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当……”桌椅被撞翻后的声响,庄林都被惊了一跳,急忙往后闪躲,堪堪躲开了楚婉掀翻的桌子,以及那些泼洒出来的饭菜。

  “楚婉,别冲动……”一片的狼藉中,他想要劝住楚婉,让她不要冲动,但是话都没有说完,脾气火爆的楚婉,已经从这边的摊位上,风风火火的冲了过去。

  “一群人渣”

  这一声惊雷般的吼声在街道上回荡,楚婉人已经冲到了那几个混子身前,抬起腿来,猛力踹过去,背对着这边的一个混子,被踹爬了下去,撞到了桌子。

  “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管闲事,活得不耐烦了。”这突然起来的变故,让那刀疤脸暂时停了下来,转身的同时,嘴里骂骂咧咧。

  “哎呦,竟然是个小妞,啧啧,看这脸蛋,那是个美,这身材,玩起来肯定爽。”当看到楚婉时,刀疤脸愣了一下,随后瞳孔渐渐的扩张,目光中满是贪婪和**,那声音更是肮脏无比。

  “人渣,闭上你的臭嘴,小心姑奶奶把它给缝上。”被刀疤脸那weixie的眼神盯着瞧,楚婉的眉头都拧在了一起,死攥着拳头,语气冰冷的对刀疤脸说道。

  “哈哈,带刺的玫瑰,我喜欢。今天晚上,爷我非玩的你欲死欲仙,让你今后再也不敢多管闲事。”刀疤脸淫笑着,伸手就朝着楚婉的肩膀抓过去。

  09“杂碎,滚。”但是还没有等到他的手接触到楚婉的身体,已经被另外一只大手给死死的扣住了,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道涌来,随着那一声冷喝,他整个人被抛飞了出去,砸在后面的桌子上,那木桌整个四分五裂。

  “你这火爆的脾气啊,得好好改一改了,否则的话,迟早会把你给害了。”那抛飞刀疤脸的,自然就是庄林了,他缓步上前来,挡在了楚婉的身前,扭头说道。

  他的声音很平和,从中听不到任何的悲喜,被他挡在身后的楚婉,抬着头望着他的背影,异常的安静,而且也没有跟之前一样,开口反击。

  “一群杂碎,你们活在华夏是你们的幸运,如果这是在非洲,我一定会把你们一个个大卸八块。”庄林的目光在每一个混子的身上扫过,但凡是被他盯上的人,身上都是一阵发寒,忍不住倒退两步。

  “给你们一个机会,立刻从我眼前消失。”虽然极度的厌恶这种祸害女人的杂碎,但因为他过去的身份敏感,现在又有狼牙的人盯着,实在不愿意招惹这些不必要的麻烦。

  “不能让这些人渣走,一定要好好给他们一点教训,否则他们以后还会祸害别人。”听到庄林说要放这些人走,楚婉着急了,她庄林身后跳出来,怒呵呵的指着那些混子,对庄林喊道。

  “……”庄林皱起了眉头,要是动手的话,就这六七个混子,他几个来回就能把他们统统打趴下,可万一引来了警察,到那个时候,他这个曾经的雇佣兵,可就有些麻烦了。

  “我知道你不愿意招惹麻烦,姑奶奶我可是警察,只要你把他们放倒了,后面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可以,绝对不会让麻烦找上你。”似乎看出来庄林的为难,楚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心满满的说道。

  经她这么一说,庄林那微蹙的眉头缓缓舒展开了,是啊,这位大小姐就是警察,只要自己制服了这些杂碎,到时候交给她,非但自己不会有麻烦,还会给她增加一些功绩。

  “好,就听你的。”话音都还没有落,他人已经离开了原处,周围的人都还没看清楚,就听到两声哀嚎,离的最近的两个混子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身体抽搐痉挛,哀嚎着躺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凶猛,狠辣,速度快的可怕,就像是一头丛林中的猎豹。

  “砰,砰,砰”

  三声闷响后,又有三个混子倒了血霉,被庄林用拳头砸倒在地,从始至终,这些人都没有任何的反抗,甚至于都没有来得及躲避,然后就乖乖的躺在了地上,鬼嚎去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于突然,也太快,望着那些倒在地上哀嚎的混子,以及站在狼藉之中的庄林,周围的人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在看武打片。

  “你,给我站起来。”解决了所有的小混混后,庄林扭头过去,犀利的目光盯在了刀疤脸脸的身上,食指勾了勾,示意他站起来。

  而此时的刀疤脸,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跋扈,那丑陋的脸一片的苍白,心里满是恐惧,他清楚,今天自己怕是招惹了自己惹不起的人物,如果自己站起来的话,结果会很凄惨。

  “朋友,这是误会,误会。”为了不吃苦头,他也只能选择服软,强挤出笑容来,晃着手对庄林说道。

  “误会个球”庄林根本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将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右手啪啪啪的一阵乱扇,直打的他嘴里鼻子里喷血。

  站在不远处的楚婉,看的是瞠目结舌,虽然她也知道庄林有些功夫,但却也没有想到,他这般凶猛,六个混子,三拳两脚,就全都放倒在了地上,甚至都没能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反抗。

  周围那个围观的,包括那两个被这群混子骚扰的女生,此时都微张了嘴,像是在看一头怪物一般看着庄林,他们也实在是没有见过这么凶悍的人。

  “警察,都不许动。”这个时候,一辆警车停在了小吃摊的附近,五六个穿着警服的警察从车里冲了出来,呼啦一声,进了摊位里面,为首的一个,看样子是个头头,手里握着把手枪,指着这边喊道。

  从成为雇佣兵的那一天起,庄林就非常讨厌别人用枪指着,而那些敢用枪指着他的人,除了例外的几个人,其他的那些,要么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要么已经成为了残废。

  此时被这个穿着警服的家伙用手枪指着脑袋,本能的,庄林的拇指已经摁在了戴在中指上的戒指上了,只要他心念一动,手中便会多出n多的手术刀来,弹指间,就能把对面的家伙给扎成蜂窝。

  最后他还是强忍了出手的冲动,这里可是华夏,如果他这个前雇佣兵在这里杀死一名现役的警察,等待他的,将是国家暴力机构的无情追杀,尤其是狼牙那群恶狼,正等着他犯事呢。

  虽然他认为自己很强,尤其有着手指上的这枚古戒的帮助,即便是狼牙出动了,他也有信心安全逃离,但是那样的话,他就无法在国内呆下去了,也就无法完成自己对教官的承诺了。

  “你,还有你,老老实实的蹲下。”持枪的警官走上前来,在相隔一米多的地方,枪口有意无意的扫着庄林和楚婉,用那威胁的语气,对两人命令道。

  庄林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立刻按照他的命令蹲下去,而是扭头望向一旁的楚婉,这个时候,就要看同样身为警察的楚婉,怎么去收拾这后面的残局了。

  

章节目录

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平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放并收藏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