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夜里,庄林失眠了。

  左右睡不着,他索性就坐了下来,从药园里面取出一株百年份的海王草来,塞进嘴里,嚼碎咽下肚,开始运转功法,炼化这灵力和药力。

  这一方天地,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已经不复王朝时期的那种盛景,天地之的灵气逐年减少,到了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了灵气的存在。

  天地之间没有了灵气,不管是武者还是修士,已经没有了修行的可能,修行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这天地之孕育而出的灵药。

  如果不是庄林得到了这神奇的扳指,有那可以催生灵药的药池,只怕是有了那修行元气的功法,获取不到元气,也根本取得不了任何的成就。

  功法在身体内运转,那由灵药转化而来的灵气和药力,迅的分解,功法的作用下,一点点的化作了最为纯净的元气,最后被纳入到那贯通的经脉之。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到了后半夜的时候,由这一株海王草分解出来的灵力和药力,最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庄林的经脉之,多出了一小撮的纯净元气。

  彻底炼化了一株海王草,庄林取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凌晨两点钟,距离他闭目修行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虽然已经四个小时了,但他还是感觉不到一丁点的困意。

  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干脆就修行到天亮吧,他心里这么想着,随即又从药园里面取出了一株百年份的海王草来,塞进了嘴里去。

  就当他将这第二株海王草的灵力和药力炼化了大半的时候,运转的功法,突然一阵的波动,随后变得紊乱了起来,伴随着功法的紊乱,他周身的元气,也躁动了起来。

  身体之的突发情况,让他整个人惊醒了过来,急忙停止运转功法,猛的睁开眼睛。

  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里,‘看’到,在南方的空,一个淡蓝色的光影升起,这光影,伸出了一只手掌来,缓慢的朝着他挥动,那意思,似乎是招呼着他,让他过去。

  在‘看’到这个光影的时候,原本已经停止运转的功法,竟然不受控制的自主运转起来,而这一次,运转的经脉线路,跟他所熟悉的运转线路完全不同。

  而在功法运转的同时,一副光怪陆离的经脉线路图,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面,仿佛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直接塞进来的一样,进入大脑后,直接印刻在了其。

  时间,在这一刻里,定格住了,在庄林的思维里面,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也许是一秒钟,也许是一个月,一年的时间,很模糊,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

  此时此刻的他,想要让自己站起来,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就像自己无法控制体内功法的运转一样,这让他整个人都惊恐了起来。

  难道我入魔了!

  这是他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同时也是恐惧的源头。

  但是很快,他就否决了这个想法,此时的他,意识非常的清醒,同时经脉线路之,也没有任何暴虐的气息,身体也感觉不到任何的不适。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很想搞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那个自己‘看’到的光影,又是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功法会自主运转,同时在自己大脑里面,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副经脉线路图。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本十万个为什么,有太多的疑问。

  只是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认知,他想搞明白,但是越是想,越是猜,就越是糊涂,到了最后,他只能明智的选择了放弃,让自己安静下来。

  等到他彻底安静了下来后,快的收敛心神,透过这一缕心神之力,去观望身体正在发生的怪异现象。

  经脉之,那部他的自于神秘石柱上的功法,还是自主的运转着,而这功法运转的线路,彻底发生了改变,与之前他所熟知的运转线路图,截然不同。

  他静静的观望,许久的时间后,他惊奇的发现,改变后的功法运转线路图,似乎比过去精妙了许多,单单是运行的度就快了一倍有余。

  运转度加快,这只是一个方面,更让他惊喜的是,炼化灵力的度也快了一两倍,同时,同样数量的灵力转化出来的元气,比之过去,不管是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如果把海王草的灵力和药力比作矿石,过去的功法,经过提炼后,得到的是一个鸡蛋大小的银矿石,而现在的功法,提炼后得到的则是一个鹅蛋大小的金矿石。

  那一株海王草分解出来的灵力和药力,在改变后的功法的炼化下,只是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就彻底的消失殆尽,而在他的经脉之,元气增加了一团。

  当体内所有的海王草的灵力和药力彻底消失后,那改变后的功法终于停止了运转,与此同时,他‘视野’的那个光影也渐渐消失不见。

  身体恢复了正常后,庄林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目光朝着南方望去,此时的他身在帐篷内,帐篷挡着,哪里能够看到什么东西呢。

  想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他心里忍不住的一阵心惊胆战,不管是那神奇的光影,还是脑海突然出现的经脉线路图,都透露着一股子的邪气。

  许久的时间后,庄林才稳定了心神,从床上站了起来,考虑了片刻后,走到了帐篷门口。

  站在帐篷门口,目光朝着南方望去,天空之,一轮残月,漆黑一片,异常的死寂,既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也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眺望南方,伫立许久,他晃了晃脑袋,将目光收了回来,最后转身回到了帐篷里面。

  再次坐回到床上,闭上眼睛去,脑海之的那副经脉线路图再次出现,比起之前来,更加的清晰,似乎这本来就是他记忆的一部分。

  到这个时候,他方才确信,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自己魔怔了。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