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过的,我可以为思源守灵三年,在这三年里,我绝对不会谈婚论嫁,但是如果你要我为已亡人守一辈子的寡,那对不起,我做不到,我有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利。”即便是婷再好的脾气,面对着这个蛮横不讲理的婆婆,终于也动怒了。

  “没错,昨晚上,的却有男人来过这里,不仅是昨晚上,前天晚上,大前天晚上,他都来过,而且陪我到很晚,这些,你知道了又如何,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已故丈夫的母亲,我过去的婆婆,现在,我们两个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关系,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这些话憋在肚子里很久了,如今统统说出来,婷只觉得整个人突然间都轻松了许多,似乎身上少了些什么累赘东西。

  反观她的那位婆婆,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认定了婷是个好性子,从来都是逆来顺受,即便是自己如何的刁难,她都不敢顶撞自己。

  可是今天,平日里贤惠的婷,突然间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再没有忍气吞声,用那最锋利的语言,与她做着争论。

  “思源不在了,没人管你了是吧,你连我都敢顶撞了,好,好,好……”她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都快把自己当做老佛爷了,如今被婷这般的顶撞,立时间怒火烧起来。

  她脸上怒火冲冲,因为生气,身子都有些发抖,话音还没有落,就见她猛的举起右手来,朝着婷的脸就扇了过去。

  好在张思博一直都留意着,在她举手的第一时间里,已经冲了过来,在她的手将要扇打在婷脸上的时候,牢牢给抓住了。

  “妈,你这是在做什么,嫂子说的没有错,如今哥哥已经去世了,我们与嫂子之间,再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这样三天两头的来这里闹,这是在犯法。”张思博紧紧的抓着自己母亲的手,他在说话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望着婷,想到她刚才说的那番话,心里特不是滋味。

  “张思博,你还是我儿子吗,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这个贱人。”

  “妈,你就别无理取闹了,好吗。”张思博眉头紧皱着,望着撒泼的母亲,无奈的说道。

  “果然,你跟你哥哥一样,都了这个贱人的迷惑,张思博,你可记住了,她是你哥哥的媳妇,任何男人都可以娶她,但是你绝对不行,因为他是你的嫂子,你是她的小叔子。”张思博的母亲像是发疯了一般,怒目瞪着他,没头没脸的咆哮着。

  这一通的咆哮后,她甩掉了手臂上的挎包,愤然的转身离开。

  “嫂子,你……你真的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张思博站在客厅内,望着对面脸色奇差的婷,犹豫了一下,有些吃力的问道。

  婷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语不发,既没有点头肯定,也没有摇头否认,只是这样,对于张思博来说,已经算是一种回答了,沉默便是默认。

  “那人是谁?我认识吗?”他死死的攥着拳头,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沉声问道。

  婷还是没有开口,只是摇了摇头。

  “他昨晚在这里留宿的,现在就在楼上,是吗?”

  如果是在之前的时候,听到张思博的这个问题,婷肯定会吓一跳,但是现在,既然已经跟婆婆撕破了脸,自己跟庄林的事情,他们是否发现,已经不再重要。

  她依旧选择了沉默,那种事情,终究还是让她有些难以启齿。

  其实,不需要她回答,张思博已经在她的身上找到了答案,那白色睡衣上的那胸前部位,两个圆点凸显出来,非常的明显。

  张思博不是那些未经世事的小菜鸟,作为个花丛老手,他自然知道,这两个凸起的圆点到底是什么,更清楚,如此明显的凸起,究竟是为何。

  自己漂亮的嫂子,显然是没有穿内衣,就以他对嫂子的了解,如果不是有特殊情况,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出现在嫂子身上。

  那特殊情况是什么呢?只怕是她昨晚上与那个男人颠鸾倒凤,把内衣不知道给丢哪里去了,而自己和母亲来的突然,匆忙之间,又找不到内衣,便只穿了件睡衣下楼了。

  想到自己这漂亮的嫂子,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他心里就没有来的一阵怒火,他想要发火,但是却找不到理由,最后只能强忍住了。

  “嫂子……”

  “思博,你也不用说了,对与错,还是让我自己去选择吧,这是我自己的路,你还是赶快去看看妈吧,她这么怒气冲冲的出去,恐怕要出事的。”张思博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婷给打断了。

  “那好吧。”张思博无奈的点了点头,再望了婷一眼,这才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对了嫂子,如果你真的要跟那个人在一起,改天有机会了,让我见见他,也好给你把把关,看他能不能配得上你。”快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听了下来,扭头对婷说了一句,随后才走出了房间去。

  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楼梯上出现了一个身影,如果这个时候他再返回来,肯定能够看到这个身影,而如果他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也肯定会彻底的抓狂。

  “都走了?”庄林缓步凑楼梯上走下来,走到了婷的身边,轻声的对她说道。

  “恩”站在客厅内的婷,神色有些呆滞的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当听到楼梯上传来的庄林的声音时,这才将目光收回来,她的目光望着庄林,微微的点了点头。

  “何必这么勉强自己呢?你跟她们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完全没必要受她们的气。”以庄林的耳力,婷三人之间的谈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心里难免也有点气愤。

  “我能这么样呢?我生在这个城市里,长在这个城市里,就我婆婆的秉性,只要我还留在这座城市里面,我就不可能摆脱她的影响。”婷缓缓的摇了摇头,低沉的说着,声音之满是无奈和迷茫。

  “你……”庄林本来是想要问她,关于她婆家的情况,但是刚刚开口,被她给打断了。

  “时候也不早了,也该做早饭了,你要留下来吗?”

  “不了,我得先走了。”庄林想了一下,还是摇头回绝了,继续留在这里,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我已经把我的手机号,储存在了你的手机里了,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你直接给我打电话,我会在第一时间里赶回来的。”他又补充了一句。

  婷笑了笑,点了点头,那笑容看上去很是勉强,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如今的所有麻烦,无非就是来自于婆家那边,而张家在泉城的势力,那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眼前这个男人知道了自己婆家是皇城的张家,怕是会跟那些个男人一样,立刻消失不见了。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