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天的治疗过程又开始了,跟以往几次的治疗不同,这一次的治疗,又增加了一个患者。

  神经轴索营养不良的孟小华,了塞壬之声的方晴父亲,重度糖尿病的猎豹母亲,以及尿毒症晚期的小颖的弟弟,四个身患顽疾的病人。

  相比较来说,方晴父亲和猎豹母亲的病情,治疗起来相对轻松一些,前前后后也不过十多分钟,用不上多少的元气。

  可是神经轴索营养不良的孟小华和尿毒症晚期的小颖弟弟,这两位所患的病,对于绝大多数医生来说,那几乎已经是绝症了,治疗起来,花费的时间多不说,还非常的消耗元气。

  为了能够合理的利用元气,在有效的时间里,给四个病人做到最适度的治疗,庄林将小颖的弟弟放在了治疗的首位。

  天狗吞日这种针法,对于施展者的元气控制能力要求极高,尤其是开始的学习的时候,极为的困难,但是一旦你掌握了这种针法,那么再次施展起来,就轻松许多了。

  这不是庄林第一次施展天狗吞日,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一次的治疗,超乎寻常的顺利,前前后后,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

  跟前两次治疗之后的效果比起来,也有了明显的不同,首先就是,小男孩那蜡黄的脸蛋上,红色增加了许多,其次就是,在他的肾脏之,新生的细胞数量增加了一倍有余,那些个病变的细胞,自我修复的度也明显的加了。

  这种种的迹象表明,这个原本已经生命垂危的小男孩,那已经严重衰竭的肾脏,正在以一种客观的度,向好的方向发展着。

  “小颖,医院这边有特护在呢,你留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不如先跟我回家吧。”结束了治疗后,庄林对小颖说道。

  小男孩病情的治疗,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即便是天狗吞日真的可以治疗尿毒症,他的病情好转,起码也需要一两月。

  “还是不要了吧,那样恐怕会打扰到你和你的家人的。”小颖很善解人意的摇了摇头,声音很低,摇头说道。

  “不碍事的,家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人了。”望着这个可人的丫头,庄林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说实在话的,如果是以前楚婉在的时候,他还真不敢带着这个小美人回家,免得打翻了醋坛子,到时候给自己罪受。

  “医院这边,基本上,我每天都会过来,你晚上在我那边住,白天你再跟我一道过来,这样你也不用那么累。”

  “另外,我会尽快给你安排转校的事情,你也调整调整心态,准备开始在泉城的生活吧。”庄林又想到了什么,接着补充了一句。

  “恩,我都听你的安排。”对于庄林,小颖打从心里的有着感恩之情,无论庄林让她做什么,她都不会拒绝。

  “那你先在这边呆着,等会我还得再去看几个病人,等看完病后,我再过来接你。”嘱咐了小颖一句后,庄林这才离开了特护病房。

  离开了特护病房后,庄林直接去了同样在十二楼上的猎豹的母亲的病房。

  经过了三次的治疗后,这位原本气息萎靡,已经迟暮的老太太,身体状况急转之上,整个人看上去都精神了很多。

  当庄林进了病房的时候,躺在病床上休息的老太太,还坐起了身子来,笑着跟他打招呼。

  为了让猎豹可以放心,让他没有后顾之忧,踏踏实实的训练那些个新招聘的保安,庄林特意给她找了两个最好的特护,轮流的照顾她。

  元气暴增后,再次治疗糖尿病,就格外的顺风顺水,只是三次的治疗后,老太太的病情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照现在的情况,只需要再有两次的治疗,基本上就可以出院了。

  一边跟老太太闲聊着,一边用元气梳理老太太的全身脉络,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跟两个特护交待了两句,告别了老太太后,庄林转身又去了方晴父亲的病房。

  “庄医生,你来了。”病房内照看着方晴父亲的两个小护士,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庄林,暂时放下了手头的活。

  “方伯父还好吧?”庄林朝着这两个摸样清秀的小护士笑了笑,小声的开口问道。

  “不是很好,今早的时候,方先生又吐血了,到现在,已经是第三次吐血了,跟前次一样,也是每隔一个小时,吐一次血。”为首的小护士,皱着眉头,对庄林说道。

  又吐血了!

  听到小护士的话后,庄林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莫非是老先生的身体里面,不止那一只暗血虫,自己昨天检查的时候,给遗漏了一只?

  他的脑袋里面,第一时间里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

  可是这个念头,刚刚生出来,就被他给直接否决了,他完全可以肯定,昨天的时候,老先生的五脏六腑,绝对只那有一只暗血虫。

  可是那只使坏的暗血虫,已经被他从老先生的脾脏内弄了出来,如今还呆在他的扳指空间里面,那么方晴父亲怎么又在吐血了呢?

  满心的疑惑,他大步走到了病床前,伸出手去,将方晴父亲的手腕拿了起来,手指搭在上面,微闭上了眼睛。

  元气通过他的手指头,缓缓的流入到方晴父亲的身体之,当这股元气在脾脏内流转而过的时候,他的眼睛猛地睁开了。

  因为他发现,就在方晴父亲的脾脏之,那细微的褶皱之间,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肉色的小红点点。

  暗血虫,又一只暗血虫。

  透过元气‘望’着这只微笑的邪恶虫子,他暂时的安静了下来。

  昨天的时候,为了确保方晴父亲体内不会又第二只暗血虫的存在,他是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对方晴父亲做了一个全身的检查,再没有任何的发现。

  可是这才间隔了短短的半天时间,再一次检查的时候,却在相同的地方,又发现了暗血虫,这就由不得不让他沉思了。

  暗血虫,这可不是那些个什么吸血虫之类的玩意,只要你懂得饲养的方法,再花费些精力和时间,就可以轻松的搞出一堆来。

  像这种邪恶的虫子,每一只那都是极为珍贵的,即便是在西方地下世界里,那些个所谓的巫师,也不会轻易的给人下暗血虫的。

  而在泉城这个地方,竟然有人连续的在方晴父亲的身体内,先后下了两只暗血虫,这就太不正常了。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那个藏在暗处的人,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如果他真的只是单纯想要杀方晴父亲,完全可以扭断方晴父亲的脖子,又何须费这么大的事情,还连续用上两只暗血虫呢。

  他低着头望着病床上的这个男人,只觉得眼前一片的迷雾,在这个男人身上,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