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肩而过,庄林落在了地,在他的身后,那具没有了头颅的尸体,直愣愣的倒在了地,片的鲜血,将地毯染成了血红,触惊心。

  他转身去,冷淡的光望向那倒在血泊的尸体,左手的唐刀,刺在地板,支撑着身体。

  剧烈的搏杀,让他身的伤口恶化,鲜血将身的衣服整个染红,血液流失,带来的就是头脑的眩晕,精神的匮乏,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放弃了手的唐刀,左手摁在了肩膀处的伤口,元气流转而过,止住了伤口,让血液不再往外淌。

  “庄林”就在这个时候,从房间内,传来孔庆华的呼喊声,在这声音,带着几分恐惧和绝望。

  当听到这呼喊时,原本松了口气的庄林,身体猛的颤,再顾不得去治疗伤势,跃过地的尸体,朝着房间内冲去。

  身体移动,伤口受到牵扯,那撕裂的剧痛,让他苦不堪言,他只能拧了拧眉头,尽可能的去忘记这份疼痛,特别是腹部的剧痛。

  “噌”清脆的声音,或许在平日里,听着很悦耳,但是此时,落入庄林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刺耳,似如那来自于地狱的魔鬼之音。

  受到了几处伤口的影响,他的身体多少跟不自己的大脑反应度,大脑传达出了躲避的命令,可是当身体接到这个命令时,已经有些迟了。

  冰冷的长枪,带着寒冷光芒的枪头,直接刺入到了他的右侧肩膀,可怕的力道,直接将他的肩膀给刺穿了。

  “不”歇斯底里的哀嚎声,从孔庆华的口传来,带着愤怒,带着绝望和疼惜。

  可怕的力道,那长枪的枪头被无情的从他的身体内拔出来,片的血雾喷洒出来,庄林整个身体趔趄,向后撤了步,堪堪的稳住了身体。

  没有受伤的左手,紧紧的握着唐刀,整个刀身举起,刀尖指向房间内。

  就在门内,堕落骑士举着那把古老的骑士枪,枪头对准着他,那张帅气的脸,带着迷醉的笑容,在他的身旁,脸色惨白的孔庆华,不断的挣扎着。

  “咳咳”庄林吃力的咳嗽了两声,嘴角里淌出股鲜血来,身体连番受到创伤,脏腑也受到了波及,他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尽可能的恢复着状态。

  此时的他,情况很不好,身连四枪,虽然没有命要害,但是腹部的那枪,对他的伤害很大,堕落骑士的这枪,彻底贯穿了他的左肩膀,这条手臂,短时间内算是废了。

  经过了昨天,元气和力量的增长,他的实力,已经追了堕落骑士,如果是公平对决,他有信心,笑到最后的,肯定是自己。

  但是此时的他,战斗力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削弱,以他现在这情况对决堕落骑士,没有任何的胜算。

  看着对面的堕落骑士,他的心渐渐的冷淡了来,今天,自己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逃跑,并不可耻,在过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也不止次逃跑过,但是,那也只是在他个人的时候,此时,孔庆华在堕落骑士的手里,他不可能放弃孔庆华独自逃跑。

  “药王,想不到啊,个刚刚跨入绝顶强者行列的家伙,竟然能够让你受伤,这种愚蠢的失误,竟然出现在了你的身,看来,这个女人,让你失去了个佣兵应该有的警戒。”看着满身是血的庄林,堕落骑士大笑着说道。

  “卢瑟,你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失你日耳曼无冕之王的身份吗?”庄林站在门口的地方,眯着双眼,望着大笑的堕落骑士,冷声说道。

  “哼,昔日的神圣骑士,早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堕落骑士卢瑟,行走在黑暗之的骑士。”堕落骑士的脸色变的阴沉来,冷冷的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放她,离开华夏,否则的话,我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你这生,都将不得安宁。”在说话的时候,庄林嘴角里又是股鲜血淌来。

  “药王,你觉得,就你现在这样子,还能威胁到我吗?哈哈。”看着庄林那狼狈的样子,卢瑟开心的笑出声来,枪头指着庄林,大笑着说道。

  此时的庄林,趁着这短暂的时间,拼命的用元气治疗着自己身的伤,特别是腹部的那处伤口。

  与堕落骑士之间的血战,已经在所难免,在动手之前,他必须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让自己身的几处伤口,彻底的止血,否则的话,用不了多久,他不死在堕落骑士的枪,也会流血而亡。

  他的右手,穿过了衣服,捂在腹部伤口,因为衣服的遮掩,堕落骑士看不到,他手心的那把小巧的手术刀,手术刀的刀尖,刺入到了伤口,将其的子弹点点的拨出来。

  显然,看到他此时惨淡的样子,堕落骑士已经不认为他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了,所以并没有立刻动手,就像是个胜利者,在欣赏失败者的凄惨的样子。

  “你大可以试试看,看我能不能在你的长枪刺入我的心脏时,用我手里的刀子,刺入你的身体。”庄林抖动了手的唐刀,脸露出抹残忍的笑容来。

  看着始终是那副咄咄bi人架势的庄林,堕落骑士微微皱了皱眉头。

  难道说,这家伙还有什么依仗?否则的话,他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还敢在这里跟我叫板,这不是在找死吗?

  堕落骑士心里猜测着。

  “药王,我也还是那句话,我不想跟你为敌,你现在就离开,我保证不对你出手。”从心里来说,堕落骑士不想杀死庄林,因为他知道杀死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话,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惹来很多佣兵世界的强者。

  “卢瑟,当年的事情,你我都清楚,如果不是你的偏执,你不会堕入黑暗,如果不是你心胸狭窄,你依旧还是那个让人敬畏的日耳曼王者,你之所以走到今天这步,不是教官的错,是你自己手造成的。”庄林还在尽可能的拖延着时间,此时,那枚射入他腹部的子弹,已经被他成功取出来,伤口在元气的治疗,也已经愈合。

  “药王,原来你是想拖延时间,哈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堕落骑士的光盯着庄林那摁在腹部的手,脸的笑容更甚,笑着说道。

  “我给你最后次机会,离开,或者死。”脸的笑容消失不见,手的骑士枪,指着庄林的鼻子,冷酷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便战吧。”既然被对方识破了,庄林也知道,自己是无法在拖延了,步向前跨去,手的唐刀,破空劈砍。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