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悄无声息的弄垮刀疤,而且还能让他以一块钱的价格,将价值上千万的名苑酒吧转让出来,这样的人,绝对不简单。

  再听到对方的要求,用五十万买自己的洗浴中心和电玩城,这的却是在做买卖,而且做得是土匪的无本买卖。

  不要说自己这价值数千万的洗浴中心了,单单是那家电玩城,每一天的纯利润,就不下一二十万,这一年下来,就足足五六百万。

  “朋友,我让你去名苑酒吧闹事,这件事情,是我的不对,兄弟我可以向你赔礼道歉,不如这样,一百万,这件事就此揭过,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彼此给点面子。”虽然心里窝火,但是谨慎考虑后,他还是选择服软。

  眼前这个年轻人太过于神秘,到现在为之,也搞不明白他是什么来头,凡事要考虑个万一,适当的低头,也不见得都是坏事。

  泉城作为省府,缺什么都不缺有钱有本事的人,在这里混,你就要一万个小心,如果一个大意,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那么你就算是彻底完蛋了。

  “以前当过兵?还杀过人?”

  庄林又开口后,但是这一次说话的对象不是山雕,而是一直坐在那里沉默寡言的猎豹。

  “你是怎么知道的?”坐在那里的猎豹,听完他的问题后,眉头拧在了一起,望着他,用那低沉的声音冷声问道。

  “直觉,也可以说是一种经验。”庄林活动了活动手指,随口说道。

  “你也是从部队上出来的?也杀过人?”猎豹沉迷片刻,反问了一句。

  “我倒是没有入伍参军,本质上说来,我也不算是个兵,就是杀过几个人,而且杀的人应该比你多那么几十个吧。”庄林笑了笑,用一种诙谐的语气对猎豹说道。

  风轻云淡,杀人这种事情,似乎放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种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听得山雕一阵的发憷,就连稳重的猎豹,脸上的肌肉也连连抽搐。

  他不会是那种国际杀手吧!两个人望着对面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心里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来。

  “你是杀手?”猎豹想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你觉得我看上去像杀手吗?”庄林并没有开口回到,神秘的笑了笑,望着猎豹反问道。

  “你身上的杀气很重,这说明你杀过很多人,如果你不是出自狼牙,那么只能说明你是杀手了。”猎豹神色凝重,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竟然知道狼牙?看来你以前不是普通的兵了,退役前,应该是在某个特种部队吧。”听猎豹提到狼牙,庄林倒是对他更有兴趣了,就他所知,在国内,狼牙是很具有神秘性的,普通人根本无从知晓它的存在,只有那些有望进入狼牙的特种兵,才有资格知道。

  “你是狼牙里面出来的恶狼?”猎豹猛的抬起了头来,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庄林,颇有些吃惊的问道。

  “我不是狼牙的人,也不是杀手,我只是个医生。”庄林摇了摇头,给出了这么一个答复。

  “在这里,我得先说说你,你一个参加过狼牙考核的前特种兵,退伍了不去做警察那种有前途的职业,竟然来当流氓,丢人不丢人啊。”

  “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庄林指了指山雕,目光中充满了鄙夷。

  猎豹的脸色不是很好,低下了头去,一语不发。

  “他就是个人渣,是个罪犯,他逼良为娼,他贩卖毒品,这样的人,你竟然还跟着他,保护他,我看啊,你这些年的兵是白当了,以后要是出去了,可千万别跟人说你当过兵,丢当兵的人。”庄林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态,指着猎豹的鼻子,嘟嘟嘟一通的奚落。

  被人当着面,说成是逼良为娼,贩卖毒品的罪犯,饶是山雕的心理素质好,也难免有些狼颜失色。

  “朋友,饭可以乱吃,话不能……”

  “给我靠边站,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山雕拉着脸,刚开口说话,话都没有说完,就被庄林狠狠的瞪了一眼,可怕的杀气迎面扑来,让他如坠冰窖,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知道他为什么出钱给你母亲看病吗?因为他知道你能打,能够帮助并保护他。说白了,他就是花点钱,买个给他卖命的打手兼保镖,你也就真傻,还真把他当做了恩人,为了报狗屁的恩,竟然能够将军人的荣誉给丢掉。”庄林继续奚落着猎豹。

  “你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医生说是什么病了吗?”这一通的奚落批评,庄林别提有多畅快了,适可而止,转换了话题。

  被庄林这一通的奚落,猎豹只觉得自己羞愧难当,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很严重的糖尿病,以国内的医疗水平,根本无法医治,只能是药物维持。”猎豹吃力的抬起头来,苦涩的回答道。

  “糖尿病……这病,到目前为止,国内外还没有彻底治愈的先例,就算是当初经我治疗的那个糖尿病患者,看上去痊愈了,其实也没有彻底根治。“庄林沉吟着说道。

  糖尿病是一组由于胰岛素分泌缺陷或胰岛素作用障碍所致的以高血糖为特征的代谢性疾病。

  而持续高血糖与长期代谢紊乱等可导致全身组织器官,特别是眼肾心血管及神经系统的损害及其功能障碍和衰竭。严重者可引起失水,电解质紊乱和酸碱平衡失调等急性并发症酮症酸中毒和高渗昏迷。

  在军团的时候,他曾经接受过一个特殊的任务,就是替欧洲某国的未来元首看病,而那位准元首患的正是很严重的糖尿病。

  “你会看病?”猎豹整个人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的,他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庄林。

  “废话,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我是医生。”庄林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你真的能够治疗糖尿病?”看的出来,猎豹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那张宽厚的脸庞上,有担忧也有期望。

  “以我现在的医术,只能做到表象上的治愈,实际上,根本没办法彻底解决胰岛素分泌缺陷,治标不治本,最多不超过五年的时间,患者的病情就会复发。”庄林叹了一声,摇头说道。

  掐指算一算,给那位欧洲国家的大人物治病到现在,也有两年的时间了吧,也就是说,再有不到三年的时间,他的病情就会复发。

  “庄兄弟,你可以帮我的母亲治病吗?只要你能治好我母亲的病,除了犯法的事情,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看得出来,猎豹是个孝子,为了母亲,他可以做任何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跟山雕这样的人为伍,但他又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否则的话,不会在得知了山雕逼良为娼这件事情后,跟山雕激烈冲突,甚至必须反目。

  也正是因为看到了他这两个优点,庄林才动了心思,不惜浪费这许多的精力和口水,只为了将他收归自己麾下。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