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着急着答复我,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庄林也看的出来,郑察动心了,他也不过分逼迫郑察,笑着说了一句。

  郑察只是点头,并没有立刻做出答复,这种关系着他未来的事情,终究不是能够草率决定的,需要慎重去考虑。

  “对了,药王阁下,刘长老这个人,你要当心些,这人心胸狭窄,典型一个小人。”庄林临进门的时候,郑察想到了什么,又对庄林小声的嘱咐道。

  听到他善意的提醒,庄林抱以笑容,随后径直走进了酒店,通过电梯,上了楼去。

  自己住的房间,远远的就看到,门口处站着两个人,身着黑袍,低着头,让人看不到他们的相貌。

  只是虽然相隔了数米,他却能够从这两个黑袍人的身上,感觉到那一股冰冷的寒意,而对于这种寒意,他竟然有些熟悉。

  他苦思冥想,也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什么身上,感觉到过这种寒意。

  短暂的思考后,他径直走了上去,他本来是想着跟门口这两个黑袍人打招呼的,可人刚到了门口,房门就自动打开了。

  “既然来了,就进来。”房间内,传出来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虽然是男人的声音,但缺失了男人的刚性,更多的是一种尖锐阴冷。

  如果这是在古代的话,在听到这个声音时,庄林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想到某个很有钱途的职业,太监。

  门口的两个黑袍人,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动弹,仿若两个死人一般。

  庄林缓步从两个人中间走过,身体与两者擦肩而过的瞬间,敏锐的心神,捕捉到了一种诡异的东西。

  死气,没错,在这两个黑袍人的身上,他竟然察觉到了死气的存在。

  不同于那些日薄西山的将死之人身上的那种死气,这两个黑袍人身上死气,似乎在这世间存在了许多跟年头。

  这还不是最让庄林吃惊的,最让他吃惊的是,这死气,与黑袍人身体内的生气纠缠在一起,每一刻里,都在吞噬着生气。

  “这两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古尸,还是活死人呢!”庄林的脑海里,不断地盘旋着两个不同的念头。

  脑海里带着两种猜测,走进房间里去,迎面客厅的奢华沙发上,坐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人,那露在外面的脸,有点长,脸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药王阁下。”站在一旁的王允,看到庄林后,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来,跟他打招呼。

  庄林同样抱以笑容,目光在房间内扫过,在虚掩的卧室房门缝隙里,看到了里面孔庆华的身影。

  确定孔庆华安然无恙后,他的心也算是彻底放了下来,最终,目光回归到坐在沙发上的长袍长脸男身上。

  “你就是那个什么药王庄林?”在庄林打量着长脸男的时候,长脸男也同样在打量着庄林,之后用那尖锐的声音问道。

  声音有点冷,感觉不到任何的感情因素,甚至于,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似乎,在他的眼里,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者,而庄林只是个自己随手可以捏死的蝼蚁。

  这样的表情,语气,庄林不止一次,在很多自命高贵的所谓贵人身上看到过,对此,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因为,所有轻视他,捏是他,把他当做蝼蚁的人,最终,都被他狠狠的踩在了脚下,做了他向上爬的台阶。

  在眼前这个长脸男的身上,他明显的能够感觉到,那股对于他的生命,有着致命威胁的危险,可是这不见得,就真的能够伤害到他。

  或许,单纯靠着个人的能力,在眼前这个长脸男手里,他甚至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可有着武穆尸王和道君鲁暗中保护,他有信心,能够轻松的干掉这个家伙。

  当然了,只要是这家伙,不撕破脸对付他,他也没想过,要他的命,因为那样的话,意味着跟龙门决裂,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最起码现在不是好事。

  “没错,我就是庄林,请问,你怎么称呼?”庄林尽量用一种比较委婉的语气,对长脸男问道。

  长脸男坐在那里,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庄林,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整个屋子里的气氛,格外的沉重。

  “药王阁下,这位是龙门的刘长老。”眼看着陷入了僵局,王允只好站了出来,开口打破了这个僵局。

  看着庄林,王允心里一阵的苦笑,他可以肯定,自家这位年轻的客卿,这绝对是故意的,大有跟刘长老针锋相对的意思。

  他并不知道,庄林到底凭着什么,敢去跟龙门的长老较劲,难道他以为,自己跨入巅峰之境,就能跟龙门的长老对着干了吗!

  虽然,他只是跟庄林有过两面之缘,但庄林给他的感觉,稳重而不骄傲,庄林应该不是那种短视的人。

  不管庄林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但王允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化解这场僵局。

  “哼”一声低沉的冷哼,王允只觉得一股莫大的气场,出现在房间内,随后压迫在他的身上,几乎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强咬着牙,忍受着这可怕的气场,王允心里只能是苦笑了,不用想也知道,这气场是从哪里来的。

  他的目光,朝着对面的庄林望去,此时的庄林,神色如旧,径直走到了沙发旁,在那里坐了下来,看上去,没有受到定点的影响。

  王允并不知道,庄林看似轻松,但实际上,他也受到了刘长老气场的影响,只是因为他的元气修为足够高,肉身又经过了反复的淬炼,极为强悍,所以在刘长老的气场内,他的影响也不是很大,属于能承受范围。

  刘长老坐在沙发上,表情冷淡,只是一双眼睛,却始终留意着庄林,在看到庄林神色从容,甚至可以轻松走动的时候,他那双眸子,渐渐的眯了起来。

  巅峰之境的武者,他见过不少,但是很少会有哪一个,能够像庄林一样,在自己的气场内从容不迫。

  这个年轻人,果然不简单。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