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的画面继续,最终落在了那土台面。

  就在这土台的面,个身穿金丝线长袍的佝偻身子,举着双手,仰着头向着苍穹呼喊着,只可惜,这影像只能看到画面,听不到声音,并无从知晓这位年老的祭祀在呼喊什么。

  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向苍祈祝祷之类的话。

  影像的画面,就定格在了这位年老的祭祀身,因为拍摄的方位,是在他身后的地方,庄林无从看到他的正脸。

  长达十多分钟的祈求祝祷,当这年老的祭祀跪拜去后,他那举起的双手,在头顶合抱在起,右手的拇指露出来,指向苍穹。

  这刻里,身在旁的庄林,身体猛的颤,整个人的眼睛都直了,直愣愣的盯着影像这位祭祀竖起的拇指,在那拇指,赫然戴着枚式样古朴的扳指。

  看着这枚扳指,他的心脏都不在不断的收缩着,整个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起来,因为这祭祀拇指的扳指,正是他的手的这枚扳指。

  楼兰,楼兰,我这枚扳指,竟然是来自于楼兰。

  看着那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扳指,出现在古老的楼兰影像之,他整个人都有些震颤,难以自己。

  可是,这仅仅只是个开始,接来出现的画面,彻底的让他心神开始变的麻木起来,以至于到了最后,整个人都有些懵住了。

  在这影像之,那个年老的祭祀,手举着那戴着扳指的拇指,于苍穹之,束蓝色的光亮照射来,径直照射在了方这土台,不对,应该说是那古老的扳指。

  当这束蓝色光亮从空照射来时,祭坛那延绵的台阶,队身穿金属铠甲的战士,抬着副鲜花装扮的水晶床,缓步朝着祭坛走来。

  就在这鲜花包裹的水晶床,个身穿白色裙衣的女子静静的躺着,她的双紧闭着,像是睡着了,当庄林的光看到她的面孔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吃力的将光从影像的女子脸挪开,满脸复杂神色的望向靠在自己身的可人儿,而此时的孔庆华,那双美,也是那么呆呆的盯着影像那个女子,双空洞无神。

  难道,这个世界,这的有轮吗?

  看着身边的孔庆华,再望着那水晶床的白衣女子,庄林大脑里面,片的复杂。

  或许在这个世界,数十亿人群之,难免的会有这么两个人,长得非常相像,可是这世间,不会开两朵模样的花,即便是那两个人相似,也绝对不可能是样的。

  但是,这影像,那个躺在水晶床的白衣女子,庄林看不出来,她与孔庆华之间,有哪里是不样的,甚至那细微的地方,都是模样的。

  那水晶床,在那队楼兰战士的簇拥,缓缓的登了祭坛的最高处,而此时,那些趴在地的祭祀们,整个身体,彻底的贴在了地,姿态愈发的卑微虔诚。

  光之,那水晶床被放在了土台之,那个跪拜着的年老祭祀,缓缓的转过了身子来,半个身子趴在水晶床,将拇指的扳指贴在了那白衣女子的额头。

  那从天而落的蓝色光束,随着拇指,最终照射在了这白衣女子的额头间,时间缓慢的过去,她整个身子,渐渐的笼罩了层蓝色的光华来。

  在庄林和孔庆华的注视,这个被蓝色光华笼罩的女子,离开了水晶床,似乎有双无形的大手托着她的身子,缓缓的飘飞了起来。

  与此同时,土台的那个年老的祭祀,再次的举起了手来,那扳指,浮出淡淡的蓝色光点,随后就看到,枚蓝色的光球从扳指射了出去,直接打在了浮在空的女子身。

  那包裹在白衣女子周身的蓝色光华,微微的抖动,而这白衣女子,那轻盈的身子猛的颤,那紧闭的眸子,突然间睁开了,就如同死而复生了。

  就在庄林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刻到来时,玉符突然间变的暗淡了来,那些影像,也瞬间消失不见了。

  可是还没等庄林有所反应,这玉符又涌出片的蓝色光华来,又是段影像浮现出来。

  白色的格调,漫天的鲜花洒落,整个世界都成了白色,就在这鲜花雨,那年迈的祭祀,孤零零的站在那里,队身穿白衣的战士,扶着水晶棺,缓步而来。

  就在这水晶棺,那个与孔庆华模样的女子,静静的躺在里面,神态安然,仿佛只是睡着了。

  悠长的甬道,片的漆黑,看不到尽头,在悲痛之,水晶棺渐渐的消失在呢黑暗,那沉重的断龙石落,彻底隔绝了阴阳。

  影像渐渐的消失不见,在那蓝色光华之,副地图展开。

  迷茫之的孔庆华,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从那迷茫醒过来,在纸誊抄着玉符出现的地图,以及那密密麻麻的古老字。

  这地图存在了五六分钟的时间,最后那玉符发出阵清脆的声音,整个崩解,化作了无数的玉石碎片,那蓝光和那地图,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整个房间内,陷入了片漆黑宁静,庄林能够感觉到,个柔软的娇躯,轻轻的靠在了自己怀里,那轻盈的感觉,让他的身子不由的绷紧起来。

  “庄林,这世间,真的存在轮说吗?人真的能转世再生吗?”这黑暗,他的耳边响起那轻柔的声音,带着迷茫,带着几分的哀伤,或许是在为那个美丽的女子在哀伤吧。

  幽香的气息打在庄林的脸,他扭过头去,借着微弱的月光,依稀可以看到那双黑暗的美,近在咫尺,他甚至度忍不住,想要俯头去,轻轻的亲吻她,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此时此刻里,他的心里片的翻江东海,那些画面,不断的在他眼前浮现,让他无法安静心神,冥冥之,似乎有种魔力在呼唤着他。

  “我应该去楼兰趟,或许在那里,能够找到我们想要的答案。”望着身边的女人,他在心里想着。

  楼兰,有着太多的秘密,无论是他手的扳指,还是那个与孔庆华模样的女人,这些秘密,都牵着他的心,让他有了种前往楼兰的想法,旦有了这种想法后,那种冲动也越来越强烈。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