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裙微微掀起来,呈现在庄林眼前的,肌肤胜雪,曲线玲珑的脊背,上面甚至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赘肉,如果没有那一道醒目的伤痕,足可以说是完美了。那道伤痕,足有十多公分长,伤势倒不重,是被硬物所伤,破了皮,里面有些淤血,只是如果不尽早处理的话,这种伤痕,即便是痊愈了,在原先的地方,也会留下痕迹来。“幸好不是利器所伤,只是擦破了皮,我去弄点热水,给你搽拭一后背。”看着半裸着脊背,躺在床上的楚婉,庄林猛咽了一口唾沫,随后起身,从外面取了一块干净的毛巾,用温水浸湿,随后返回了楚婉的房间。“那两个伤你的混蛋的摸样,你看清楚了吗?”庄林一边轻缓的搽拭着楚婉的后背,一面开口问着。楚婉趴在床上,双眼闭着,许是因为有生以来第一次让男人搽拭脊背,有些羞涩。庄林的动作很温柔,那温热的毛巾在脊背上滑过,很是舒服惬意,甚至伤口的疼痛都感觉轻了。“这家伙,虽然霸道点,还有点好色,但也有这温柔的一面,看他这处理伤口的手段,怕是比那些外科医生都还厉害。”她在心里自语着。“当时天已经黑了,地下停车场的光线也不是很好,那两个混蛋选择的地点很偏僻,我根本没能看清楚他们的相貌。”想到自己的惨状,楚婉就恨得咬牙切齿。出身警察世家,四年的警校学习,格斗技巧方面,比很多男性警员都要厉害几分,正面格斗,三两个壮汉子,她都可以轻松的放倒。今天晚上那两个混蛋,本身就有些功夫在身,而且还是突然袭击,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不是她当时机灵撞开了其中一个人,从停车场冲了出来,怕是今晚上就真的危险了。想到这里,她心里即是气恼,又是一阵的后怕,即便是她好强,即便是她是警察,但归根到底,她只是个弱女子。“你在外面有仇家?”庄林想了一下,手上的活不停,又开口了一句。“你是说,是有人想要报复我?”楚婉虽然脾气火爆,但也不笨,听明白了庄林话的意思,猛的睁开眼睛来,就要起身。“啊……”她这一动不打紧,但却牵扯到了脊背上的伤口,痛的她柳眉拧在一处,小嘴长大,喊出声来。“老实点,趴在床上别动。”庄林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风风火火的,像个女张飞。楚婉这次学乖了,听话的趴在了床上动也不动。水蓝色格调的屋子内,窗外一片的黑暗,柔和的灯光洒落,水蓝色的床单满铺。此时的楚婉,虽然身上还穿着睡裙,但是大半被揭开,那翘翘的屁股,曲线玲珑的脊背都露在外面,可谓是娇躯半裸。庄林半坐在床上,那满是茧子的双手,灵巧的在楚婉的脊背上的伤口处移动,心无旁骛。再次从体内抽取一缕的元气来,透过指尖流入到那道伤口之中去。随着元气的流入,楚婉又感觉到了那股清凉的气流,凉凉的很是舒服,原本的疼痛,也很快消失不见了。“庄林,从你指尖流出来的那股清凉的气流是什么?”满心的好奇,她闭着眼睛享受着那股清凉的惬意,好奇的开口问道。听到她的问题,庄林笑了笑,这个问题,不止一个人问过,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真实的答案,因为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当年的那场变故,让他与那个冷血的家族决裂,从此流浪在异国他乡,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下得到了这枚奇异的扳指,怕是好几次,他都熬不住,死了。他不知道这枚扳指倒地有什么来头,只是知道在扳指之中,有着一座神奇的药池,还有块刻着古来文字的石碑,而他那元气修行的功法,便是得自于这块石碑上。元气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它不仅可以增强修行者自身的体魄,而且在疗伤治病方面,有着非同寻常的奇妙效果。当年庄林这个华夏少年,之所以能够加入全球顶级的军团,也是因为军团高层看重了他疗伤治病的本领。而这些年下来,借助着这神奇扳指和自身的元气,他闯出了不小的名堂来,绰号药王,被公认为雇佣兵世界中的第一天才鬼医。枪林弹雨中闯过了,在强者如云的军团中,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救过多少人的性命,其中也包括军团的某些高层。也正是因为这个愿意,当他因为教官的死,与军团高层产生矛盾,选择离开军团时,军团高层会让他安全离开,还为他安排好了一切。“你就当这是一个神奇的魔术吧。”他微微一笑,手指间的元气持续着,开玩笑的说道。“你就告诉我吗,我又不告诉别人。”楚婉自然不相信这是魔术,难得的用一种撒娇的语调对庄林说道。不得不说,楚婉撒娇的时候,女人味十足,而且也很是有诱惑力,听的庄林骨头都酥了。“这可是我的秘密,是不能随便告诉旁人,不过嘛……要是你肯亲我一口的话,我可以破例告诉你。”庄林用那么色迷迷的眼神瞅着趴在床上的楚婉,戏谑的开了个小玩笑。当然了,他是知道的,以楚婉的性格,加上对自己的态度,根本不可能像林浣那样,真的亲自己这一口。“美得你,就凭这么个狗屁秘密,也想换姑***初吻。”果不其然,楚婉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呵呵……”庄林的脸上露出很是灿烂的笑容,顺利将楚婉的注意力转移开,他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话说回来,你在外面,到底有没有仇家?”再次将话题转移回来,庄林开口问道。听了楚婉说了在地下停车场内遇袭的经过后,他怀疑那两个人的目的并不是简单的劫财劫色,很有可能是专门冲着楚婉去的。楚婉本身的职业是警察,她的性格使然,不经意间被某些黑老大记恨上,也不是没有可能。“没有啦,我这毕业也才不过一年的时间,进了市局以后,出勤的次数也不多,根本没有机会招惹什么人。”楚婉拧着眉头想了还一阵子,最后摇了摇头,很是肯定的说道。“这样啊……”庄林沉吟着,心里却又有了另外一个猜想,但是并没有说出来。“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我干嘛要告诉你我的手机号,你谁啊。”楚婉又瞪了他一眼,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了庄林,之后她也记下了庄林的手机号。经过了今晚停车场这遭事情后,她也有些害怕了,虽然不见得还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但记下庄林的手机号,也能以防万一。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