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转身过来,露出那张布满了皱纹的脸来,强如帝君,也终究熬不住岁月的煎熬,在岁月的侵蚀下,渐渐老去,英雄迟暮。

  年过百岁的帝君,已经过了他生命最辉煌的时期,到了生命的归途,即便是已经老迈了,但猛虎依旧是猛虎,不是任何人可以轻视的。

  安静的院子里面,只能听到那脚步踩在雪地里的轻微声音,略有些佝偻的身子,蹒跚而来,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只怕所有人都会认定了这只是个普通老人。

  “此次,秦家的却是过了,但秦家终究是华夏商业大家族,这些年来,对于华夏的经济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当不该这样破亡。”帝君缓步而来,用那沙哑的声音,再次说道。

  沙哑而缓慢的声音,听在耳朵里,给人种错觉,眼前的这位,已经是阳气不足,时日无多了。

  庄林依旧站在那里,低着头,目光看着自己的拳头,丝毫没有开口接话的意思。

  同为巅峰之境的超然存在,虽然帝君成名要比他早的多,但是他也没有向帝君妥协的必要,以他现在在元气上的成就,即便是战上一场,他也有九成以上的胜算。

  巅峰强者作为俗世之间的王者,每一位都有着自己的威严,他们的决断,不会轻易受到旁人的影响,即便对方也是巅峰之境的强者也行。

  看到庄林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话,帝君并没有丝毫的生气,设身处地来说,如果他跟庄林换下位子,秦家伏击的人是他,只怕秦家早已经血流成河了。

  如果不是他欠远东的那位的人情,那位又相求于他,他也真心不愿意趟这潭浑水,因为他知道这事完结之后,免不得会被那几位诟病,更重要的是,有可能把药王这个新生代的巅峰强者给得罪了。

  被那几位诟病是小,被药王给惦记上就有些头疼了,一个年龄不过二十岁出头便跨入巅峰之境的怪物,一身医术更是超凡脱俗,还有着可怕的人脉关系网,被这样的人给惦记上,着实够头疼的,他倒不为自己这个快入土的老东西担忧,而是担忧自己那些晚辈后生。

  “药王,你说个条件吧,如何才揭过这件事?”

  话说到这里,庄林终于抬起了头来,这一次对秦家出手,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真的要把秦家给彻底灭了,能够兵不血刃的解决问题,还能得到好处,他自然乐意看到。

  他的目光在帝君的身上停留片刻,之后穿过人群,望向对面的秦洪源。

  感觉到庄林投过来的目光,秦洪源只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一头凶兽给盯上了,整个身体,从脚底板到头顶,一阵的寒流涌动,全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

  “当初,附属医院的那件事情,是秦白宇一手操作的吧。”看着秦洪源,庄林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不是在询问秦洪源,要他回答,而只是在告诉秦洪源,当初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只是当时忍了下来,没有跟秦白宇和秦家一般见识,这是第一次。

  听到庄林提起附属医院的事情时,秦洪源的脸色骤变,他本想着保住秦白宇的,可是现在庄林提起这件事情,那么意思就很明显了。

  站在对面的帝君,冷眼旁观,听到庄林的话,再看到秦洪源的脸色,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面露愠色。

  远东那位请他出山,来泉城保秦家,只说了昨晚的事情,却压根没有提起过,秦白宇以前还设计陷害过庄林。

  连番遭人两次算计,就算是泥人,也要动怒,更何况,庄林本身还是巅峰之境的超级强者,这要是再不对秦家出手,还以颜色,那真心的就不用在道上混了。

  “中医盛会,在西南市的酒店里面,偷袭我的那个绝顶强者,应该也是你们秦家的人吧,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秦白峰派去杀我的吧。”庄林接着说道。

  说到这里的话,他的目光错开人群,飘向了人群后方的秦白峰。

  而此时的秦白峰,虽然神色如旧,但是心里头,却已经是惊涛骇浪了,他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来,当初自己做的那么隐秘,庄林怎么会知道,那人是自己派去的呢。

  秦洪源想要开口否决这件事情,但是目光与庄林对视的时候,生生把话给咽了回去,这件事情,虽然做的隐秘,但终究是纸包不住火,既然庄林说出来,怕是已经查到了蛛丝马迹,自己再去隐瞒,只会让庄林更加的愤怒。

  看到秦洪源选择了沉默,庄林冷冷的一笑,其实,他自己也只是猜测,那个被他斩掉了脑袋的高手,是秦白峰派出去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猜对了。

  这个时候,旁边的帝君,算是彻底呆不下去了,他狠狠的瞪了秦洪源一声,心里一通的大骂,这么扯淡的事情,竟然被自己给撞上了。

  秦家对庄林动一次手,这事情,也就只当是个误会,还可以理解,但问题是,秦家竟然三次对庄林动手,而且是一次比一次过分,这简直就是老太君吃砒霜,纯粹找死。

  不说庄林,只说他自己,如果他被人连番的算计,别说三次,只怕两次,他铁定了是要灭了那找死的家伙的,就算是有其他的巅峰强者劝阻,也是绝不会罢休的。

  所以现在,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保全秦家,很有可能会将庄林彻底得罪,而转身离开的话,又不好跟远东那位交差。

  心里头,挣扎了许久后,他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目光望向了庄林。

  “药王,今天的事情,也是因为秦家的晚辈后生不懂事造成的,你就看在小老头的面子上,再放秦家一马,当然了,有错当罚,你说个要求出来,我相信,秦家会答应的。”

  现在,他也只好尽可能在不得罪庄林的前提下,尝试着保全秦家。

  庄林的目光与帝君对视,他左手拍打着右拳,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许久之后,脸上突然浮出笑容来,面带着灿烂笑容,朝着帝君点了点头。

  “我也不想对秦家赶尽杀绝,想要我放过秦家一马也可以,但是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第一,秦白宇必须死;第二,我要秦家在鲁省的所有产业;第三,我以后不想再看到秦白峰这个人。”

  当听完庄林提出的要求后,帝君总算是长吁了一口气,在他看来,庄林提出的这三个条件,不但一点都不过分,反而是非常的仁慈。

  如果要是他的话,不仅会要秦白宇的命,还会吸干净秦家的血,让秦家从此一蹶不振。

  “如果你现在答应这三个条件,我可以保证你们秦家的安全,如果你反对的话,那么我再不会多说什么,你们便生死有命吧,现在给你十秒钟的考虑时间。”帝君将目光望向秦洪源,直截了当的说道,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

  这一刻里,在场的秦家人,脸色都变了,特别是秦洪源,脸色苍白,那一双拳头,死死的攥着,心中充满了痛苦和不甘。

  “帝君,我们答应了。”就在秦洪源苦苦挣扎的时候,在那房屋之内,传出来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