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对面坐着的,是另外一个人,那么江云岩不介意,杀人灭口,可是对面坐着的,却是庄林,就算是他想要杀人灭口,也没有那个本事。

  巅峰之境的超然存在,就算是家族内最强的大长老,在眼前这个家伙年轻,怕是也只有逃命的份,只怕就算是战神骨龙,也不敢保证,能够杀了他。

  用强,杀人灭口这条路,显然行不通了。

  花钱封口?

  似乎这个家伙,在压倒了秦家后,便占据了秦家在鲁省的所有产业,就他们江家的商业团队估算,这部分产业的价值,保守估计,不会低于一百三十亿。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现在已经成为了国内最年轻的百亿富翁,想要花钱封住他的嘴,显然也不现实。

  最后,他是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任何的好主意。

  原本,他今天约庄林出来,目的是为了就泉城制药,跟庄林做一次交易,通过庄林的手,为北药获取泉城制药那两种新品药物的生产权。

  这两款由泉城制药推出来的特效药,在治疗肝病和皮肤病上的显著效果,已经得到了广大患者的认可,因为泉城制药作为一个新兴的制药企业,本身的生产能力和销售渠道有效,所以到现在为止,这两款药品,也只有在鲁省周边地区才能够买到。

  如果,北药能够从泉城制药那边得到这两款药品的代理生产权,以及销售代理权的话,这对于已经进入了发展瓶颈的北药来说,无异于一场及时雨。

  借助着这两款药品,北药不仅能够打破瓶颈,迈入一个新的台阶,甚至有可能,打破西方世界的贸易壁垒,走进西方世界去。

  可是到头来,事情没有谈成,反倒被庄林将了一军,不仅暴露了家族的核心秘密,而且还让他自己也陷入了两难之中。

  此时的他,甚至都有些后悔,不该来找庄林,弄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找我,应该不只是想要知道,我是不是泉城制药的幕后老板这么简单吧,如果我猜的没有错,你是想要从我这里,为北药谋利吧。”着神色变幻不定的江云岩,庄林笑着说道。

  被庄林再次穿了心思,江云岩的心里,感觉到了浓浓的挫败感,从跟眼前这个家伙见面以来,他就一直处于下风,一直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这么些年以来,年轻一代里,他从来没有把谁在过眼里,跟各大家族的年轻代往来,永远都是他江云岩牵着别人的鼻子走,从来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处处被动,在眼前这个家伙面前,他仿佛就是一个透明人,什么都瞒不过对方的眼睛。

  着坐在对面,脸上带着笑容的庄林,江云岩的心里,一片的复杂。

  曾几何时,他们还是少年的时候,在这燕京圈子里面,他们就是对手,家族的矛盾,个人的冲突,让他们勾心斗角,用各种小手段,戏耍打击对方。

  六年前,当庄林愤然离开庄林,从此再没有消息后,他也曾唏嘘感慨过,只是从那以后,他也就再也没有记起过这个叫做庄林的家伙。

  可是当六年后,这个已经淡出了所有人视线的家伙,竟然再次出现了,而且还是那般的华丽现身,挥手之间,便搅动了整个华夏的风雨。

  以一己之力,挑战华夏商业大家族秦家,甚至在江家和周家介入的情况下,还是成功的让秦家割地赔款,到最后,如果不是北地帝君亲自出面讲和,怕是秦家从此都要被彻底抹去了。

  他江云岩虽然自傲,但是他还没有自以为是到,仅凭着自己的力量,可以去挑战像秦家那样的商业大家族,离开了江家的力量,其实上,他什么也不是。

  短短的六年的时间,就让两个年龄相仿的人,有了如此大的差距,而这种差距,已经大到了,无法追赶的地步。

  “没错,我找你,就是想要为北药得到泉城制药的两款药品的代理生产权和地区代理销售权。”既然被对方破了心思,江云岩也不再隐瞒,开口说道。

  听到他的回答后,庄林的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来。

  伴随着泉城制药的两款特效药的大卖,其显著的药效,已经得到了国内广大患者的认可,这个时候,谁都的出来,这两款药品所蕴含的价值。

  也就是自从这两款特效药上架后,吸引了国内外的各大制药企业的眼球,其中不乏有些制药集团,往泉城派去了人手,或明或暗的跟孟振阳接触,想要入股泉城制药。

  有的就更加直接了,到泉城制药背后没什么大背景,将使用拙劣的手段,威逼利诱,甚至派人进入泉城制药的工厂和实验室内,试图偷取这两款药品的药方。

  而在这其中,恰恰就包括北药。

  现在,因为泉城制药本身的实力问题,生产内力有限,在新的药厂没有建成之前,仅靠着原先的药厂,能够产出的药品是很有限的,而这些药品,也就勉强够鲁省以及周边地区的需求。

  想来,江家和北药也是中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让江云岩来游说他,从而通过代理生产销售两种特效药,加大市场的占有率,获取更加庞大的利润,甚至不排除用这两种特效药去敲开西方贸易壁垒。

  现在泉城制药本身的实力有限,短时间内,很难占据国内所有的市场,也就是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将会有很大一片区域的市场,将会被荒废掉。

  如果将这些区域的生产权和销售权,交给实力雄厚的北药集团,无疑来说,会给泉城制药带来更多的利润,表面上来,是一个双赢的节奏,可细细想来,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江家和北药之所以走这一步棋,他们的目的,并不是简单的谋财,而是想要得到这两款特效药的药方。

  国内外许多大型制药集团惯用的伎俩,当某个小企业搞到一张好的药方,生产出好的特效药后,他们往往会以各种手段得到这张药方,然后由中医团队略作修改,便开始用所谓新的药方生产特效药了,而这生产出来的特效药,除了名字和包装外,药效药理,完全不变。

  只要是北药得到了两款特效药的药方,他们就可以通过自己的中医团队来对药方本身进行修改,在不改变药理的前提下,加入某些药材,删减某些药材,从而将其纳为己有。

  等到一切都准备妥当后,他们就会向外界公布,自己研发出了一种全新的药物,其实上,就是原先的那两种特效药,只不过是换了包装和名字。

  就算是到时候,泉城制药起诉北药,因为药方的不同,最终也会败诉。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