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各个家族的家主来说,这是个无眠之夜,对于返回希尔顿大酒店的庄林来说,这同样是个不眠之夜。

  那间布置别致的套房内,他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双眼睛闭着,整个房间内,一片的死寂。

  卧室的门虚掩着,这个时候,孔庆华已经入睡了。

  心神内敛,周身的元气在不断地运转流动着,而在他的周身经脉之中,那株三百年年份灵药的灵气,依旧存在着。

  三百年年份的灵药,其中蕴含的灵气,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实在太过于庞大,就算是在之前的时候,被他消耗了一部分,但是对于那恐怖的总量来说,却又是少的很。

  如今,没有了消耗的地方,这些灵气,囤积在了周身经脉之中,不安的躁动着,折磨的他欲生欲死。

  贪心不足蛇吞象,现在的他,就像是吞了一头大象的蟒蛇,整个人被胀的连动弹的能力都快没有了。

  元气修行的功法,还在不断地炼化着灵气,伴随着一小撮灵气被炼化,体积相对小些的元气出现。

  这种元气的增长速度,虽然相对于整体的元气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架不住时间久,这一点一滴的积累下来,时间久了,也就相当的客观了。

  如果是在以往的时候,体内元气这般快速的增长,他是很乐意看到的,可是现在,对于他来说,就不是件好事了。

  现在的他,周身的十二条经脉,已经几乎打通,他的修为,也已经到了一个瓶颈阶段。

  这十二条经脉,可以储存的元气,虽然不少,但毕竟还是有个度的,当到了这个度后,就再也装不下了。

  而那多出来的元气,就散落在了经脉之外的地方,随着数量越来越多,他的身体也渐渐的有了负担。

  庄林现在,很想出去发泄发泄,消耗xiati内的元气,可是那股囤积在体内的元气,不断地作祟,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没有办法动弹,也就意味着,无法通过运动来消耗元气,如此一来,麻烦就来了。

  现在,留给他的难题就是,如果不让灵气胀破身体,那么只能运转元气修行功法来炼化这些灵气。

  可是用元气修行功法炼化灵气的话,他体内的元气就会增加,而他身体内的十二条经脉已经塞满了元气,再也装不下了。

  如果元气再这么快速的增长下去,或许身体还没有被灵气胀爆了,就先被元气给撑爆了。

  想要度过这个危机的话,他必须寻找到一个宣泄元气的途径。

  “药园,药池,将多出来的元气,注入药池内,转化药灵。”苦苦思索之中,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那一方药池。

  那一方药池,可是什么能量都能够吞噬的,不要说是体内的这些元气了,就算是再多的元气,药池也吃的下。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来了精神,将元气注入药池,不仅解决了自己的麻烦,而且经过药池的转化,还能够得到数量可观的药灵来。

  有了解决的办法,他也不再浪费时间,迅速的调动体内的元气,通过拇指上的扳指,注入到药池之中去。

  源源不断的元气,透过了扳指,流入到药园内部,再然后,被那一方药池给吞噬掉。

  此消彼长,随着越来越多的元气流出庄林的身体,那原本拥挤的经脉,也渐渐的空荡了下来,同时,药池中,新的药灵,增加着。

  而这空了的地方,又很快被新生的元气所填补,最终减少的,就是那磅礴的灵气。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沉醉在药灵增长中的庄林,早已经忘了时间,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不知道是两个小时,还是三个小时,而或者是四五个小时,当他的心神感觉浓浓的困乏之意的时候,体内的灵气,也只是减少了一小半。

  元气还是那么多,可是,在药池内,药灵却已经足足增加了三四十个。

  “呼”灵气减少小半,身体内的那种胀裂般的感觉,总算是没有了,到这个时候,他方才睁开了眼睛来,长嘘了一口气。

  在他睁开眼睛后,目光朝着墙壁上望去,挂在那里的总表,时针已经指向了五点,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

  七个小时,药池内增加了三四十个药灵,这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了。

  解决了身体内的麻烦后,庄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径直走到了卧室前,推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内,壁灯开着,微弱的灯光,洒落在房间的角落,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孔庆华蜷缩着身子,睡的很香。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孔庆华睁开了眼睛来,睡眼婆娑,那一头的长发散落,看上去,更是一种别样的美。

