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佛悄然介入这件事情,逼迫得那些蠢蠢欲动的政客们和大佬们安分旁观,从而,间接的帮助了他,让他成功bi退江周两家,让秦家妥协,割地赔款。

  而活佛能够帮助自己,庄林一点都不感觉意外,但凡是对这个男人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是个肯为朋友两肋cha刀的真汉子。

  虽然说,活佛的脾气不太好,而且眼高于顶,但是只要是他认可的朋友,那么当朋友遇到了麻烦的时候,他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他虽然跟活佛只有一面之缘,可是因为教官的原因,对于彼此,都存在着认同,正如活佛的那句话,兄弟的兄弟,便是我的兄弟,今日,他庄林有难,活佛绝不会袖手旁观,同样,如果活佛有难,他庄林也不会站在旁边看热闹。

  此时此刻,整个锦鱼山庄的小楼内,变得格外的安静了起来,那些原本准备看热闹的人,都张大了嘴,瞪大了眼睛,满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庄林。

  本来,他们还等着,锦鱼山庄的二爷现身后,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嚣张的陌生年轻人,可是谁曾想到,张二爷来了,可竟然跟这个年轻人相识。

  不对,确切的来说,不是张二爷与这个年轻人相识,而是这锦鱼山庄的那位跟这个年轻人相识,而且看样子,交情还很不一般。

  试想看,在这华夏,能够让活另眼相看的年轻人,只怕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而能够让活佛以兄弟共处的年轻人,在这过去的很多年里,是闻所未闻的。

  这一时之间,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所有的人都好奇了起来。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跟活佛称兄道弟呢!

  而还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等着看庄林出丑的李云霄,此时的脸色也变了,原本脸上的冷嘲热讽,早已经消失的没有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震撼。

  他之所以站出来,一方面是他跟刘明明的父亲有些交情,另一方面,未尝不是看庄林面生,不是燕京圈子里的人,他想要势压人。

  可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在他眼里,有些嚣张跋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竟然跟活佛认识,而且交情还不浅。

  能够与活佛认识的人,那身份绝对不会简单了,而能够得到活佛认可,与活佛称兄道弟的人,那来头,就大的吓人了,在这种人手里,即便是他也讨不到任何的便宜。

  虽说以他李家二爷和中央干部的身份,对方绝对不会对他怎么着,可问题是,招惹了这么一个重量级人物,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草,吃了猫尿,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真以为自己是刘家的少爷,就没人管的了你了,是吧。”张永康冷目望向被打肿了脸的刘明明,愤愤的骂道。

  “学什么不好,学那些混蛋耍流氓,好啊,今天,我就替你老子,教育教育你。”话音都还没有落,就听到一连串清脆的耳挂声响起。

  那一声声清脆而响亮的耳刮子声,在这小楼内回荡着,诺大的楼内,异常的死寂,所有的人,都老老实实的站在远处,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劝阻。

  富家公子哥耍流氓,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特别是喝酒后给那些美女耍流氓,在这些圈子里长大的男人眼里,其实,也是件风趣的事情。

  当然了,身在上层圈子里面,你可以嚣张跋扈,可以为所欲为,也可以对那些美女耍流氓,可前提是,你必须有极好的眼力界,如果你调戏的女人,身后的男人有着远超越你的地位和实力,那么这事情就大发了。

  这个世界上,男人可以忍受被别人骂,被别人踩,但是唯独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调戏,而且还是当众很多人的面,公然调戏。

  天下两大仇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调戏别人的女人,这几乎就是无法化解的深仇大恨,当报复来的时候,针对的不仅仅是你个人,甚至包括你的家人。

  在场的这些人,那一个个可都是人精,如果是在之前的时候,看到刘明明挨揍,他们心里还会有些气愤庄林的嚣张,会站出来为刘明明说话。

  可是现在,锦鱼山庄的二爷竟然跟这个年轻人称兄道弟,而这年轻人与活佛的关系还很是不一般,只怕,这个年轻人的来头,大的怕人。

  刘明明不知死活,竟然当众调戏这个年轻人的女人,这梁子算是结大发了,只怕就算是刘家,也担待不起,这要是再跳出来说话,铁定了要被这个年轻人恨上,甚至可能,会被张家二爷给记挂上。

  大家都是精明人,明白这个道理,自然就不会出来充当大尾巴狼,免得得不偿失,还平白得罪了人。

  而跟着刘明明一起的那几个公子哥,此时站在那里,看着已经没了人样的刘明明,一个个的都不停的哆嗦,那一张张的脸,都是一片的惨白。

  他们虽然也是圈子里的大少,家世也是不凡,可那也要看跟谁比,最起码,跟刘明明这位刘家大少比起来的话,就差了不少。

  这些年来,他们跟着刘明明在这燕京里,飞扬跋扈,少有人敢跟他们对着干,可是如今,看看刘明明那样子,趴在那里,像是条死狗,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而这一切,就是因为,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燕京这个地方,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权贵,正是所谓的权贵多如狗,不管你多么有钱,有权势,但是在这里,你想要生存下去,那么就必须谨慎再谨慎。

  或许你一次的肆意妄为,得罪的就可能是主政一方的大员,或者是某个庞大商业巨舰的大财阀,到最后,你甚至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正所谓,夜路走的多了,总会撞见鬼,刘明明他们在燕京飞扬跋扈这些年,因为刘家的背景,即便是得罪了某些权贵,最后也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这一次,调戏了眼前这个与活佛称兄道弟的人的女人,这事情就闹大了,就算是刘家再有背景,怕也再难护住刘明明了。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