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有救了!”这样的结果,让病房内的每一个庄家人,即是欣喜若狂,但又有些茫然无措,这一切来得太过于突然,仿佛在做梦,感觉有点不真实。

  “太好了,这次让唐元那小子带小幺回来,果然是对的。”庄玄飞喜上眉梢来,望着站在病床旁边的庄林,打了一个响指,笑着说道。

  庄玄良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位庄家下一代接班人,此时此刻,脸色有些阴沉不定。见他站起来,其他三个兄弟也先后站了起来,站在距离庄林不到一米的地方,各有心思。

  老三庄玄元,站在稍稍靠后的地方,他那双眼睛微微眯着,整个眯成一线,从那条眼缝里,不时的闪烁出一道冷厉的光泽来,光泽直指庄林。

  “这个小混蛋,竟然还活着,而且还回来了,该死。”

  如果说到在庄家里面,谁最不愿意看到庄林回来,那肯定就是庄玄元父子了,因为当年庄林母亲的死,以及庄林愤然出走,都跟他们有着脱不了的关系,他们与庄林之间,积怨太深,根本无法调和。

  庄林这突然间的回归,让这个平日里工于心计的男人,很是头疼了一番,一时间拿捏不准对策来。

  其实,庄林什么时候回来,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反正在这一年里,自家老爷子的病情逐渐加重,眼看着就不行了,只要没有了老爷子这个指望,庄林回来也好,不回来也罢,反正也翻不起浪花来。

  可现在的问题就是,庄林在老爷子生命垂危的时候回来了,他回来也就罢了,还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这一身的医术,本来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老爷子,竟然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出现这种意外状况,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件很糟糕的事情了,假如这个庄林创造了奇迹,真的把老爷子给救活了,到那个时候,庄林回到燕京来,有老爷子做靠山,指不准怎么跟自己父子两个对着来呢。

  不行,得想想办法,不能让这小混蛋回庄家,否则的话,还不知道翻腾出多大的浪花来呢!苦苦思索可许久,他心里有了决断,暗暗的自语着。

  只是照现在的情况,如果庄林治好了老爷子的病,那么庄林回庄家这事,那肯定是铁板上钉钉子,就算是全庄家人反对,怕是也拦不下自家这脾气倔强的老爷子。

  此时的病房外面,唐元正竖着耳朵,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扑捉着病房内的动静,距离庄林进去已经快半个小时了,可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听到里面传出来大的动静,更没有听到嚷嚷声,这让他原本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些。

  “唐元,你不觉得自己管的事太多了些吗?”就在他仔细的听着病房内动静的时候,在身侧的地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这声音冷冰冰的,听上去很让人不舒服。

  他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出声来,即便是不去看,他也能猜出来身边这人是谁,放眼庄家年轻一代里,敢用这种语调跟他这么说话的人,也只有庄木那个混球了。

  “庄木,庄大少,别以为老子这些年不在燕京了,你就真成了这圈子里的大爷,我跟你说,你充其量,也就是个装大爷的孙子,老子想整你,有的是办法。”

  说实话,打从心底里面,唐元就从来没有把庄木看在眼里过,在当年他和庄林还没有离开燕京的时候,这燕京的年轻一代里面,也就他和庄林,江云岩,以及周大少这四人最是拔尖,名声最响,也斗的最凶。

  当年那场变故后,庄林离开燕京,而他独木难支,遭了算计,无奈下远走泉城,而江云岩和周大少两人受了家族的训斥,也都收敛了羽翼,这才有了庄木出头的机会。

  “唐元,你还当这是当年玩过家家的时候啊,看看如今的燕京,还有谁记得你这个曾经的唐家大少呢?在燕京这一亩三分地上,想要整我?得看你还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庄木嘴角上翘,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来,冷笑着说道。

  “是吗?那我倒要瞧瞧了,这几年里,你庄木究竟长了多少本事。我今天把话撂这了,收拾不了你庄木,我唐元跟你姓庄。”唐元斜着脑袋,用一种轻视的眼神望着庄木,不咸不淡的说道。

  无论是唐元看自己的那种轻视的眼神,以及那带着捏视的语调,都让庄木感觉心里憋气,心里的小火苗嗖嗖的往上窜,让他有种想要挥拳的冲动,但他还是强忍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虽然唐家的势力已经开始向着鲁东几省转移,但是在燕京的影响力依旧存在着,而作为当年燕京年轻代里最耀眼的四大少之一,唐元的能力,便是江云岩那号人物都不敢小觑,更不要说,庄林这煞星也回来了,如果自己冒冒失失的出手,只怕是要吃亏。

  冷眼对视片刻之后,两人各自将目光挪开,唐元继续竖起耳朵来听着病房内的动静,而庄木则拧着眉头,眼神飘忽不定,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

  又过了有二十多分钟的样子,病房内终于有了动静,一阵连续的脚步声传出来,随后房门被推开,庄玄良最先走了出来。

  一时之间,整个过道内的气氛变得压抑紧张起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双双眼睛,盯在了从病房内走出来的庄玄良四人身上,等待着他们开口说出那个不幸的消息。

  “好了,都回去休息吧。”心情复杂的庄玄良,扫了一眼堆在了门口处的家人们,想了一下,低声说了一句。

  听到他这句话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望着他,显得有些茫然无措,搞不明白,他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自家老爷子,到底死没死?

  “大伯,爷爷的情况怎么样了?”庄木的目光在庄玄良几个人身后扫了好几眼,没有发现庄林的身影,也没有看到那些专家名医出来,不由的心里疑惑,开口问道。

  其他人也都安静着,安静的看着庄玄良,等待着他的答复,他们也很想知道,自家老爷子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老爷子,老爷子基本上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刚刚睡着了,这边有医生们盯着,大伙都回去吧,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明天也就不要过来了。”庄玄良缓缓的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医生不是说,老爷子已经生命垂危了,这都进去准备着遗嘱的事情了,怎么转眼的功夫,就又脱离了生命危险了呢?听到庄玄良的回答头,大伙都是一头的雾水,虽然他们都很想知道,这一个小时内,病房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没有人不识趣的去问。

  既然老爷子已经脱离了危险,这边也就不需要这么多人留着了,之后守在门口的人,也就三三两两的离开了,至于那些等待远处过道内的,以及外面院子里的人,听说了庄家老爷子脱离了生命危险,更是云里雾里的,除了个别的人,其他的也都先散了。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