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第一次的尝试治疗后,对于治疗尿毒症,庄林也有了点信心,只是,是否能够单纯靠着天狗吞日的针法,彻底将小颖弟弟的病给治好,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他之所以要不惜大动干戈,将小颖的弟弟从出云带到泉城来,一则是看小颖姐弟两个可怜,想要帮助她们,二则就是出于私心,想要在小颖弟弟身上做尝试。

  从第一次的治疗效果来看,天狗吞日这种高深针法治疗肾脏疾病,很有成效,虽然不知道是否能够彻底治愈尿毒症,但却也不至于让小颖弟弟的病情继续恶化。

  在治疗之前,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着手准备寻找相匹配的肾源,一旦医针灸治疗失败,立刻就给小颖弟弟换肾。

  “说实话,也现在也没有把握。”他并不打算隐瞒什么,耸耸肩,对老院长说道。

  “您也知道的,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在不换肾的前提下,根本没有治愈尿毒症的前例,我这也是一种尝试。”

  “我今天过来,也是想着过去找您的,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说到这里,他又补充了一句。

  “说吧,想让我帮你什么,你放心,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的,小老头我就不会拒绝。”这么久时间了,都一直是他开口求庄林帮忙,如今庄林好不容易开口相求,他自然不会拒绝了。

  “我想让您帮我留意着,寻找与哪个小男孩相匹配的肾源。”庄林考虑了一下之后,开口说老院长说道。

  老院长望着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笑容过后,他脸上又露出了赞誉的神情,显然,对于庄林的慎重,他是非常赞同,也非常肯的。

  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是打从心底里喜欢,有才华,而且为人不骄不躁,身为医者,即便是医术超凡,却始终将患者的生命安全放在头一位,这在如今的这个年代里,已经很难得的了。

  作为一个老医生,鲁省有名的名医,在他行医的几十年里,见过不少的有才华的年轻医者,但是这些医者,一旦成名之后,在那颂扬之,总是会飘飘然,做出些浮夸的事情来。

  “这个没问题,我会尽快的让安排的,只要发现了合适的肾源,第一时间里就通知你。”老院长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通过合法的途径去寻找一个可以匹配的肾源,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方院长是什么人,那可是附属医院的院长,他有着许多的途径,寻找到想要的肾源。

  “走吧,我们一起过去瞧瞧那个小男孩吧。”老院长提议要跟庄林一起过去瞧一瞧小颖的弟弟。

  庄林笑了笑,随后这一老一少相伴着,坐上了医院的医疗电梯,直接上了十二楼。

  十二楼的特护病房内,小颖的弟弟便被安排在这里,当庄林和老院长过来的时候,病房内,几个身影正在忙碌着。

  在这四个身影,自然少不得身为患者家属的小颖,而另外的一个,则是唐三山帮着找来的特护的一个,至于另外两位,则是负责的医师和护师了。

  “庄先生,您来了。”看到从外面进来的庄林,小颖暂时放下了手头的活,起身,语气恭敬的跟庄林打招呼。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人前人后的,别喊我庄先生了,那么叫太生疏,你以后叫我庄大哥就可以了。”看着眼前这个秀气的小女人,庄林和气的说道。

  “恩”小颖乖巧的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患者的情况如何?”老院长目光望着病床上的小男孩,余光扫了一眼床边忙碌的医师和护师,低声的问道。

  “院长。”那个年医师听到老院长那熟悉的声音后,连忙抬起头来,向老院长喊了一声。

  “这孩子的情况如何?”老院长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又重复的问了一遍。

  “严重的肾衰竭,已经成为了尿毒症,而且还是晚期,现在的情况,非常的不乐观,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无法在一周之内换肾,怕是会有生命危险。”年医师皱着眉头,很是不乐观的回答道。

  “这孩子的病情,真的很严重啊。”老院长走到了病床前,俯下身子去,仔仔细细的在病床上的小男孩身上查看了一番,之后抬起头来,扭头望向庄林,沉声说道。

  听到老院长这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庄林会心的笑了笑,他自然听得出来,老院长这是在给他暗示,暗示他放弃给小男孩的治疗。

  人的名,树的影,医生这一行,最是重名声了,一个名医,如果在他行医的过程,医死了人,即便这个人的死因,与他没有直接关系,那也会给他的名声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

  而小颖弟弟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尿毒症的晚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这个时候,即便是换肾,都可能有不小的风险。

  如果他继续使用常规手段治疗的话,一旦这个可怜的小男孩熬不住,最后死了,那么所有的责任,将会落在他的身上。

  到那个时候,即便是小颖不会怪罪他,这个医死人的臭名,必然也会永远的挂在他的头上,从今往后,他也很难再在这一行里混了。

  “老院长,轻重缓急,我分的清楚,您就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庄林笑了笑,笑着说道。

  站在病床前的老院长,看着眸子满是自信的庄林,想要再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心里叹了一声。

  如果是那些刚刚发展为尿毒症的患者,他也不会劝阻庄林去尝试治疗,可眼前这个小男孩,已经到了晚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谁都说不准,他什么时候死去。

  他实在不愿意看到,庄林这个有才华,有前途的年轻人,因为自己的自信,而毁了声誉,葬送了前途。

  “或许他还能够创造一个医疗奇迹吧,如果他真的能够靠着常规的手段,治好这个患有尿毒症的小男孩,那么他的名字,将会名留史册。”望着庄林,他心里这么想着。

  其实在他的心里,也是有着一份野望的,身为一个老医者,他何曾不想看到,尿毒症这种无法用常规手段治疗的顽疾,被彻底攻克。

  而如果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可以凭着自己的医术,治好这个患有尿毒症的小男孩,到时候,这个医疗界,将会为他疯狂,他的名字,也将会永远的被世人所牢记。

  而作为第一家出现尿毒症痊愈的医院,他们的附属医院,也将会随着庄林的扬名,而被所有人所熟知。

  这件事情,对于他,对于整个附属医院,可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是小男孩最后真的出了意外,庄林不需要承担责任,附属医院同样也不需要承担责任。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