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的向雪婷,在赵超的帮助下,总算是从地上站了起来,惊疑不定,到现在为止,她都没能搞明白,自己怎么就好端端的坐到了地上去。

  听到几个服务员的议论,再感觉到她们投来的那异样的眼光,她的脸色变得愈发的难看,只恨不得,立刻消失在这里。

  “雪婷,你没事吧?”此时的赵超,心里也是有些翻腾不定,就是他,也没有想到,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庄林,竟然能够随手甩出张千万的卡来。

  “哼,那卡,肯定是林浣给的,不要以为耍点小手段,就能骗过别人,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啊。”向雪婷还是不肯服软,狠狠的说道。

  “哎……”望着落地窗外,空荡荡的街道,赵超叹了一声,他想要再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

  “庄林,你到底对向雪婷做了什么?她怎么好端端的坐到了地上呢?”车上,黄思思像个好奇宝宝一般,瞅着专心开车的庄林,满心的好奇问道。

  不仅是她,就连林浣和上官咏滢也充满了好奇,很想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不仅让向雪婷乖乖的闭嘴,还让她坐在地上,好半天都站不起来。

  因为当时庄林的身体挡在她们与向雪婷之间,而庄林又背对着她们,所以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们根本无从知晓。

  对于向雪婷这个人,她们还是有所了解的,这个女人是尖酸刻薄了点,但是人也是很骄傲的,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在那种场合下,竟然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长时间都没有站起来,脸色看上去也很差的样子。

  “我只是偷偷的告诉她,美女,你尖酸刻薄,是要变成老巫婆的,她一害怕,就坐到了地上,呵呵。”庄林插科打诨,打趣的说道,他自然不会告诉这三位美女,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切,你就扯吧。”他这话,车上的三位美女自然不会相信了,黄思思读嘟嘟嘴,翻着白眼说道,那模样,倒是也很有风情。

  其实吧,他也真的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是杀气外泄了那么一丁点,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用元气隔空打在了向雪婷腿部的三个隐秘穴窍上让,然后她的双腿不受控制,就那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林浣坐在副驾驶座上,扭着头,安静的望着专心开车的庄林,那一双美目光泽不定,面庞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而坐在后排的上官咏滢,眼观八方,那一双美目,时而停留在庄林的背影上,时而转移到林浣的侧脸上。

  “这死丫头,果然是看上了这家伙。”察觉到林浣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庄林的身上,她心里又是生气又是无奈。

  因为庄林之前的变现,多少让这个挑剔的女人有所改观,但是打从心底里来说,她还是很不看好庄林的,毕竟林浣的家世在那里摆着的。

  ……

  舞会,是在泉大医学部的小礼堂内举行的,至于主办人,是在医学部就读的某个很有权势的公子哥,至于姓甚名谁,庄林没有问。

  当他陪着林浣出现在小礼堂内时,明显感觉到了气场的也异常,有好几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充满了杀机。

  林浣这个大才女大美女的影响力那真不是盖的,单单是这泉大医学部里,明追暗恋的才子俊男,也不知道有多少。

  他这么陪着林浣而来,怕是不知道要被多少才子俊男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生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

  虽然被这么多双恶狠狠的眼睛盯着,但他倒是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神色平静,那张还算是俊朗的面庞上,带着适度的笑容,一直陪在林浣的身边。

  “林浣,思思,咏滢,你们来了啊。”迎面一个年轻男子走上来,身后呼啦的跟着一群的人,看样子,应该就是这场舞会的主办人了。

  庄林瞅了一眼,不得不说,这家伙长得很帅,最起码要比他知道的很多白面男明星帅,而且气质上佳,谈笑之间很是得体,给人一种极度的自信。

  男子在跟林浣三人打招呼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庄林的身上,从他的目光中,庄林能够感觉到那一抹的敌意。

  这家伙,应该也是林浣的追求者之一了!

  都还没有见过面,就被人敌视上了,庄林也很是无奈,谁让他接近的人是林浣呢,想要追求林浣这个大美女,那么就要承受得住无数男人的敌视。

  “这位是……?”男人跟林浣三个人分别打过招呼后,目光定格在庄林身上,开口问道。

  “这是庄林,是林浣的朋友。”

  “庄林,这是张思博,泉大有名的才子,也是皇城集团的大少爷。”黄思思介绍道。

  “你好。”

  “你……好。”张思博显然对于认识庄林,有些漫不经心,语调让庄林感觉怪怪的。

  两人简单的握手,也算是认识了,看上去虽然张思博笑容依旧,但是那双眸子中,敌意更甚,刻意的做作,庄林终究不是那种初入社会的菜鸟,这些都看的出来。

  “庄林是我们医学部的在校生?”张思博面带笑容,随口问了一句。

  “暂时还不是,不过用不了多久,就是医学部的学生了。”庄林笑了笑,随口应道,对于眼前这个男人,他压根提不起认识的**来。

  “哦……这么说来,你应该是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吧?不知道在哪里高就呢?”张思博接着问道。

  到这里,庄林也算是明白了,这家伙之所以问东问西的,无非就是想把自己拉出来跟他做对比,从而让自己在林浣面前难堪,其心可诛啊。

  “我啊,也没有个稳定的工作,无非就是从这个国家飞到那个国家,然后再从那个国家飞到另外一个国家,说白了,就是个国际旅行者。”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反正他的职业,也就是在国与国之间奔波,只不过他们这些人,从来不受任何一个国家的待见。

  “国际旅行,一般人,可负担不起啊,你这国际旅行,应该花费了家里不少的钱吧!”张思博眯着眼睛,看着庄林,接着又说道,看那样子,不给庄林难堪,是不肯罢休了。

  看到对方不依不饶,庄林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虽然对眼前这位公子哥心有厌烦,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不置可否的说道:“其实吧,只要你自己有本事,也花不上家里什么钱,而且我也没有个有钱的爹妈,让我去乱丢钱。”

  林浣黄思思,都是心灵手巧的女孩,早早的就看出了张思博有意针对庄林,林浣本来还想着为庄林解围的,但听到他后面这句话后,就不再说了。

  这是一句很有针对性的话,听上去没有什么意思,但是细细想来,就别有深意了,有那么点讽刺张思博这富二代吃爹妈的意思。

  张思博刚开始也没有多想,但是察觉到林浣那抽搐的嘴角时,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反复将庄林的话在心里品味一番后,就明白了他在讽刺自己,不由的怒从心头起,不过这位公子哥的忍耐力也算强,愣是没有当场发火,甚至都没有表现出来,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只是看着庄林的目光,敌意十足了。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