  “一夜没睡吗?”孔庆华坐起身子来,趴在了庄林的腿上,那双婆娑的美目,看着庄林,小声的问道。

  庄林笑了笑,伸出手来,在那秀美的面庞上轻轻的抚摸,低下头去,轻轻的在那柔软的红唇上吻过。

  “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再陪我睡一会吧。”

  “嗯”看着庄林,孔庆华甜甜一笑,温柔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冬天的夜晚,格外的漫长,五点钟的时候,外面的天还黑漆漆的,除了偶尔间的鸣笛声外,再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庄林脱了衣服,拥着孔庆华躺在床上,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就这么聊着,不知不觉,便睡了。

  早晨八点多钟的时候,庄林和孔庆华还懒在床上,房门被敲响了。

  “谁啊?”庄林起身来,从旁边取过来睡衣穿上,离开了卧室,走到房门前的时候,朝着外面问道。

  “大少,是我,”房门外,传来庄园那熟悉的声音。

  庄林随手打开房门,门口处,庄园站着,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除了庄园,还有另外的一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他的爷爷。

  “爷爷,你怎么来了?”对于爷爷突然来酒店,庄林是非常的意外的,他赶忙让开,将爷爷请进房间里来。

  直觉告诉他,爷爷在这个时候,悄悄来到酒店,只怕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庄老爷子进了房间,而跟在后面的庄园,并没有跟着进来,而是转身过去,沿着走廊,离开了。

  “爷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庄林麻溜的将房门关上,望着爷爷,开口问道。

  “庆华还没有起床?”庄老爷子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反而是望向那虚掩的卧室门,开口对他问道。

  听到爷爷的问话,庄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心里苦笑出生来,爷爷这突然一问的意思,他要是还不懂的话,那这么些年就真的白活了。

  “爷爷,不碍事的。”他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小声的对爷爷说道。

  他的话虽然很简单,但是意思也表达的很清楚,那就是,孔庆华是自家人,是可以完全信任的,不用避嫌。

  听到庄林的回答,老爷子想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没有再在这件事情上多费口水。

  自己这个孙子,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了,如今的他,行为做事上,甚至要比很多老一辈的人老辣,他看准的人,肯定不会有问题。

  “昨晚德阳街上的发生枪战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在那里?”老爷子表情郑重了起来,看着庄林,开口问道。

  听到老爷子的问话,庄林总算是搞清楚,老爷子这么早悄悄的跑过来找自己,是为什么了,感情,是为了昨晚上的事情。

  身为当事人,他自然知道,昨晚上德阳街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其他的人,却不知道,在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德阳街紧挨着十里长街,那边发生枪战,只怕啊,这燕京城里,那些大家大户的人,提心吊胆,这一宿都没能合眼,心里还不断地猜测着,所有的可能。

  “嗯,昨晚上,我的确就在德阳街。”庄林也不隐瞒,点了点头,应道。

  对于德阳街上发生的事情,他也没有想着瞒自己爷爷,就算是自己不说,只怕用不了多久,爷爷也能通过别的渠道得知。

  他也知道,爷爷之所以悄悄过来,其实,是害怕,这件事情,牵扯到自己,毕竟,德阳街上发生枪战,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在听到庄林的回答时,老爷子的脸色彻底的垮了下来,这一晚上,他就是提心吊胆的,几次想要给庄林打电话,最后都忍住了。

  他最担忧的,就是德阳街上的枪战,是因庄林而起,就算是有人伏击庄林,但这件事情,终归跟他有关系。

  燕京可不同于别的地方,德阳街那个地方,更是敏感,那里发生枪战,牵扯进来的人,没有一个能脱得了干系。

  这种几乎捅破了天的事情,牵扯进来,就算是庄林有能力,就算是他们庄家想要保他,也是困难重重。

  毕竟,如今的庄家,已经不是过去的庄家了,而且,江家周家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收拾庄林的机会,这两家肯定会落井下石,往死里整庄林。

  如今自己的担忧,成了真,老爷子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站在那里,许久的时间,都没有说任何的话。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