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沙发上,仰着头望着天花板,许久时间后,庄林才再次低下了头去,拿起了手机,打开电话簿,从里面翻找到了郑中铭的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当接通庄林的电话后,郑中铭显然有些意外,言语之中,带着一抹的惊奇,显然是没有想到,庄林会主动打电话给他。

  “郑家主似乎有些意外。”庄林主动开口问道。

  “呵呵,是有些意外,没有想到,庄医生会主动打电话联系我。”电话那头的郑中铭呵呵一笑,之后笑着朗声应道。

  “郑家主现在在家吗?”庄林随口问了一句。

  “……”听到庄林突然这一问,郑中铭稍稍愣了一下,第一时间里,都没有理解庄林这话的意思,但他为人精明,很快便理会了庄林的意思。

  “庄医生现在在酒店,还是在别的地方?”郑中铭没有回答,反而是问了庄林一句。

  “恩,我在酒店。”大家都是聪明人,彼此话里的意思,自然听得清楚,庄林点了点头,应道。

  “那好,我这就让人过去接你,对了,庄医生,孔小姐也在吧。”郑中铭很客气的说道,临了了,还问到了孔庆华。

  “那今晚上,要麻烦郑家主了。”庄林简单的说了一句。

  等挂了电话后,庄林走到了窗户前面去,透过窗户,眺望城市的远处,高楼林立之中,尽显城市的繁华,目光远去,他的思绪也飘飞了。

  他给孔庆华去了一个电话,这小女人,已经跟杨澜挑了地,去吃完饭了,庄林也就嘱咐了她两句,告诉她,自己晚上可能要回来的稍稍晚一点,让她早点休息。

  约莫着过了半个小时,房门的铃声响了。

  应该是郑中铭派来接自己的人到了。

  庄林起身,穿上了外套,走到了房门前,打开了房门。

  “庄医生,家主让我来接先生。”门口站着两个中年男子,一身的西装革履,气息内敛,看到庄林从房间里出来,左边的男子,恭敬的对庄林说道。

  “走吧。”庄林的目光在这两个中年男子身上扫过,从这两个人身上的气息判断,是两个顶尖强者,看来,这应该是郑中铭的心腹。

  郑家府邸,也位于燕京城的中心区域内,与希尔顿大酒店,只隔了几条街,虽然到了下班的高峰期,因为司机抄近路,也没有浪费多少时间。

  当汽车驶入胡同,远远的就看到,一座府邸门前,郑中铭伫立,身后跟着几个老少爷们。

  “庄医生,欢迎欢迎啊。”等到庄林下车后,郑中铭先一步迎上前去,握着庄林的手,很是热情的表达着对庄林的热烈欢迎。

  上层社会,永远都是这样,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在这个圈子里面,如果你不会做戏,那么你只有被排斥,被淘汰的命运。

  不管郑中铭这到底是真心的欢迎,还是逢场作戏,但起码,诚意已经足够了。

  “郑家主,实在客气了。”庄林也带着灿烂的笑容,与郑中铭握着手,笑着应道。

  “孔小姐没有来?”郑中铭朝着后面望了一眼,略有些失望的问道。

  “不赶巧,下午的时候,她与杨家大小姐便一道出去玩了,刚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们两个,已经吃上了,所及也就没有来。”庄林还是简单的做了解释。

  “杨家,是南方杨家吧,想不到,庄医生竟然也跟杨家也有往来。”听到庄林提到的杨家,郑中铭略微感到一丝的意外,颇为感慨的说道。

  “郑家主误会了,我也只是与杨澜相识,至于杨家的其他人,是一个都不认识。”庄林摇着头,说道。

  当听到庄林的话后,郑中铭的嘴角肌肉,不自主的抽搐了两下,看着庄林的眼神,也又有了些变化,随后,心里头苦笑一声。

  郑中铭的身后的几人,郑奎便在其中,看着与父亲相谈甚欢的庄林,他这心里头,那是百般的滋味,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不愿意在这里多呆一秒钟。

  曾几何时,不管是自己,还是周兴旺,江云岩,还跟眼前这个年轻人明争暗斗的,可是六年过去后,再相见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当这个年轻人踏上他们郑家大门的时候,自己的父亲都要亲自出来相应,而自己,只能乖乖的站在后面,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人生果然就是一场戏,只是这场戏,有点神转折了,昔日那个执拗的少年,愤然离去,再回来时,已经将同辈人甩在了身后,开始与他们父辈这一代人同台较量了。

  “庄……庄林。”当庄林的目光,错过父亲,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他只能硬着头皮,强挤出一抹笑容来,本想着,跟父亲一样,称呼庄林,可到头来却发现,怎么也喊不出来。

  不管是庄林,还是郑中铭,都没有因为他直接喊庄林的名字而面露异色,庄林有庄林的资本能力,而他郑奎有郑奎的骄傲和坚持。

  “怎么,不欢饮我来?”庄林走上前去,在郑奎面前站定,面带着笑容望着郑奎,举起了右手,在那右手上,食指和中指并拢着竖起来。

  看着庄林那竖起来的食指和中指,郑奎先是一愣,随后想起了很多年前的往事,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同样竖起食指和中指。

  两人的手指在空中碰了三碰,继而发出连贯的笑声来,彼此来个一个很热情的拥抱。

  郑中铭站在那里,望着两个热情拥抱的年轻人,悄悄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声,自己的儿子,终究与眼前这个妖孽般的年轻人有了差距。

  这个年轻人,可以做到一笑泯恩仇,可自己儿子,却做不到,或许,这就是两个人的心境差距吧。

  他也知道,这不能怪自己儿子,一个人的心境,不是猫在家里,或者跟一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就可以养成的,那是需要社会这个大熔炉的熔炼,无数次的跌打,才能够养成的。

  庄林这些年的人生历练,那根本不是郑奎这些生活在安乐乡里的大少能够比的,有这样的心境差距,也很正常。

  他现在,也不指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赶超庄林,只盼着,不会被庄林拉的太远了,同时也指望着,儿子通过郑家这一次与庄林的合作,搞好关系。

  既然没有能力成为这个年轻人的对手,那么就索性成为他的朋友。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