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张桌子,呈圆形摆放,在这宽敞的高台上,也不觉得拥挤。

  庄林在针王古童和孙方正之间的桌子前,站定下来,朝着桌子上瞅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很简单,笔墨纸砚,房四宝。

  看到桌上摆放的房四宝时,他不由的羞涩了起来,这些宝贝,他也只在十六岁之前用过,虽然当时也算是小有成就吧,但荒废了五年的时间,早已经生疏了。

  如今再让他用毛笔来写字,他心里也没有个底,不知道写出来的东西,会不会又成了年幼时的鬼画符,在这种场合里,弄出满纸的鬼画符来,多少有点那个。

  “请”诸人皆客气的说了一声,便各自拿起毛笔来,各自的在宣纸上书写起来。

  庄林朝着两旁望了一眼,随后也俯下了身子去,将桌子上的毛笔拿了起来,伸手展开那薄薄的宣纸,寻找着那模糊的年少记忆。

  那一年的他,他只是个无知无觉的少年,那一年的他,尚不知道这世间的黑暗算计是什么,那一年的他,还是燕京庄家的少爷。

  等到时间变幻,五年的时间过去后,那座大房子,于他来说,早已经陌生了,而他对那座大房子,也已成为了陌路人,昔日的庄家大少,业已褪去了稚嫩,成为了今日这个铮铮铁骨的青年。

  到底是时间改变了一个人,还是一个人在借着时间的魔力,改变着自己的呢?

  重重的一笔落下去,打散了那些属于少年庄林的故事,浓重的墨汁,在这雪白的宣纸上,染出了一片的黑色,曾经的赤子之心,或许也跟这宣纸一般,早已经不再单纯了。

  浓重的墨汁,浸湿了宣纸,看着那四溅的墨汁,庄林沉沉的摇了摇头,伸出手去,将这废弃了的宣纸拿起来,放在了一旁的地方。

  再次从旁边取来一张新的宣纸,平铺在了桌子上,手的笔悬在空,最后缓缓的落下。

  远去的记忆,再次于脑海浮现,十六岁那年的点点滴滴,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在台下面,孔庆华一双美目眨也不眨的望着发呆的庄林,那姣好的面庞上,难以掩饰的忧虑之色,在她认知的庄林,身上太多的军人气息,这样的人,或许本就跟房四宝不搭配。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看到那个男人,在拿着毛笔发呆时,心里会这样的为他担忧,那么的担忧他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丑。

  即便是的庄林落笔,在那宣纸上书写时,她心的那种担忧,依旧不曾减少分毫,在她想来,庄林只是无奈下,拿着毛笔一通的乱写乱画,写出来的,怕是些鬼画符。

  其实,这样的想法,很多人都有,特别是在看到庄林发愣后,落下毛笔去,又将那张宣纸挪开时,台下的很多人都认定了庄林不曾连过书法,不会用毛笔写字。

  如今这年头,除了那些出自于百年传承家族的人外,绝大多数的年轻人,根本就在书法上花费时间,甚至于很多的年轻人,长这么大,连毛笔都没有碰过。

  在众人想来,庄林虽然医术不凡,但只怕是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了学习医术上,根本就不曾碰触过毛笔,如今看到毛笔后,就傻眼了。

  这就是人的狭隘心理,当看到一个比你强,比有优秀的人时,你总会想着看他出丑,看到对方出丑时,甚至比自己取得了成功还要开心。

  高台上,庄林低着头,认真的在宣纸上书写着,比起旁边的几位前辈来,那度着实有些慢,只是很短的时间后,他停下了笔来,眉头皱了起来,无奈的叹了一声,再次将面前的宣纸放倒了一旁去。

  五年不曾碰毛笔,再次拿起来时,早已经生疏了,那字里行间的韵味,早已经无从寻找,只是勉强的做到了形似,但稍有不留神,就会出错。

  再次取过来一张新的宣纸,平铺在桌子上,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再一次的泼墨挥笔,这一次,比起之前来,少了那份生涩,下笔的时候,也有了些感觉。

  他终究是练了十二年的书法,在庄家那种传承百年,风甚浓的家族里面,即便是那些个纨绔子弟,十二年的时间,也足以练就出一手上等的书法。

  虽然五年的时间不算短,让他有些生疏了,但连续的挥笔之后,也渐渐的找到了当年的那种感觉,字里行间,也有了当年的几分韵味来。

  七制凤生散

  雪白的宣纸上,出现了五个醒目的毛笔字,在写下这个药名时,庄林抬起头来,朝着台下望去,目光之,那个已经熟悉的倩影。

  人参两钱黄芪三钱,丹参两钱益母草一钱降香两钱泽兰三钱鸡血藤两钱肉桂三钱。

  以火煎熬七七四十九分钟。

  可治疗女性小腹虚冷寒凝血滞经期腹痛。

  当最后一个字写完后,庄林长出了一口气,将手的毛笔放在了砚台上,直起了身子来,却发现,针王古童等人,早已经你完了药方,在那里等着他呢。

  这张药方,林林总总不过百个字,誊写起来,也就三两分钟的事情,但是拟写的时候,却足足花费了二十多分钟,这些药材搭配一起,不仅要考虑到药理,而且还不能出现任何对人体有害的药素,这非常考验一个医者的药草知识。

  庄林对古童等人报以歉意的笑容,随后目光朝着台下望去,当目光落在自己的位子上时,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后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

  “古老先生,孙家主,唐门主,对不起了,我有些事情,得先离开下,抱歉。”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药方大比了,对古童等人说了一句后,不等他们回话,便已经匆匆的转身离开了高台。

  他之所以会神色大变,这般的着急,是因为,他发现,孔庆华不在原来的位子上,他站在高台上,搜寻了整个会场,也都没有发现孔庆华的踪影,她似乎人间蒸发了。

  他这次来西南,目的可就是为了保护孔庆华的安全,至于参加这医盛会,也只是顺道的事情,如果孔庆华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他真心的没法去原谅自己。

  “该死。”反反复复的在人群里找了一遍后,还是没有找到孔庆华,他愤怒的攥着低吼一声,甚至有种想要给自己一个耳瓜子的冲动。

  第五更补上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