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体内的诅咒,虽然被我去除了,但是那诅咒吞噬了你大量的生命气息,你如果只是使用普通的药物,身体根本无法恢复痊愈。”庄林只是看着他递还来的灵药,并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不紧不缓的说道。

  庄林说的这些,在今天早的时候,野狼也曾听医生说过。

  因为那个诡异诅咒的存在,他险些丧命,虽然庄林以那逆天的医术,把他从鬼门关拉了来,但是身体内的生命气息,几乎被那诅咒吞噬殆尽。

  生命气息匮乏,导致他的身体机能严重降,普通的药物,根本无法恢复,只有服用百年份的灵药,才能够恢复如常。

  身为狼牙里面的老人,对于狼牙的情况,他比别人更清楚,狼牙是有灵药,但是每年能够得到的灵药却很有限,其百年份的灵药,更是珍稀。

  如果他生命垂危,百年份的灵药能够救他的性命,在狼王和狼头的坚持,管理灵药等重要物资的领导,或许会拿出株百年份的灵药来。

  可现在,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那些敝帚自珍的领导,绝对不会再在他的身浪费百年份的灵药。

  狼牙从来不缺高手,少了他个,还会有无数个年轻代的高手冒出来。

  “庄林,真的很感谢你,不过,还是不用了,这灵药,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灵药的珍贵程度,他是清楚的,这样的株百年份的灵药,起码能够卖到近亿,他已经欠了庄林条命,不想再更多的去欠庄林的,那样的话,他还不起。

  西伯利亚狼站在旁,语不发,他想要开口劝野狼,但是却又开不了这个口,因为他也清楚,这株灵药的珍贵,近亿的价值,他们这些人,只怕是辈子也还不起。

  这是个两难的抉择,如果野狼放弃了这株灵药,而狼王和狼头那边,又无法从特后勤那边拿不到百年份的灵药,那么野狼就无法彻底痊愈,那样的话,恐怕他将会被迫离开狼牙。

  但是如果野狼留了这株灵药,那么在欠庄林条命的基础,又欠了庄林个天大的恩情,以野狼的性格来说,他肯定要偿还恩情,可是,他又拿什么去还呢?

  条命,再加株价值有可能亿的灵药,就算是野狼用这辈子去偿还,也还不完。

  “野狼,你考虑清楚了,狼牙不是个养闲人的地方,如果你的身体无法痊愈,你的实力将会大打折扣,只怕是你将无法再在狼牙待去。”庄林自然明白野狼所想,他望着野狼,开口说道。

  “呵呵,现在我也已经快三十了,在这里呆了整整十年,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野狼仰着头,望着天花板,声音萧瑟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后,庄林怦然心动,如果野狼真的打算退役的话,或许自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话,能够让他跟着自己泉城。

  野狼在狼牙里面,虽然不能说是最顶尖的,但也能够排进前十里面去,这样的好手,只要六七株灵药砸去,很可能直接冲进绝顶强者行列去。

  瞅着野狼,他都很想给他说,你不是要退役吗,那成,你把这株灵药服去,然后跟着我走,以后替我打工。

  当然了,这个念头,他也只能暂时揣在心里头,这里可是狼牙,自己总不能在人家的地界里,当着人家的面,直接去挖墙脚,这不是找碴吗。

  嘿嘿,野狼,你可欠我条命,如果你离开了狼牙,那么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心里乐呵了阵子,也不再去强迫野狼,直接将那株灵药收了起来。

  看着庄林把那株灵药收起来,旁边的西伯利亚狼叹了声,他明白,野狼放弃了这株灵药,那么就等于选择了离开狼牙,但是,对于野狼来说,或许这并不是个糟糕的选择。

  铁打营盘流水的兵,新人换旧人,他们这些老兵,总是要离开军队的。

  收起了灵药后,庄林走到了另旁的病床前。

  因为治疗比野狼晚了天的时间,灰狼的情况已经变得非常的危险了,那黑色的斑点,已经彻底覆盖了他的身体,整个人的生命气息,非常的微弱了。

  庄林也不敢再浪费时间,快将灰狼的衣服脱去,在他的肚脐眼里面,那些黑线交错在起,看去就像条条蚯蚓,触惊心。

  因为房间内有其他的人,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自己扳指的秘密,他在接来的治疗,所有的动作,都格外的隐晦。

  将大拇指藏在手心面,如果旁边的人看过去,只当他这是个习惯,不会以为,他接来的治疗,跟那枚古朴的扳指有关系。

  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这次治疗起来,轻车熟路,从体内抽调元气,注入到扳指,这次的抽调,几乎占据了他全身元气总量的十分之九。

  当所有的元气尽数消失在扳指后,他的心神纳入到药池空间去,当进入药池空间后,却意外的发现,药池里面的积分,竟然又增加了。

  虽然这些积分增加的不是很多,但也足够催生株百年年份的灵药来。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积分,应该是他昨天替野狼去除诅咒时得到的,虽然消耗了体内大半的元气,但是却得到了足够粗声株百年份灵药的积分,倒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在药池旁短暂的逗留后,他的心神直接投入到了石柱内,随心而动,那六个字符,能量波动隐现,从其的个字符,流出股可观的至纯至净能量来。

  等到这股能量从石柱内流出去后,他的心神也随之离开,归到了身体,而与此同时,无声无息之间,灰狼肚脐眼的黑线,迅的消失。

  整个过程,因为是在庄林手心面进行的,即便是站在旁边的西伯利亚狼也无法看到。

  在西伯利亚狼的注视,灰狼脸脖子的那些黑点,以种可见的度,迅的减少着,到了十多分钟后,在灰狼的身,便再也看不到任何的黑色斑点了。

  庄林收手,脸色已经苍白,股强烈的疲倦袭来,身子微微个趔趄,险些站不稳,站在他身旁的孔庆华,伸手扶住了他的身子。

  再看向灰狼的肚脐眼,里面的黑线已经全部消失,到这时候,他才长出了口气,灰狼这条命也算是保住了。

  庄林也顾不休息,再次将心神纳入到药池空间里去,果然,药池的积分,再次增加了,而且增加的这部分积分,比昨天给野狼治疗得到的积分还要多,足足可以催生株半的百年份灵药。

  加之前零零碎碎得到的些积分,药池的积分,已经足够催生出三株百年份的灵药来,本来他还在为灵药发愁,如今有了这三株灵药,也能解燃眉之急了。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