轻轻的咀嚼,咽下了肚子去。

  “元气,想不到,你修行的,竟然是古楼兰武修留下的功法。”将那灵药咽下肚后,月似乎发现了什么,美目猛的睁开来,看向庄林,脸上带着一抹的惊奇之色,说道。

  在她嘴里听到元气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庄林的心,不有来的一阵猛颤,心里有种冲动,但只是瞬间的功夫,便被他给压制下去了。

  “没错,我修行的功法,的确是古楼兰武修留下的功法,是我当初去楼兰沙漠的时候,在一座楼兰大墓里得到的。”既然月能够一眼看出来,这个时候再否认,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便三分真七分假的简单的说了一句。

  反正他这功法,是从扳指里面的那座神秘石碑上得到的,而且这枚扳指,的确也是属于古楼兰的宝物,说他的功法是从古楼兰文明那里得到的,也没有错。

  “我看你跟人交手的时候,只是一味的用元气在体外幻化拳影来御敌,怕是你当初只是得到了修行功法,而没有得到任何相关的古武战技吧。”就他的回答,月不置可否,随后又问了一句。

  “恩,当时那座石棺上,只刻有那一篇修行功法,这些年,我也是一个人摸索修行的,就连这用元气在体外幻化拳影的小技巧,也都是我近来才摸索出来的。”庄林点了点头,无奈的说道。

  空有一身的浑厚元气,却不懂得如何使用,这就是现在庄林最尴尬的情况,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只怕就算是皇主,圣尊这些跨入地元境的至强者,也没有运用自身气的战技。

  这未尝不是一种悲剧,可不管是谁,也无力去改变。

  庄林之所以心里一直想着要去楼兰沙漠,寻找古楼兰城,未尝不是为了寻找古楼兰武修留下来的战技。

  “这本书,送你吧,权当是我给你的房租了。”还没等庄林反应过来呢,月随手将一个破破烂烂的东西丢了过来,本能的反应下,他伸手将那飞过来的东西接在了手里。

  接过月丢过来的东西后,庄林低下头看去,当目光落在手里的东西上时,愣了一下。

  那是一本,多少有些勉强,因为它实在太烂了,那已经看不到字样的封面,烂的都往下面掉碎渣了,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个年头,书页的颜色都变了,看上去,就像是那被压在箱子下面,被老鼠啃过的破书。

  虽然书破了点,但既然是月拿出来的,那定然不简单,而且直觉告诉他,这本书里面,有可能,有着与战技有关的东西。

  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情去猜测,月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拿出这本书的,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里书上,小心翼翼的翻开封面,翻开起书的内容来。

  只可惜,这本书从第一页开始,通篇都是用古楼兰文字书写的,除了个别的几个字以外,其它的他是一概看不懂,心有不甘的翻看了两遍后,他只能合上书页,将目光收回来。

  虽然看不懂书里面到底记载了什么,但看到那通篇的古楼兰文字后,他心里的那点小火苗,熊熊燃烧了起来,这本被月收藏的古楼兰书籍,只怕真的是古楼兰的武修留下来的。

  在这里面,九成九的可能,记载了某种,或者是某几种古楼兰武者的战技。

  手捧着这本对于他来说,异常珍重的古书,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要立刻跑到孔庆华住处,让她帮助自己将书的内容翻译过来。

  因为书实在太烂了,他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弄破某个地方,丢掉上面记载的文字,保险起见,他从旁边取来一个枕巾,小心的将书包了起来,之后才放松下来。

  “你能看懂上面的文字?真的不需要我给你翻译?”看着庄林在翻看完小心的包了起来,月略感诧异,开口问道。

  “你帮了我那么一个大忙,又送了我这么一份大礼,再让你给我当翻译,多少有些说不过去了,正巧,庆华精通楼兰文字,这翻译的事情,就交给她吧。”庄林笑了笑,摇着头说道。

  听到他的话时,月脸上可见的闪过惊异之色来。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