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婷家后,庄林给庄周恒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面,简单的问了一下庆元公司那边的情况,在得知整个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开始了正常的运转后,这才放心下来。

  对于这家从张达标手里得到的餐饮公司,因为不是从自己手里发展起来的,他并没有什么感情,更没有想过在这家公司上花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虽说自己是这家餐饮公司的后妈,但这好歹也是家资产上亿的公司,如今又划到了自己的名下,他自然也得适当的上心些,免得在自己手里垮了。

  “老板,您的这家公司,很有潜力,只要您再能往里面注入一定的资金,我有信心,在一年的时间里,让它的规模扩大两倍到四倍,如果给我足够的资金,我有信心在五年内,将庆元集团打造成为泉城餐营业的龙头老大。”电话里头,沉默了许久的庄周恒,开口说道。

  对于这位唐元外借来的经理人,庄林还是很满意的,人年轻,稳重不说,而且能力非常的强,关键因为有唐元的这种关系,很可靠,不用担心他在背后算计自己。

  向庆元公司注资,扩大公司的经营规模,将其打造成为泉城最大的餐饮集团,这样的想法,庄林以前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如今听庄周恒说起来,他不免心动起来。

  “说吧,你需要多少钱?”反复的考虑了一下后,庄林开口问道。

  如果是在以前的时候,往庆元公司注入这种事情,他还真的慎重的去考虑,因为他根基太浅了,想要筹钱,只能是通过唐元去借贷。

  可是现在不同了,出云一行,他从天机门那里赢了足足接近五个亿,这些钱,如今都存在他的卡里面,一时半会,也没有用武之地。

  与其把这么一大笔钱冷冰冰的放在银行里,吃那点可怜的利息,不如把拿出来注入到自己的公司里去,扩大公司的规模,达到利润的最大化,说不好,还真有可能,打造出一个泉城餐饮业的龙头企业来。

  电话那头的庄周恒,这个时候也犹豫了起来,毕竟自己跟庄林打交道也没有多久,他无法确定,这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对自己有多少的信任。

  “两个亿。”考虑了片刻后,他还是将自己心里满意的那个数额说了出来,或许在他心里,这也是对自己新老板的一个考验吧。

  “那好,我给你三个亿,今后,有关公司的所有人事任免,投资规划,你可以不用征询我的意见,独自做决断。”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决定了相信庄周恒,庄林索性再大方一次,将所有的权利下方给了庄周恒。

  自己那点本事,他自己最清楚,打打杀杀那点事情,他还行,可说到经营管理上,那就摸瞎了,与其瞎指挥,不如自己做个甩手掌柜。

  电话里头,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庄周恒沉默了,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位年轻的新老板,会这般的干脆利落,甚至都没有过多的去考虑,就应承了自己的要求,而且还增加了一个亿。

  三个亿,这可不算是个小数目了,这笔钱,足够很多人滋润的挥霍一辈子了。

  公司所有的权利下放,一切的事务由自己全权决断,也就是说,今后,整个公司,就是自己说了算,他从这里面感受到的,是来自于新老板的信任。

  看来,以后得卖命工作了,他心里叹了一声,低声自语着,士为知己者死,既然老板这么信任自己,自己又怎么能让老板失望呢。

  挂了电话后,庄林拦了车,朝着附属医院赶过去。

  “庄医生,你到底什么时候有空啊,上次可说好的,要跟我们一去去k歌的。”附属医院的门诊大楼内,看到进来的庄林,楼道内的小护士们纷纷围了上来。

  “该天吧,这几天,我实在是抽不出空来,放心,既然答应了你们,就不会爽约的。”看着这些个围在自己身边的花枝招展的小护士们,庄林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啊,我们可等着呢。”小护士们一个个笑灿灿的,围着庄林。

  “好好好,怕了你们了。”庄林摇着头,笑着说道。

  “小庄。”这个时候,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当听到这个声音时,原本还围在庄林身边的小护士们,一个个的都缩了脖子,迅的散开了。

  庄林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附属医院的老院长。

  “老院长”

  “我听说,你昨天带过来一个患了尿毒症的孩子?”老院长虽然年龄大了,但因为近来心情不错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精神。

  以现如今的医疗水平来说,尿毒症根本无法治愈,但是只有能够找到匹配的肾源,像附属医院这种一流的医院,完全有能够让患者摆脱这种顽疾的困扰。

  就庄林所知,在附属医院里面,患有尿毒症的患者,起码不下四位,其两位已经成功换肾,进入了恢复期,另外的两个,还在寻找着肾源。

  “一位好朋友的弟弟,因为我赶着回泉城,所以就把她们姐弟两个都带了过来,这样方便治疗。”庄林点头应道。

  “小庄,你有把握,用非换肾的方法,治疗尿毒症吗?”老院长巴巴的望着庄林,带着几分期颐的问道。

  其实早在昨天晚上,唐三山打过来电话,告诉他,庄林送一个身患尿毒症的孩子住进医院的时候,他就在心里猜测,庄林有可能要排除换肾,使用常规的手段来给这个男孩治疗。

  在他与庄林这些日子的接触里面,对于这个年轻人,有了很深的了解,多年生活在西方世界里,他并不像那些老医一样,对于西医有着本能的抵触和排斥。

  但是,即便是他不排斥西医,但是他的骨子里面,还是个纯粹的医,只要是他接手的病人,那么他就不允许在自己治疗的过程里面,再出现西医疗法。

  既然说庄林接手了这个身患尿毒症的小男孩,那么以他的身为医者的骄傲,那么肯定会直接排除掉西医的换肾方法,转而使用医疗法。

  行医数十年,国内外的大小名医,他也见过很多,但是他从来还没有听说过,国内外,有哪位老医,用医的方法,治愈过尿毒症。

  当然了,在这些年里,也曾有不少的医,尝试着使用各类医古方,来治疗尿毒症,但无一例外,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了,而代价,就是患者的生命。

  血淋淋的事实,给了所有医血淋淋的教训,医的手段,根本无法治疗尿毒症,尿毒症的患者想要活下去,只能换肾。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