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钟的秦家,奢华的别墅区内,愁云惨淡,这里每一个人的神色,都是一片的凝重。

  门口处,秦白峰疾步走进来,脸上冰冷一片,在他走进大厅里面后,第一眼扫向大厅中间,在那里,秦白宇低着头跪着。

  “爷爷,父亲,刚刚从远东发回来的消息,已经确定,我们在远东四大市的所有地下产业,都遭到了毒娘子的毁灭xing打击,所有人员,无一例外,全部阵亡。”将目光从秦白宇的身上收回来后,他转而望向坐在上方的老人,沉声说道。

  “一个小时之前,远东分公司的副经理赵振远向远东警方投案,举报远东公司偷税漏税,现在,警方已经介入,公司账目上的所有资产,都被冻结。”

  “在赵振远投案自首的同时,远东省台报道了整件案情,现在,股市上,数十万股的远东分公司的股票被低价抛售,远东公司的股价,跌破了冰点。”

  说到这里后,秦白峰停顿了下来,那满是担忧的目光,望向自己的爷爷和父亲。

  如果说,远东分公司和远东产业,只是个例外,是有人想要浑水摸鱼,吃下秦家在远东的素有产业,可南边几个省传回来的消息,让他的心沉到了底。

  这绝对不是意外,而是有组织有预谋,专门针对他们秦家的阴谋。

  可是,什么人,竟然能够调动数个省份内的力量,围攻他们秦家的外围势力呢?

  他们秦家虽然起家较晚,底蕴上不如三大家,但身为华夏的商业大家族,这么多年的经营,在商界中,合纵连横,与多个商业家族,成为了潜在的商业盟友。

  华夏三大家的底蕴虽强,但是想要调动数个省份的力量来围攻秦家,而且还让秦家连番的丧失土地,没有数个月的谋划,也休做到。

  数个月的谋划,联合数个省份的家族势力,这样的大动作,根本隐瞒不住,可是到现在为止,秦家的情报部门,都没有探听到任何的风声。

  也就是说,这一次的行动,并不是提前预谋好的,而是临时决定的。

  想到这里,秦白峰的心里就一阵的发寒,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调动数个省份的家族势力,联合围攻秦产业呢?

  首先他想到的就是庄家,可是很快,他就将庄家排除掉了。

  庄家虽然是华夏三大家之一,但是这些年来,庄家内部矛盾不断,家族实力逐年消弱,如今更是被其他两家联合打压,自保都难,根本没有能力,在商业贸易上,对秦家展开决战。

  “这是第几个省份了?”坐在上首的秦老爷子目光望过来,目光明暗不定,沉声问道。

  “爷爷,这已经是第四个省份了。”

  四个省份,连续出现针对秦家产业的情况,在场的秦家人,心都沉了下来,在愤怒的同时,也不由的担忧起来。

  “消息部那边,有什么消息吗?”秦老爷子沉默了片刻,将目光望向秦白峰的二叔,秦家中生代的二号人物,秦洪云。

  “前后对我们秦家出手的这四家,都没有任何的联系,甚至于,四家的家主,在这之前,彼此都不认识,而且,他们与庄家之间,也没有任何的联系,完全没有为庄家出面的可能。”秦洪云眉头紧皱,如实的说道。

  率先对秦家出手的这四家,要么是一方地下世界的大佬,要么是纵横一方的商界财阀,彼此的地盘,都相隔的很远,几乎没有任何的往来。

  最为重要的是,这四家,不管是西南的郑龙,还是远东的毒娘子,而或者渝省的张家,海市的刘百万,都跟庄家没有任何的交情。

  可是现在,这四家本来没有任何交情的势力,几乎是选择了在同一时间里,同时出手,围攻秦家的外围势力,如果说他们事先没有联系,鬼都不相信。

  可到底是什么人,让这四家以前没有往来的势力,联合在了一起对付他们秦家的呢?

  “父亲,我们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只怕我们在外省的所有产业,都要成旁人的口中餐了,我们必须反击。”秦洪云满脸的愤怒之色,愤愤的说道。

  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四个省内的地下产业和公司产业,无一例外的遭到了敌人的全方位的攻击,到现在,已经有价值数十亿的产业,化作了泡沫。

  虽然这只是秦家外围的产业,但是经营多年,其本身的总价值,保守估计,也要达到上百个亿,骤然损失百亿的资产,对于秦家这个商业大家族,虽然还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也是不小的损失了。

  反击,必须反击,他们可以忍受投资失误后造成的资产损失,但是却绝对不能够忍受,别人将他们秦家当做肥羊,肆意的侵吞属于他们的资产。

  “那你告诉我,怎么反击呢?”秦老爷子神色冰冷,在他的胸口内,也是一团烈火熊熊燃烧着,那双满是怒火的眸子,等着秦洪云,冷声问道。

  “向分公司注入资金,将跌落的股价抬起来,我不相信,在国内,有哪一家,能够在金融贸易上,斗得过我们秦家。”秦洪云厉声应道。

  的却,以商业起身的秦家,在金融贸易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放眼国内,单单论到金融操作,也没有几家,能够跟秦家相比的。

  “白峰,你怎么看呢?”秦老爷子没有开口,反而是将目光望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秦白峰,开口询问他的意见。

  秦白峰也没有想到,爷爷会突然开口询问自己,不过,他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

  “爷爷,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对我们动手的这四家,要么是一省的黑道大佬,要么是当地的商界大财阀,这都是一地的土皇帝,现在,远东四省对于我们秦家来说,已经成为了四个泥潭,我们那些产业的流失,已经成为了必然,即便是我们投入再多的资金,也都会被对方吃掉。”秦白峰有条不紊的回答道。

  “当务之急,已经不是保住这四省的产业,而是要重点防范鲁豫冀晋四省,毕竟这四省,才是我们的商业地盘,我怀疑,接下来,对方还会有更大的动作。”

  秦白峰的猜测没有错,在鲁豫冀晋这被秦家视为商业本土的四个省份内,一股暗流,正在那看不到的地方汇聚着,喷薄涌动,即将从那地底深处喷涌出来。

  整个华夏的北方腹地,即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